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加国 | 支持华人参政:好经莫不小心念坏了

0

陈在田

日前部分本地华裔画家、书法家举行了一次作品义卖活动,目的是“支援华人参政”,这次活动吸引了许多知名书画界人士踊跃参与,不少人热心创作、捐赠了墨宝,更有许多人出于对华人参政、议政的赞助之心购买了作品,场面据说既热闹、又感人。

但美中不足的是,这样一次热闹、感人,目的在“支援华人参政”的重要活动,支援的物件——“参政华人”却表现谨慎:虽然有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华裔政治家到场,但迫在眉睫的省选应届候选人却仅到了一人,且这位到场的应届候选人系初次参选的华裔政坛新秀不说,活动后不久更传出其参加活动的行为受到他人质疑、甚至扬言要对簿公堂的尴尬消息。

之所以弄得这般尴尬,是因为这次义卖活动事涉金钱,且活动以“支持华人参政”为题,却因种种原因,被一些“围观者”质疑是否在各党派中有厚此薄彼之嫌,不免令大多数华人中的应届候选人为免“瓜田李下”,索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活动保持“安全距离”。而硕果仅存的一位到场应届候选人同样会引发另一层面的争议——这些义卖所得怎么分?如果不给岂不成了“善举搭台、行销唱戏”,如果给,倘是“谁来参加就给谁”,岂不变成“以支持华人参政为名,行支持某党派参选之实”?
在此当然并没有怀疑此次义卖活动组织者、策划者和热心参与者的意思,但毋庸讳言,这次活动的组织、策划案本身,的确有值得商榷和改进之处。

作为选举政治,最重要的并非“出彩”,而是“安全”,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有在“政治正确”上无可挑剔的活动,才能赢得各路政治家及其背后政党的青睐,以及媒体、评论家的认可。而所谓“安全”,最重要的无非那么几条:程式和名目上不能有争议;不能来“不该来”的人;不能有不明不白的钱、物授受环节。此前“程颂莲事件”是犯了第二条忌讳,而“杜鲁多筹款晚宴”则在第三条上存在争议。

相对于这些公关“败笔”,此次义卖活动当然要好得多,在这三个最敏感方面至少直至今天尚未被发现有什么原则性问题。但大问题没有,细节上的考虑不周却多少有些,比如,既然打着“支持华人参政”的口号,就应努力营造一种“对各党派一视同仁”的中立氛围,而不应给外界一种厚此薄彼的印象、感受,又比如,“义卖所得如何分配”,这在义卖活动中本应是最关键、最不该有“疑问手”的环节,理应在活动筹备和宣传阶段就交代得一清二楚,这样既可打消应届候选人、各党派和“围观者”的疑惑、顾虑,也可让方方面面都放下包袱,轻轻松松地参加、列席,而不至于担心不小心“踩雷”。

事实上这种“明明是好经,却不小心念坏”的遗憾,在本地华人社区时有发生,归根结底,许多时候都是组织者、策划者下意识地套用原籍地的逻辑、习惯和用语来思考、说话和行为,却忽略、甚至完全意识不到“橘逾淮为枳”,这种“老套路”在崭新而陌生的加拿大社会、政治生活中,可能不再适宜,甚至可能把好事办砸。
如今本地华人社区正成熟、壮大,华人参选已迈过“重在参与”的初级阶段,进入“争取斩获”的新格局,“周边”的活动及其组织、参与和策划,也应该与时俱进,早一点“长大”才是正理。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