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王震天:做事就做独一无二的

0

李爱英

王震天 天津人,1964年出生的他,在中国当过行政领导,开设过工厂,经营过商贸,做过深圳大道行艺术馆馆主,打理过高端科技产品生意,收藏过金玉青铜瓷器,经营过玉石珠宝等生意。上世纪九十年代客居美国等地,多年前移民加拿大,2013年在温哥华重新创业, 在温哥华唐人街国际村开设“和田玉艺术馆”。繁闹的国际村里人流如织,却不妨碍他常常在裊裊沉香的气息里醉享歌赋,在淡淡青茶的氤氲里吟咏诗词。

mmexport1433014026309-1

一枝独秀率性情

日前在为尼泊尔大地震灾民献爱心捐助活动中,位于温哥华东部唐人街国际村一楼的“和田玉艺术馆” “One of A Kind Jade and Arts ”馆主王震天先生,主动捐出“平平安安”油画和“雨过天晴”秘色瓷,现场以高价拍卖的全部善款用于救助;同时,他还捐赠星云大师的真迹,特地从台湾寄往温哥华。一些感兴趣的人们因为感动,来到他的端庄大气的“和田玉艺术馆”,好奇地探问他:为什么如此大手笔捐助?他泡一壶铁观音端放在对方面前,拱拱手抱抱拳道:别提别提,小事一桩。谁摊上了不得需要外界帮衬?赏玉闻茶,赋诗看画。哈哈哈哈。

作为文物鉴赏家,他还以广东珠海私人博物馆和大道行品视听艺术馆主人的身份,受邀义务开设讲座《疯狂的石头:和田玉籽料》;《翡翠ABC》;《沉香之美》;《海南黄花梨》等系列,高端专业的珍藏品介绍,被他讲得通俗易懂,好像人人都可以拥有把玩那么简单。

他,就是这样一个举重若轻的人。当年的很多大是大非经历过后,他历练的如禅如凡。一些在别人眼里心里重如泰山的事情,到他这里就轻如鸿毛;例如赚钱,当今时代很多人为一分钱争破头撕破脸,他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赚又如何折又如何?例如交往,很多人重视亲疏好坏惟钱惟权是亲,他说,以利相交,利尽交断;以义相交,义则沉荷;不如合则交不合则断:白头如新应付太累,倾盖如故自然最好。

所以有客户来店里,无论买还是看,一杯茶先;有朋友来聊天来观赏,一杯茶先;有敌视者来故意挑剔或者打探价格等,也是一杯茶,先。所以,正如他的微信号码“独一无二”一样,他的 “和田玉艺术馆”,也是整个大温地区唯一集新疆“和田玉”专卖和欣赏于一体的高档馆舍,同时也是唯一一杯茶伺候所有前来者的做生意蛮好的玉品商店男主人。

王先生戏称自己老朽老衲,独独忘记岁月其实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印痕。平平整整的脸容,微微笑意的脸色,不急不慌的神态,沉沉稳稳的气质,自有一种“胸有诗书气自华”的大度和持重。见到他,你容易想起西藏活佛,想起印度泰戈尔,想起星云大师。你如果跟他讲东家长西家短,他就是块木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一旦你对玉石对沉香对中国历史文化等有见解,立马他就眼睛放光,瞪着你想挖出你肚子里的宝贝样贪婪和忘情。

进入他的和田玉艺术馆,有价值不菲的和田玉翡翠等收藏品,有美轮美奂的工艺品,有可以观赏和购买的玉手链宝石手镯嵌银制品,有可供翻阅的古书老画名人书法作品,竟然还有轻易不示人的收藏已久的沉香。

你可以端详那些栩栩如生的十八铜雕罗汉十二木雕佛像十尊玉佛,你可以把玩那些亿万年沉淀集成的晶莹剔透的和田玉创作精品——大腹便便的弥勒,小巧玲珑的僊女,温文尔雅的菩萨,珠圆串润的观音;还有丰富多品的大气项链手镯,精巧挂件和配饰;当然还有当地特产BC玉制品:龙凤呈祥,虎啸山林,苍鹰展翅翱翔万里太空,三文鱼洄游数千里到故乡,粗犷的扳指儿,灵秀的戒子,长长的滴水,短短的穿钱儿,富贵有鱼,莲生贵子,五蝠临门……有他自己的诗为证:

