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精灵: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车祸受害人

0

本報記者  任京生

受訪人姓名:王精灵(Angel Wang)
來加年份:2007年

移民前職業:律师

目前從事職業:律师

入行时间:17年

由左至右:James A. Richards、Angel  Wang、Anthony A. Vecchio导语:三年前,本报采访了正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攻读法学硕士学位的王精灵女士,她同时也在本拿比市中心一家处理车祸受伤索赔的西人律师楼做非讼律师。三年后,王精灵学有所成,转到了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史威律师楼(Slater Vecchio LLP)。来到该律师楼,见到了王精灵律师和她的两位西人老板Anthony A. Vecchio与James A. Richards。通过交谈,记者感悟,原来在车祸事故中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知识,因此有必要对王精灵进行追踪采访,让广大华人了解这方面知识,在处理车祸受伤索赔时受益。

能进律师行  即为佼佼者

记者:很多读者想知道如何在加拿大成为一名正式律师,能介绍一下吗?

Angel:在加拿大BC省主要有位于温哥华的英属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和位于维多利亚的维多利亚大学(UVC)拥有法学院,而UBC法学院每年最多只接受180个新生。要想进入UBC法学院,需要一个三年以上的学士学位,平均分83以上。还要参加全北美的法学院入学考试,成绩要166以上,100道题只能错7题。达到分数线后学校还要在众多考生中挑选。我有在中国的律师执照和法学硕士学位。但加拿大律师协会不承认,所以被迫又在UBC重读了法学硕士。

记者:看来律师行业是个竞争非常强的行业是吧?

Anthony A. Vecchio:Angel曾和几千人竞争法学院的入学名额。入学后和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学习,不仅英文要求很高,还有很多拉丁语词汇,就是英语为母语的人学起来也是相当困难。

记者:成为律师后,今后有什么打算?

Angel:18年前我曾在中国读法律。在中国法学院毕业前,教授问大家毕业后想成为怎样的人?我的回答是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去帮助那些境况不如我的人,尽我所能地改变他们的人生,矢志未逾,现在还是想成为有影响力的加拿大华语律师。

美亚假期车祸现场寻找2014美亚假期车祸案的两名受伤者

记者:你们这家律师事务所主要从事哪方面业务?

Anthony A.Vecchio:为了帮助那些车祸受伤的人,我和Michael Slater 于1998年由成立了这家律师楼。

Angel:这是整个加拿大做车祸受伤的的索赔的最大的一家,大概有200名同事。2014年接手了震惊北美的美亚假期翻车案件,伤者基本上是华人,他们就把我从之前工作的律师楼请了过来负责这一案子。我现是该所唯一能讲流利国语的律师。

记者:2014年美亚假期旅行团那场车祸非常惨烈,旅游大巴翻下高速公路,全车52人都受伤了。这个案子处理完了吗?

Angel:还没有。至今为止,还有2名受伤者没有律师代理。车祸受伤索赔的有效期是2年,美亚假期的案子到今年8月28号截止。如果不在2016年8月27号前发民事诉状到BC省高等法院的话,他们就没有人身侵权索赔权利了。同时如果不把通知发到保险公司ICBC, 他们也会失去医疗康复福利(Part 7 Benefits)所以我们想通过你们媒体寻找这2名受伤者,立刻联系我们,赶在时效内把案子递上去,我们仍可以为他们争取到人身伤害侵权索以及最高15万的医疗和康复福利。

记者:这两人不报案,是不是因为不了解加拿大的法律?

Angel:有可能。在我们立案的时候,有位受了伤的阿姨说那位白人司机很好,她不想告他。实际上她完全误解了。我们实际上是向保险公司索赔,不是司机自己支付。

王精灵律师

车祸案件律师不成功不收费

记者:很多华人对汽车索赔方面的知识非常欠缺。就像美亚假期的这些伤者,有些都不知道索赔。有的可能是怕律师费很贵吧?

Angel:其实,这个人身伤害案件的律师费跟家庭法、财产法等其它领域的法律收费是不一样的。我们在结案后才收费,并且不成功不收费。只有从保险公司把赔偿款拿到以后,先放到律师楼信托帐户上,然后扣去我们的律师费和政府的税,再把余额给客人。这个词英文叫:contingency。

记者:那前期发生的各种费用谁来垫付呢?

Anthony A.Vecchio:是律师楼在为他们垫付。比如说给他送到医疗专家那里检查获取报告的费用。

记者:这样看来风险在律师这边是吧?

