陈昶仁:从易经的研究中提升中医水平

0

                                    任京生

说到什么是中医?陈昶仁医生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他说,很多人以为中医就是从中国来的。其实中医不代表一个国家的思维,而是从上古《易经》里面引申出来的。我们所说“中华”,“中”是平衡、居中,让我们身体在动态中取得一个平衡,这是根本。“华” 是变化,是开花结果。从居中,而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中华二字融合了整个中医的整体思维。他在认识到了传统中医的优越性的时候,也找到了自己行为的指南,在做事和行医中处处寻找平衡,在平衡的基础上促进事物的进一步发展。

1211260234122193--ss1

  一、在中医的生存环境中寻找平衡

中医是很多华人信赖的医学,在加拿大西医排队等候时间长的情况下,中医解决了很大一批人看病难的问题,也医好了一些西医无法医治的疑难杂症。然而,中医不像西医那样拥有完全的医保,与西医相比,还处在一种不平衡的地位。陈医生说,中医虽然1996年在B.C.省立法,2008年已经承认MSP医疗卡针灸治疗,我们是合法的注册中医师,但中医的权益还没得到完全保障。现在物理治疗师可以和政府谈条件,4次的ICBC物理治疗就可以付900元;而中医只有每年10次,一次23元的低收入补助,少得可怜。物理疗法很多用电疗,电流在身体形成生物波的话也有副作用。初期好了,但是导电对人体细胞的损害用人眼是看不到的。所以相对来讲中医针灸治疗更安全有效。他建议:现在社会上有很多慈善捐款,能不能成立一个中医基金会,以这个基金会来解决一部分医保问题?

为了顺利推动中医事业,2013年他当选为中医管理局理事,团结大温地区的中医为争取中医权益四方奔走。

2011年3月,他从网上看到一个消息,BC省中医学校里的中文教学都要废除,所有的中医学院都要用英文来授课。中医也必须用英文看病、写病历,马上就要强行通过。此事在3月1日以前就开始运作了,可是很多人还不知道,有知道的到处打电话劝止也没用。于是,他倡导中医联合会当夜两三点钟召开紧急会议,第二天通过各大中英文媒体发出消息,阻止了这一决定。这是自1996年中医立法16年来以来第一次通过整合之后中医集体发声,维护了自身权益。可是,时隔不久,又有人把这个案子提了出来。2012年1月15日他们又召开全BC省中医大会AGM,号召400多人,再次阻止了这个决议。过去华人很少参会,参会的大部分是白人,而这次是华人第一次团结行使自己的权利与义务。

陈医生介绍:BC省超过1千多名中医,他们都自愿组成了各个中医协会,其中有五个最大的协会人员加起来超过四、五百人,有80%多都是华人。这些协会过去都是各自为政,现在遇到事情,这五个协会都团结起来了。每次都是各协会的会长、副会长作代表组织会议,会后各会长把会议意见用邮件发给他们的会员。有时人多意见不一致,就派会长、副会长做代表来做整合。有些中医不想参与这些社会活动,他告诫说,即使你医术很好,病人很多,但针管局有个不利于你的法令改变的时候,你就无可奈何了。

陈医生强调,尽管中医在加国还有一些限制,但省政府为为低收入者每次补助23元也是一种德政,我们自己作为医生要遵纪守法,不要把这个好的制度破坏掉。我们要在法治的体制下善用我们智慧,不要让人认为我们黄皮肤的人不守规矩。

右一:陈昶仁_副本

  二,在中、西医之间寻找平衡

陈医生认为,西方社会对中医的认识还有一些误解。受西学的教育,西医什么都要有数据记录、统计和求证。西医是微观的思维,讲究科学分科。而中医是从先天八卦易经中展现出来的,走的是意象的路线,而不是用现代科学来鉴定的。传统中医讲的是哲学的整体观,是宏观思维,易经思维,黄帝内经的思维;而不是处处分科,头痛医头脚痛医脚。2003年SARS期间就是中草药起了决定性作用,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承认中医中药在帮助病人的痛症、急症、慢性病、还有化疗后的恢复等200多种病都可以起到很好的疗效。很多国家派医生去中国学习中医。

他强调学习中医要多读古书,从源头去学。因为很多中医术语是无法用英文来翻译完整的,要用英文来教中医,恐怕会把很多人搞得云里雾里。可现在中医大都西化了,分科了。有的人认为读几本英文书,上几次课就能搞定。其实那只是学到了“表”,而不是“本”。

