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届联邦政府上台 参议院何去何从?

0

来源:环球华报

1

加拿大参议院标志

12月3日,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迎来了第42届联邦政府议会。在今早的仪式上,除了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李根(Geoff Regan)取代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赫萨科斯(Leo Housakos)成为众议院的新议长,最重要的消息要数联邦自由党计划重新推动联邦参议员任命程序的改革。联邦自由党希望借此结束参议院内痛苦的党派之争,恢复公众对参议员的信心,但看来问题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参议员遴选问题搬上台面

本周四,联邦民主制度部长蒙赛福(Maryam Monsef)和下院议长勒布朗(Dominic Leblanc)宣布,将委任一个由5人组成的独立咨询委员会,来研究“择优遴选”联邦参议员候选人的建议。

在国会山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蒙赛福表示,改革将不会涉及任何修宪问题,并会确保不同地区、性别和种族的人选在参议院都具有相应的代表性。据称咨询委员会将在本月内组建,并与各省区、社区、原住民团体、企业及劳工组织、艺术委员会等商讨。

蒙赛福称此举将为联邦参议院带来“几十年来首次真正的改革”。此次联邦自由党的改革计划希望借此让参议员遴选尽可能摆脱党派窠臼,此外,结束扯皮,尽快填补多达22个的参议院席位空缺也是当务之急。

但很显然,并非所有人都这样想。

比如卑诗省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就率先抨击这一改革思路,针对蒙赛福的说法她在推特上表示“今天的改革思路并未解决卑诗省关注的问题,联邦参议院从未能代表本省在联邦层面的利益”。

加拿大纳税人联盟(CTF)总监伍德里奇(Aaron Wudrick)却指责此举是“给猪嘴涂抹口红”的表面文章,完全不足以扭转参院在公众中的负面形象,他指出,新改革措施实际上让参院可以继续存在下去且只需负担更小的责任,而且一旦这些尸位素餐的参议员被证明有问题,公众仍然无法通过法定程序更换他们。

还有批评者指出,新的改革计划仍然回避了公众最关心的问题,即为何加拿大仍要允许一个既非普选产生又无法发挥实际效用的机构继续存在,允许丑闻缠身的机构成员们继续在争议中享受高薪高福利。一些批评者认为如果这些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与其讨论怎样勉为其难地维持参院架构,还不如讨论如何将之索性彻底废除。

昔日辉煌 今日鸡肋

加拿大政治体系借鉴了英国的传统,联邦政府分为众议院(House of Common)和参议院(Senate)两大机构。隶属于联邦参议院的参议员们并非选举产生,目前是由联邦总理提名任命,加拿大不同省份和地区都有一定的参议员名额。参议员的待遇很高,根据2013年的统计,加拿大参议员每年有近13.5万加币的年薪和各种名目的补贴,强制退休年龄75岁。除此以外,家住在渥太华100公里以外的参议员还可以获得每年2.2万加币的住房补助。加拿大的参议院每年要花费纳税人高达4亿加元。

2

加拿大众议院

加拿大联邦政府体系确立之初,参议院有权力否决众议院的不当立法,起到了强有力的监督作用。而参议员通常是当时社会上的名流,或各个专业领域中卓有成就的学者,身份的特殊性和多样性对建国初期加拿大立法体制的完善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促进作用。

但随着时代的改变,这种没有选举、没有完善的监管制度、再加上复杂的利益关系使得参议员的任免很容易变成一种任人唯亲的利益交换。跟参议员福利增长相反,参议院在联邦政府决策中的作用越来越小,法案提交参议院的过程几乎成了走过场。制度的缺陷使得参议员已经慢慢成为市民眼中“拿着高薪不干活”,“吃着空饷还屡屡丑闻”的反面典型。

今年4月7日开庭审理的“达菲案”更是让加拿大民众对参议院的不满再次高涨。据CBC报导,哈珀政府时代的联邦参议员达菲(Mike Duffy)共面临31项司法指控,其中包括冒领住房补贴、冒领参议员差旅费、把参议员办公室部分经费以虚假合同方式送给朋友、从他人手中接受9万加元用以填补自己数额高达8.2万的冒领费用,等等。

除了达菲之外,另一个涉案人也因为其哈珀幕僚的身份也引来了公众的关注。根据媒体报导,达菲在当选参议员期间所冒领的9万元支票都是由哈珀政府办公室主任赖特(Nigel Wright)经手的,虽然怀特最后因为“行贿证据不足”而没有遭到检控方的指控,但是因为此案牵扯到哈珀政府的重要幕僚,这起腐败案件也成为了保守党执政以来的最大政治丑闻,最后怀特也因为案件的压力而引咎辞职。

最近几年,参议员虚报开销、冒领福利甚至政治捐款的丑闻不断,参议院在公众中的形象更是大打折扣。达菲案开审之际,加拿大智库Angus Reid Institute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45%的受访者表示,参议院应该进行改革,而居然有高达41%的人认为,政府应该废除参议院制度。民调的结果也真实的还原了普通民众在达菲案之后对于参议院制度的极度不信任,要求变革和废除的呼声越来越高。

遴选参议员前途未卜

虽然在今年大选期间,联邦自由党对于参议院的态度并未明确,但去年年初,杜鲁多在自由党内做出的声明已经代表了他会对参议院问题有所行动的立场。2014年1月29日,小杜鲁多声明:所有自由党参议员今后将成为无党派参议员,不再属于该党议员团。虽然这个声明还只是初步设想,但引起了联邦自由党内部的广泛讨论。

当时属于自由党的参议员共有32人。他们也参加不同参议院委员会,负责审核各种法案,同时也参加党内会议,有些人还身处党内权力中心。全部取消他们在党内的发言权和投票权,意味着杜鲁多可能必须修改党章。

OTTAWA, ON - January 26, 2009 - Stephen Harper, Canada's Prime Minister and Her Excellency the Right Honourable MichaÎlle Jean, Governor General of Canada, arrive in the Senate Chamber on Parliament Hill in Ottawa, prior to the Speech of the Throne, January 26, 2009 Photo by Jean Levac, Ottawa Citizen, Canwest News Service (For OTTAWA CITIZEN story by ???, NATIONAL) Assignment number 93533

加拿大参议院

根据去年年初的新闻发布会,小杜鲁多说,参议院曾经是一个让人们对法律和国家的重大议题进行冷静思考的地方,同时也对受政治动机驱使的众议院起到监督和制衡作用。但是现在“参议院内的政党架构明显对这些职责造成了影响”,参议员把自己所属的政党的利益置于国家和所在地区的利益之上。而哈珀当政期间,参议员身份变成了一种扩大总理权利的利益交换,而在任期任命59位参议员显然是一种权利的滥用。

从小杜鲁多的作为来看,去年把自由党参议员转为无党派参议员是参议院去党派化的第一步。而建立参议员遴选委员会是第二步。小杜鲁多认为,联邦政府应该建立公开透明的、采纳公众意见的选拔机制。但这种机制是否能够挽救参议院的信任危机,委员会本身是否能够高效稳定的运作?这一切仍然是未知数。

在联邦自由党政府宣布成立“五人委员会”后,联邦保守党作为官方反对党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称联邦自由党筹备“遴选”参议员的做法是一种既不民主也不透明的程序。目前唯一民主的方式是按照阿尔伯塔省推行的“参议员遴选法案”(Senatorial Selection Act),通过全省范围内投票的方式,选出代表本省利益的联邦参议员候选人,并经由加拿大枢密院(Queen’s Privy Council for Canada)最终决定。而现在联邦自由党政府企图独揽选拔参议员大权的行为正在毁掉真正的公平程序。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