Angel:是的。律师楼现对华人客户开设第一次免费咨询。客户在车祸发生的第一时间可联系我们免费咨询。律师楼决定接案后就会跟客人签一个不成功不收费的协议。英文叫CONTINGENCY FEE AGREEMENT。这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保障客人和律师楼的共同利益。

Anthony A.Vecchio:就像医生不把手术做好就得不到好的名誉一样,作为律师,就必须把案件处理好了才能拿到赔偿和客人的信任。有些人出了车祸没有钱治疗,或者根本不能工作了,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去承担这笔费用的。作为好的律师,必须自己来承担这部分风险,而不是把它转嫁给客人。这意味着如果客人拿不到赔偿我们也拿不到律师费,我们和客人是坐在同一条船上,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律师能帮你做什么

记者:律师在处理车祸案件时主要起什么作用?

Anthony A.Vecchio:发生车祸后,第一,你要尽早见医生,做影像学诊断。但在公立医院要等很久。那些很好的医生你至少要等一年以上才能见到。而我们就能够直接安排客人去做核磁共振,一两周就能够把我们的客人送到最好的医生那里去做非常精细的诊断。第二,你需要及时处理车祸的责任认定。我们有专业的事故调查员,帮您处理责任认定,让您可以安心专注于您的治疗康复。至于您的侵权索赔,就让我们专业律师来帮您争取最好的额度。

 

记者:你们的业务范围都包括哪些?

Anthony A.Vecchio :如果把加拿大的医生分为全科的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我们做的是专科,只求在人身伤害案件上求细求精。加拿大人在世界任何地方受伤我们都做理赔。目前做过的案子有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地,包括公寓楼倒塌、航空器坠落、船只翻覆等。

James A. Richards: 素里有一个热气球爆炸案子。受害者被烧伤了很大块的皮肤。这些人在上气球之前已经签了协议,规定如果发生意外不索赔。我们接手这个案子后成功绕过了那个所谓的豁免协议,然后达成了索赔。

记者:你们还做国外的案子?

Anthony A.Vecchio:曾经有一个19岁的加拿大男孩去以色列乘船,因为船翻受伤,我们帮他在以色列雇了律师,在当地治疗,然后接回加拿大,又从保险公司为他争取了索赔。

James A. Richards:2004年,我们承接了一个来自台湾的旅行团乘坐的巴士在BC省小镇发生的车祸,21人伤害惨烈,其中7人当场死亡。我们派看护人员护送那些重伤者伤情稳定后回台湾,我们的律师和医生也飞赴台湾,去客人家里了解家庭状况,评估损害程度,为他们寻找康复人员进行护理。我们并没有上庭就非常成功地解决了这个案件,为大家成功进行了索赔,并得到了法庭的批准结案。

记者:美亚假期这个案子你们也去中国了吗?

James A. Richards:有了处理台湾游客这个案件的经验,就给我们处理这次美亚假期案件提供了经验。为了确保我们的客人得到最好的治疗和照顾,我们今年1月底的时候,一行三人专程从温哥华到中国各个城市去一家一家地收集他们的雇佣及收入损失情况,了解他们今后是否还能工作,以便为他们争取赔偿。

记者:Angel在处理这个案件时对你们帮助不小吧?

Anthony A.Vecchio:我和James, Angel组成了一个三人团队,她是我们团队的核心,是我们的最好的人手,是我们最重要的一员。每天,我们都会在互相学习和分享经验。专业角度上,她是非常出色的一个律师,她有扎实的法学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律师实践经验,能够独立处理案件。我们只会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一些参考意见。

记者:现在这些伤者情况怎样?

Anthony A. Vecchio :这次去中国访问一些雇主,他们都说雇员伤残了就不用了,我们很震惊。在加拿大,雇员残疾了的话,雇主是不能这么做的。我们去中国也顺道看望了别的小律师楼处理不了的转给了我们的客人,伤残了以后,没有任何收入,也没人照顾,自己租一个很小的房子。我们发现生活费、治疗康复费什么都没有,之前律师楼都没有帮他们做。一位女士双手致残,我们就给她请了一个专门治疗手臂的医生,帮她进行手臂重建,并找人帮忙照顾她。这些人都彻底伤残了,余生都不可能有任何收入和工作了。我们真的很担心,如果他们跟加拿大联系不上会怎么样?或者是联系上也没有请律师会怎样?

记者:这听着就让人揪心,看来律师真的能帮到他们是吧?

James A. Richards and Anthony A. Vecchio:这就是我们做律师怎么帮客人的一个故事。我们不是只为钱而工作,前面的那些帮助客人康复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更重要。我们希望在别人的生命里做一些改变。我们二人是从相对比较差的家庭背景出来的,能够做律师去帮助别人,我们感到非常骄傲。我们尽全力从保险公司给他们要到足够的赔偿,尽量减少车祸对他们人生的消极影响。

后记:采访完王精灵律师和她的老板们,想起中国那句老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能够躲过灾害的发生,是人的幸运。万一躲不过呢?那就要尽量挽回灾害的损失。就像那两个美亚假期车祸的受伤者,本可以获得赔偿,却因为自己的无知将要错失索赔的机会。因此,当车祸发生时,有必要借由专业律师的知识和经验,为自己挽回损失,减少伤害。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