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开地下美容院被查禁,大温无牌诊所真不少

0

本周二(10日)卑诗省内外科医学会(BC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发布通告,建议三角洲市(Delta)的一家由华裔开办的非法美容诊所的所有顾客尽快去进行爱滋病毒和乙型、丙型肝炎病毒的检测。该美容院设在私人住宅的地下室,经营者李卓(Zhuo Li音译)并无相关资格证。目前该案件还在调查之中,不过大温地区也不是第一次出现非法诊所了,此前被查处的无牌诊所还有提供针灸和牙科服务的。

记者 陈沫汝 综合报导

美容器械不消毒

位于卑诗省三角洲市Modesto Place 10519号地下室的“萨布里娜美容工作室”(Sabrina Permanent Make-up Studio Inc.),在去年11月时,就遭到了投诉。本省一位医生联系卑诗省医学会,报告他的一个年轻患者在该美容院做了隆鼻手术和眼睑提升手术后受到了严重感染。同时,医学会还收到了一位市民的邮件,投诉该美容院是无照营业。

医学会随即展开调查,并向卑诗省高等法院申请搜查和没收美容院的医疗器材及记录的许可。 12月20日,卑诗最高法院授权搜查了该美容院的唯一经营者李卓及其丈夫的住宅,“萨布里娜美容工作室”就位于该住所的地下室。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周三(11日)报导,调查人员从地下室的美容院里搬走了十四个纸箱的东西,包括可注射药物,如Bocouture(A型肉毒杆菌毒素);局部麻醉药物;注射器、针头、缝合钳、手术刀片等各种手术器械。

美容院内海报广告美容院内海报广告

医学会负责人奥特(Heidi Oetter)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手术器械经过了高压灭菌器(Autoclave)的消毒,这是一种医院和诊所需要配备的用来给医疗器械消毒的灭菌设备。

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在检查了相关证据后,认为医学会应该对公众发出警告。医学会周二通告说,曾在该美容院接受美容服务的顾客应尽快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联系,进行爱滋病毒和乙型、丙型肝炎病毒检测。

此外,调查人员还发现了一些金额在300元到5000元不等的收据。奥特表示,相对便宜的价格可能是那些顾客选择该美容院的部分原因,但是他们是在把自己的生命安全置于险地,他们需要的应该是一位元有经验的专业人士。

经营者或无合法执照

美容院的所有者兼美容师李卓目前还处在被调查中;卑诗最高法院已经颁布命令,禁止她在调查期间提供任何注射肉毒杆菌、整容手术等服务。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现场采访报导,位于地下室的美容院内,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墙上张贴着只有中文文字“对抗衰老、逆转年龄”的海报广告,配以多张女性美容前后的对比照。以及李卓的营业执照,和一些看起来像是专业资格证书之类的文件。

李卓据信接受过美容化妆方面的培训,是一个纹身师。但她不是卑诗省医学会的成员,据报导,在可以公开查询的其他国家的医生名录中也没有找到李卓的名字。

奥特表示,根据搜查结果,医学会方面相信李卓并无相关医疗资格证,是否经过专业的培训也尚在调查之中。而她所提供的一些服务,如脸部注射、眼睑提升手术等整容手术,是只有合格的医疗专业人士才有资格进行的。

李卓一家就住在美容诊所楼上。她的丈夫奎因(Thomas Jeffrey Quinn)是住宅的所有者,根据他Facebook上的资料显示,他在中国教了八年英语,2015年才回到加拿大。根据记录,奎因在当年花费2万元装修了地下室。邻居说通往地下室入口的小路和台阶都是新修的。

李卓Facebook上与其丈夫的合照李卓Facebook上与其丈夫的合照

在CBC记者登门要求采访李卓时,被奎因谢绝。卑诗省医学会表示,将在调查结束后公布更详细的资讯。目前医学会方面正在寻求永久禁制令。

大温无牌诊所不少

卑诗医生学会对非法行医具有管辖权,并且已经打击了很多家与上述类似的美容诊所。 2015年,他们曾在温哥华西区查封了另一间非法注射肉毒杆菌的诊所。

在大温不只有美容诊所会出现无牌非法的“假货”,2016年2月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A)收到匿名举报,称位于列治文市科尔维尔路(Colville Road)的一户私宅进行非法的针灸服务。

卑诗省传统中医行业的监管单位卑诗中医针灸管理局(CTCMA)聘用私家侦探监视了该地下诊所,发现诊所就诊人数众多,个别时间往来汽车高达140辆。

该针灸诊所经营时间长达十多年,警方之后的搜查发现,就医记录显示有数千名患者曾经就诊,搜查到的物品包括数千根针灸用针和皮下注射针管、处方药品。

卑诗最高法院于去年6月对该诊所的两个经营者,其中一名为华裔,颁下了永久禁止令,并处以3.6万元的罚款。

更早时候,在2013年,本拿比还出现过非法牙科诊所的案例。无牌牙医吴东胜(音译)非法行医十多年被卑诗最高法院下令永久禁止行医。调查人员在吴东胜寓所发现许多牙医设备和多达1,500份病历;同时还于后院垃圾桶搜出大量牙模。

吴东胜于1990年开始,就在卑诗Port Moody当无牌牙医为病人诊治;2003年卑诗牙医学会(CDSBC)向卑诗最高法院申请到禁制令,禁制吴东胜在本省行医。吴东胜当年同意遵守禁令,并且答允返回原居地。

但直到牙医学会在2013年4月接获一女子投诉,经调查后才发现,吴东胜不仅未有离开加国,而且在他本拿比寓所,非法从事牙医工作逾10年。

曾光顾他的千余名病人均有机会可能感染一些透过血液传播的疾病,例如乙型、丙型肝炎和爱滋病。当时,牙医学会与菲沙卫生局呼吁相关病人与处理公众健康咨询服务的护士联络,并安排免费验血。

吴东胜随后潜逃,数月后在多伦多自首。然后紧接着,在当年10月份,牙医学会再宣布分别在高贵林和温哥华东区查获两名非法牙医,包括俄罗斯裔男子夏波夫(Vladimir Shapoval)和华裔男子黄华正(音译);并在两名无牌牙医的非法诊所搜出大批牙医工具。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