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微信惹的祸

0

222842wy8tlzr8euxdb2y8

近日,关于加拿大海关工作人员翻看旅客微信聊天记录,并以此为依据拒绝其入境的报导,在加拿大的华人当中引起不小的反响。一时间,各种疑问接踵而至:加拿大海关是否有权查看手机内的信息?什么样的信息是所谓的敏感信息?如果被拒绝入境,应该怎么办?

微信惹祸 确有其事

张同学就读于列治文的一所大学,2015年春节回家过年之后,从上海飞回温哥华。在过安检的过程当中,海关工作人员要求张同学输入手机密码,并开始检查其手机内的内容。

随后安检人员发现张同学的微信中有一个群,名字叫做“初中同学会”,打开之后恰巧看到他的初中同学发的一段关于“未成年人”的淫秽视频。海关人员据此要求张同学到问询室接收进一步的问询。

平时练武术的张同学有些情绪激动,认为这些视频与他无关,是同学发的。并奋力反抗海关人员的拘捕。在经过一番反抗和骚乱之后,张同学被关进了机场的审讯室。边境工作人员认为他涉嫌制作、传播涉及未成年人的色情影像产品,并有依此获利的嫌疑,没收其护照,将其关押48小时之后释放,并告知他海关将以以上罪名起诉他。



张同学深感愤懑,认为这样的指控非常的不公平。他对本报记者说:“我又控制不了初中同学在群里说什么,凭什么别人发的视频要怪在我身上?他们还要告我。他们怎么不说关押我的人种族歧视呢?那个人叫我‘中国猪’,怎么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好,他们告我,我也告他们!”

耽误学业 只得打工

随后,法院给张同学发来传票,要求他每个一段时间就要去地方法院报到,不得擅自离开加拿大和大温地区。并在2015年中参加了4次听证会。他说:“听证会都是走过场,根本没有人问我问题,就看到我去了就行了。我问他们案件审理的怎么样了,他们就说等消息。”

更糟糕的是,张同学的家庭在2015年也经历了巨大的动荡,经济上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以前出手阔绰的他,现在连学费都交不起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张同学之后于2015年夏天办理了退学手续,每天去餐馆打工,一边挣生活费,一边还要攒律师费。

他把律师给他的档和账单都拿给记者看,厚厚的一沓。他皱着眉头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不让我回家,案件也拖着不审理。我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的饭馆打工等判决吧!”

经过朋友的提醒,张同学开始去列治文的法院咨询,看法院能够给他委派一个律师,这样就不用花高昂的律师费了。此外,张同学还联系过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几次,领馆的工作人员虽然曾尝试帮他沟通,无奈此事涉及加拿大的法律和执法机关,他们也爱莫能助。
 
使馆声明 特别提醒

最近几天,类似案例在其他媒体亦有报导。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就旅客因社交软件内容被遣返或拒绝入境之事向加拿大边境局(CBSA)求证,并通过微信发表声明。
   
声明中表示,近来,确实有中国公民在入境加拿大时,因个人手机或计算机存有未成年人色情图片、视频等被机场执法人员查出并直接遣返回国,亦有旅加中国公民入境后被查出类似情形而被起诉、关押。
   


经使馆了解,加拿大法律规定,凡制作、传播、售卖、持有、浏览涉及未成年人的色情图片、视频、文章、录音等信息的相关人员,一经查实,将视情节轻重被判处6个月至14年的监禁;除非相关资料纯粹用于与司法、科学、医疗、教育、艺术有关的合法目的。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特别提醒,持有或浏览未成年人色情信息,的确触犯加拿大法律,中国公民需要特别留意。大家出境前应详细了解加法律法规,文明守法,切勿在手机、计算机、iPad、光盘、移动硬盘等存储介质下载、存储未成年人色情信息;如收到他人发送的上述信息,请随时删除,以免给自身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损失。

翻查手机 海关有权

根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印发的安全手册中,详细阐明了海关翻看旅客手机内容,包括电子产品内的装置,乃至电子产品里藏有的信息及相片,完全合法。根据加拿大法律,旅客们在通过边境时,个人隐私权削弱,边境署的官员拥有的广泛权力来检查旅客和他们的所有行李,这肯定包括手机、平板计算机、计算机等。
   
事实上,在加拿大,航空公司必须向边境服务局提供乘客的具体信息,包括姓名、出生日期、国籍、座位号及其他信息,这样边境工作人员就可以对具有某种特征的,或者有不良记录的旅客进行重点排查,这个过程被称作“基于场景的目标审查”系统(Scenario-Based Targeting System)。
   
根据凤凰网的报导,加拿大刑事律师孙健铨表示,加拿大海关人员肯定有权翻看入境旅客手提计算机及智慧手机等,这与海关人员有权翻查旅客手提行李的原理一样。他说:“作为海关人员,是有责任保障入境人士不会将违禁物品带进本国。入境人士包括留学生或游客,违禁物品包括任何涉及儿童色情图像的照片,若发现有任何违法照片,也有权将事件通报皇家骑警等执法机关跟进调查。”

涉童色情 零度容忍

加拿大是全球对涉童色情犯罪行为打击最严厉的国家,自2002年起,加拿大就立法规定,任何人在网络浏览中发现儿童色情内容,都必须履行“通知并删除”义务,否则便有违法之嫌;2005年起立法实施“强制性最低处罚”;2006年起开辟专用儿童色情公共举报热线,成立专门侦查、打击儿童色情犯罪的“联邦儿童剥削协调中心”。一旦被认为涉嫌“涉童色情犯罪行为”,只要罪名成立,将获得“强制性最低处罚”,刑期为6至18个月。
   
如果你乘坐加航班机,就会在机舱电视里看到以政府名义发布的“反儿童色情国家广告”,即便外国人来加,也有义务“入乡随俗”,配合加拿大的反儿童色情行为,否则一样严惩不贷。
   


这并非欺负外国人,如果是“本国居民”只会罚得更狠:加拿大人克里斯多夫,自2000年起在泰国、韩国和越南等地以“辅导英语”为由猥亵男童,并在互联网上贴图炫耀,其头像经过处理,看上去只是个模糊漩涡。但加拿大警方为抓捕此人不惜工本,先是设法还原头像,继而联络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逮捕令全球搜捕,花了足足7年时间,最终在泰国将此人捉拿归案,引渡回国受审。

律师建议 放弃入境

在一般情况下,边境执法人员会告知被拒绝入境的旅客,他们有选择权,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选择自动放弃入境的申请;或他们若不服工作人员的判断,有权向移民及难民部门申请就事件展开法庭聆讯。不过被拒入境人士首先需被当局拘留,直至法庭聆讯开始。

孙健铨律师指对于上述两项选择,为了不想在等候聆讯时遭扣留,而且并无不良前科,不会影响旅客将来入境加拿大的权利,所以一旦被查,比较好的选择是自动放弃入境。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