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诗男童患肾衰竭,网上求助重获希望

0

1

近日,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上一则卑诗省内陆小城卡斯尔加(Castlegar)14岁肾衰竭男童寻求肾脏捐献的请愿信被广泛传播。男童也顺利找到了可以移植的肾脏来源。但是该新闻引发的关于加拿大器官移植的现状,无论是器官捐赠比例,还是病人等候时间及死亡率,都值得人深思。

14岁肾衰竭男孩网上请愿获帮助

来自卑诗省内陆城市卡斯尔加的14岁男孩特文波雷(Zachary Tremblay)从出生开始就患有肾功能不全及异型增生(renal hypoplasia-dysplasia),但是他仍然努力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参与体育运动,打篮球和踢足球。另外,每周末他还会去滑板公园,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滑板。在他生命的前12年里,通过医生的有效监控和药品的控制,他仍然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样活动,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但是现在不行了,他两侧的肾脏同时出现了全面衰竭,每天要做至少11个小时的透析,才能将身体里的代谢物排除出体外。

两年前,特文波雷被放入了接受生者肾脏捐赠的名单里,而2015年9月,他又被加入到接受死者肾脏捐赠的名单。家人对此爱莫能助的原因是,特文波雷的血型为罕见的阴性O型血,而家庭成员里没有任何人具有相同的血型。

新年伊始,特文波雷的家人决定在网上发布请愿书,希望借助网路寻求愿意向孩子捐赠肾脏的好心人。家人这样写道:“帮助我们的孩子,找到他的奇迹!”短短一个星期下来,该请愿书就在网上被转载了6000次。特文波雷收到来自全国各地30多个人的消息,表示愿意捐赠一个肾脏给他。

虽然有人愿意捐赠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特文波雷的家人也知道,从有人愿意捐赠到真的把肾脏移植到孩子的身上,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家人表示,他们在网上发出请愿书,除了是为帮孩子找到肾脏的捐赠人之外,还希望能够让大众向器官捐赠投去关注。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接收器官捐赠,为那些本可以拥有幸福生活,却备受病痛折磨的人带去希望。

数据详解加拿大器官捐赠现状

每年4月份的第三个星期是加拿大的“器官及组织捐献意识周”。全国各地与器官移植、器官捐献有关的团体在这个星期里举行各种活动,普及相关知识,力图缩小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人数和器官捐献者人数之间的鸿沟。

加拿大每一百万人平均有15.5人在死后捐献器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这个比例在全世界排在第二十位。在捐献者最多的西班牙,每一百万人口中有35人死后捐献器官。排在前十位的国家在西班牙之后依次是克罗地亚,比利时,马尔他,法国,美国,爱沙尼亚,奥地利,葡萄牙,斯洛文尼亚。

加拿大全国每年有大约两千人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与此同时每年也有大约三百人在等待手术时去世。加拿大可供移植的器官不足由来已久,排队等候的患者全国各地有四千多人。以2012年为例,全年加拿大共有4612人在排队等候捐赠器官,大部分人是等待换肾。这一年有230人在等待中因器官衰竭死亡。

根据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早前公布的一份报告,如果“潜在的”老年器官捐赠者变成真正的捐赠者的话,加拿大全国每年可供移植的器官将增加3500多个。这个数字是根据每个捐赠者平均可提供3.4个器官的平均水准得来。目前他们当中仅有三分之一的人最后真正捐赠器官。

加拿大目前大部分供移植的器官仍然来自脑死亡患者。由于恶性车祸的减少等原因,死于脑部创伤的人数下降。自2006年起,一些省份开始接受来自心脏死亡患者的器官捐赠(DCD)。这一类器官捐献者过去两年来上升了17%, 但是仍然低于其他国家。例如,在英国所有的亡故捐赠者中,超过40%是心脏死亡。

目前加拿大仅有五个省份进行心脏死亡器官捐赠和移植。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的报告认为,造成心脏死亡器官捐赠滞后的原因包括医院资源和专家的不足,以及某些医院在医学道德方面的考虑。

卑诗省最新的关于肾脏移植的数据,截止到2016年12月1日,有516人在等待肾脏捐赠,这一数字在2015年底为457人,而2014年底则为363人。在2016年,有160例来自于死者的肾脏移植,以及92例来自于活人的肾脏移植。

“死亡”的定义成器官捐赠障碍

每年有500多加拿大人在死后捐赠他们的器官。但是让很多想这样做的人或者他们的家属产生顾虑的是“死后”的定义。阿尔伯塔大学重症监护中心的负责人赛根(David Sagan)说,死亡实际上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指出一个特定的时间点是困难的。

加拿大医学界对涉及器官捐赠的心脏死亡标准是心脏停跳后至少5分钟。但即使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医院做法可能也不一样。多伦多总医院按规定等候5分钟,但在该市的圣迈克尔医院,医生在心脏停跳后至少等候10分钟才开始摘取器官。

其他国家的标准差异也很大。意大利的医生在心脏停跳至少20分钟后才宣布患者死亡,而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仅仅是75秒。

加拿大器官捐赠远远落后于欧洲国家和美国。加拿大卫生部在2005年制定了关于心脏死亡后器官捐赠的全国标准。但是到目前为止,曼尼托巴、新不伦瑞克和萨斯喀彻温等省份并不实行这个标准。即使是在同一个省份,标准也有不同,例如在阿尔伯塔省。

埃德蒙顿的重症监护专家乔夫(Ali Geoff)是心脏死亡后器官捐赠的反对者之一。他认为,现在的医疗手段很先进,心脏停跳5分钟不见得就意味着心脏死亡不可逆转。因此从挽救患者生命的角度来说,至少应该等待20到30分钟再确认患者死亡。但是从器官捐赠的角度来说,等候这么长时间会影响到器官品质。

虽然此类专业性很强的争论基本上在医学界内部进行,但是哈利法克斯律师肖(Shaw)说,相当一部分加拿大人对死后捐赠器官的排斥是来自被过早宣布死亡的担心。

不过,麦吉尔大学的谢米(Sam Shemie)医生说,负责治疗病危患者的医生团队和负责器官摘取与移植的医生团队是被严格分开的。在加拿大,这既是医学道德准则,也是法律。

Human organ transplant bag and stethoscope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