做人如玉,做事如玉。

大美谦逊,通透知礼。

温润坚强,艷丽自然。

无价平凡,唯一思进。

进门最吸引客户和朋友的还有那个小小书架。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他,竟然置寸土寸金的商家原则于不顾,在最好的摆设处设这个书架,那些名家的书画作品他也是叮嘱再叮嘱的,轻拿轻放啊,伙计。那些具有独特创意的书刊,也是他精挑细选了为大家提供方便的。因为在他看来,阅读时模仿和创造的基础,创意的生活纔是好生活啊。

当然,那些积久矣来的沉香,更是他心爱的宝贝了。他说,我们好像总是因为某种细节而停下来忘了赶路!而人生的精彩和财富恰恰是暗藏在很多的细节里。不要匆匆赶往你最明晰的目标之途,尽情享受走的过程里的寻觅。沉香,也许就是他生命行走过程里最好的细节吧?他曾经为沉香雕刻的一尊裊裊少女赋诗:

秋水伊人梦尚真,

一双泪眼对红尘;

己悔骚魂千古恨,

寐寻相伴再青春。

他也曾经面对孤灯深夜里慨叹:

吹箫人去。但桂影徘徊,荒杯承露。东望鞭芙缥缈,寒光如注。去年夜半横江梦,倚危樯,参差曾赋。茫茫角动,回舟尽兴,未惊鸥鹭。  情知道、明年何处。漫待客黄楼,尘波前度。二十四桥,颇有杜书记否。二三字者今如此,看使君、角巾东路。人间俯仰,悲欢何限,团圆如故。

mmexport1430630847741

语不惊人誓不休

俗话说,文人相轻。但到了王震天这里,成了惺惺相惜。到温哥华创业不到两年的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在这个圈子里,无论什么富豪大款,也不存在什么深宅大院,更不计较什么权贵强势和功名利禄,有的是玉石专家,青花瓷鉴赏家,青铜器收藏者;有的是园艺设计老师,茶道艺人,沉香把玩者;有的是山水画家,书法篆刻人,诗词者文学家及爱好者;有的是对唐人街和中国发展及中华文化传承感兴趣的普通公民,和关心多元化文化在加拿大推广的热心者……

常常,你会看见他的店铺里人满为患,一群群来访者固然是买家,但有时也是为了探讨那些仅仅以玉石沉香为由头,而与历史文化与社会人生有关系的话题而来。如果驻足耳听,你会惊讶于他们的真诚和坦率,深邃和专业,往往一个话题有十几个结论意见,可能争执的面红耳赤拂袖而去,但不妨碍下次又坐在一起继续讨论;有时候也许就三五个人围在收藏品或工艺品或一幅书法绘画前,各自细细端详,不轻易发言,但各自有自己的思想,轻声细语的探讨着:年代、形式、特色、作者、地域、价值等等;有时候,店里就王先生一个人,点一支藏香,泡一壶普洱,老禅打坐一样盘腿坐在圈椅上,双目微闭,双手合十,静静的,静静的,灵魂出窍,神游八极。你都不知道他做生意还是修炼呢。

他说,玉石和其他饰品及收藏品一样,是讲究缘分的。投缘者纔来求,不投缘者你卖给他,也一定不适合的。万事万物包括人,都是不能勉强的。入世出世,自在大得啊。

因此他的诗上了信赖微博头条并被纷纷转载:

我是风,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要自由的穿行。我领略过人世间的冷暖苦乐,我感知过大自然的变化无情。我是风,我越过珠穆朗玛,我在沙漠潜行;我跟大雁在云间嘻戏,我在林中与野兔追踪。我是风,我拥抱着脚下疾驰的大地,烟囱发出了管风琴的共鸣。万籁俱静!我是风,我是精灵;我是灵魂自由的使者,带着你穿越未来的世界,浪漫永生!

mmexport1419459754943

  出生震天学霸王

出生时的1964年,恰恰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升天的那年。书香世家的祖父和外祖父一高兴就合计着取个响亮而有代表性的名字“王震天”。的确,从上幼儿园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每每被老师和同学们喊出来:天哪,王震天,好大气磅礡的名字啊。