陈医生曾祖父是中医,家庭对他影响很大。他最早在台湾经营健康食品,并研读医学。1993年家庭团聚移民加拿大,一直在推动青少年教育,办青少年心灵成长营,边做传统健康医药。2002年他在Langara 学院中医专业读了4年,接着又完成了硕士整体自然医学,期间开始临床治疗。他喜欢研究易经,了解世界的奥秘,喜欢用传统思维来考虑问题,用自然疗法的方式来运作。他介绍,他治疗过肾衰竭、胃癌、肺癌、乳癌、风湿性关节炎、糖尿病等,使病人病情稳定。也办了很多义诊活动,让大家认识中医。他遇到过一个病人,需要洗肾,但透过中医的调理,就不需要洗肾了。有位病人牙痛无法睡觉,且一口灼热感,提不起精神,看牙医看不好。他从下颚两旁,鹳骨还有手脚共扎了数针,嘴巴的灼热感顿时消失了,回家以后,牙痛也消失了。一位女士患类风湿性关节炎,右手痛得无法做事,开刀也没用。在他这做了四次针灸以后,便告知疼痛减轻了。他说,现在全世界有2070多个民族,有337个民族医药,但是传统中医是最大的医学。学习中医,一定要从整体观去学。

在陈医生的诊所里,也有一些西人来看中医。他说,《黄帝内经》很早就讲养生、自然疗法。使用现代科技的西人也说,你们老祖宗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发现了所有穴道了!现在糖尿病、高血压为什么那么多?因为西医控制不了,没有疗效。让一个患者一吃药就几十年,那叫治病吗?现在我们都受西医的影响,任何事情都要数据,如果科学完全有效,就不会有那么多治不好的病了。

陈昶仁在会上发声

  三、从养生保健中寻求人体平衡

陈昶仁说:西医很多治疗癌症方法就是杀杀杀。化疗是多么痛苦!如果完全有效就不会医院越盖越大。为什么很多人会找回传统中医?因为中医可以达到身体平衡,正气存内邪不可侵。二千多年前的《伤寒论》就讲“脏结无阳证”,告诉我们要和病患做一个平衡。身体好的时候,身体内的好细胞和坏细胞就会平衡。今天为什么有癌细胞?因为身体免疫低下了,坏细胞就出现了,这个坏细胞存在5年、8年、10年,就会变成一个肿瘤。良性的还可以,恶性的就叫癌症。你杀死坏细胞,也伤害了好细胞,很多癌症都是死于并发症。关于因果关系问题,中医不要考虑“果”怎么样,主要将其产生的“因”处理好。此事已经造成了,就让他们共存好了,保持病情稳定是关键。

他举例说,现在的高血压,上古时代叫肝阳上亢,肝主生发,主调协,我们现代人压力大了,物质丰富了,肝的承受力不够,中医里就要疏肝理肝养肝柔肝,就会在治高血压中取得平衡。现在天气开始冷了,政府鼓励打预防针,但有些人还是感冒,为什么,他虽然产生了抗体,但没有产生正能量,下次更严重。中医讲究培养正能量。现代社会的很多病都是和大环境有关的,例如现在使用的许多电器、手机都有辐射,是无形杀手。还有情绪的问题。冬天阳气弱了,个人情绪、家庭感情就容易出问题。因此,要运用中医的整体观念去平衡人的身体和情绪。如果一个人患了癌症,一个好的医生是告诉你不要慌,配合饮食、运动、心理调节,度过5年、10年,和癌细胞和平共处,达到平衡。任何药物不是控制,而是取一个自然平衡。春夏养阳,秋冬养阴。过去古代就是这个思维,一阴一阳谓之道,中医主要起到养生保健的作用。我们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要和大宇宙结合,要天人相应。

他认为,有些病症是医生无法治愈的,但我们可以通过解毒排毒,滋养再生,用好的机能性保健品来调理,以达到整体预防效果。目前,社会上各种保健品种类繁多,他在选择上非常认真。他听说中国有一家食用菌公司的产品声望较高,便自费专程去中国考察那家工厂。考察中,他发现中国食药用菌产业的发展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无论是生产工艺、科研、原材料、产品检测等方面都达到了相当的国际标准。符合GMP.HACCP食品卫生和有机Organic及kosher的犹太认证标准的生产车间、自动化综合提取车间、设施一流的科研中心大楼等都让他耳目一新。在眼见为实的基础上,他开始推广使用该公司产品。

面对社会上对中医的一些苛求,他说,为什么大温地区有这么多中医?是因为很多病西医治不好。但西医有保险,人们看病往往是先去看西医,看了一年半载看不好才转过头来自费看中医,认为中医一帖剂、二帖剂就能治好,治不好就对中医进行埋怨。这样对中医是不公平的,应以同等心去看待中医。

然而,中医的发展也存在自己的局限性,传统中医是师傅带徒弟,金方不透漏,陈医生建议,现代科技应该是大众广传,让大众受益,传统中医应改变保守态度,今后才能有更大发展。

mmexport1392880350826 7-陳昶仁 陈昶仁在为患者针灸

来源:《先枫报》2015-06-12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