而他也真的不负众望,常常做事石破天惊。上学考试进名牌大学,学成报国进国家级单位,自立创业名声赫赫成大器,遭遇不测千锤百炼东山再起;直做到政府重视给个政协常委的高帽子戴着,周围人佩服也好眼红也罢都捧着敬着;突然一天就厌倦了这种灯红酒绿八面应酬的生活,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把家业折腾折腾,一翅子刮到深圳落户吧,开起了“大道行艺术馆”,专门经营文化产品,当然也做的风生水起的。

这不,因为妻子出国进修和留下来了,小孩子也渐渐懂事了,“叶落归根”嘛,自己总要归到妻儿这里寻个根基的吧?好,徘徊啊徘徊,重重复行行,终于落脚于国际村,但还是属于唐人街的嘛,他喜欢华人华风华俗,低头抬头看见中国,过瘾!什么丝绸旗袍啊,线衲布鞋啊;什么风筝啊,红木筷子啊;什么小丫头的荷包袋袋,小小子的打旋木耳;什么老爷爷的烟袋锅,老奶奶的长寿拐;什么文房四宝,水墨山水;什么打腰鼓,唱京戏;还有国际画廊的书画展览,中华文化中心的文学艺术讲座;孙逸僊公园的江南山水园林,唐人街高高矗立的牌坊,为华人参加一战二战而设的纪念碑和博物馆,林思齐大礼堂的粤剧演出汉服表演……

在这里,很多中华元素与当地社会结合,深深吸引着他,也吸引着对他好奇的人们。

王先生娓娓道来,对唐人街及其历史了如指掌。似乎在这里住了一百年了,尽管到这里才一年的时间。爱好成就事业,事业推动人生走向更高峰。

mmexport1432668103418

  独一无二个性刚

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习惯于见到皇帝就磕头,见到乞丐就出溜。很多华人到此也不例外。欺贫媚富五斗米折腰比比皆是。当然迫于生计寄人篱下也就罢了,但有些人对财大气粗的土豪就是哈巴狗一样,有奶便是娘,实在让人恶心。

谈到世俗及风土人情,王先生深有感慨的分析:人正则招财,人邪则财歪。清清白白做生意,正儿八经谈买卖;仁义礼智信,做个“优良品”;为人处世正,财源滚滚来。他谈到华人的两极分化,惹得当地人不满。虽然有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习惯所致,也有当地某些人的歧视有关,但归根结蒂还是华人自身修养和不能自觉改善某些不良品行。

他举例说,某一天,接待了一位曾经在中国国内名气赫赫的女强人。进门后就数落,听说你的店铺卖高档产品的,怎么我看不见高在哪里?有台湾翡翠白菜那个级别的东西吗?拿来我看看,或者买了赏你碗饭吃;东西不好那可别怪我不客气。搔首弄姿的走来走去,指着柜台说,我买你十个这样的店铺也绰绰有余,可你这个不冷不热的态度实在让我恼火。信不信一把火烧了你的铺子再赔你?结果围着柜台翻来翻去看了个遍,到底没有买一分钱的货。却在最后离开前要他送自己一个木钏留着,因为“听说王震天的“东西”是专门请大师开光的,戴在手腕上能镇妖降魔驱鬼,睡觉安稳”。王先生到底也没能满足她的心愿,依然冷冷平静地请她离开。下一次在某个场合看到她,赶紧躲另一边去。然后就听见她高声斥责:我还没见过跟钱有仇的东西呢。高傲当饭吃啊?不识抬举的东西。张口闭口“东西”,到底这个女人真不是东西。

王先生很喜欢加拿大的平等自由和民主社会。他说脱离了中国那个环境,不少人都说很不适应。可我觉得特别自然和愉快。天高地阔空气新鲜,水清山碧城市如画。高兴了就去住地附近的白石镇海边和工作地附近的史丹利公园走走,懒惰了就凭窗远眺揽胜或者守着一堆书刊网络发发呆;有钱有权不可以居高临下,呼风唤雨;唐人街的乞丐也不用看别人脸子吃饭。人人靠劳动生活,个个在友善里生存,多轻松自在啊。原来他要的就是这份惬意和愉悦。

mmexport1432668073503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