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家廉:“华人女婿”的“高职低配”

0

170111-21月10日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宣布上任以来最大规模的内阁改组,原任联邦移民部长麦家廉(John McCallum)改任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这一改任引发了广泛关注。

本报记者综述

大动干戈的内阁改组

此次内阁人事调动涉及5个部的部长人选变动,并涌现出3位新晋阁员。
除麦家廉的新任职外,联邦国际贸易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取代狄安(Stéphane Dion)出任外长,最初传闻称,老资格的将转任加拿大驻欧盟兼驻德国大使,但稍后狄安本人宣布辞职退休,接替方慧兰旧职的是原财长莫纽(Bill Morneau)的国会秘书尚帕涅(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麦家廉的的职位由加拿大首位索马里裔国会议员哈森(Ahmed Hussen)接替;妇女地位部长哈吉杜(Patty Hajdu)改任劳工部长;民主制度部长蒙塞夫(Maryam Monsef)改任妇女地位部长;国际发展部原国会秘书,年仅29岁的高德( Karina Gould)继任民主制度部长。

老资格的麦家廉

麦家廉是魁北克人,出生于魁北克省最大城市蒙特利尔,中学是在Selwyn House中学和著名的三一学院就读,中学毕业后先后留学英国、法国,获得著名的剑桥大学皇后学院文学学士、法国巴黎大学高等教育硕士学位,回国后进入麦吉尔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大学毕业后他先是投身经济学专业教学工作,自1976年至1994年,他先后在马尼托巴大学、SFU西门菲沙大学、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吉尔大学任教,并曾担任麦吉尔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长达7年之久。这一时期的教学科研经验,奠定了他“学院派经济学家”的地位。
1994年,他离开教学岗位,转而投身加拿大皇家银行(RBC),担任首席经济学家达6年之久,这期间他频频亮相于CBC各类经济专业栏目,声誉鹊起,并以协调商界和原住民社区利益著称。这些经历让他逐渐获得了从政的经验和自立。

踏入政坛

2000年,麦家廉选择代表联邦自由党投入联邦立法选举,成为魁北克省马克姆选区的联邦国会议员候选人。同年10月,他在选举中战胜加拿大联盟党候选人、时任议员钟斯(James Jones)和进步保守党候选人斯克林格(David Scrymgeour),成功当选。
他的这次当选当时被认为“侥幸取胜”,因为钟斯原本是进步保守党成员,选前和党团闹翻“跳槽”,导致两个中右政党自乱阵脚,让“菜鸟”麦家廉占了便宜。一些人曾认为,“老学究”麦家廉很快就会“原形毕露”被选下台。没想到4年后转至联盟城选区的他居然再度当选,此后一次次立法选举都连选连任,一直连任至今,令人刮目相看。
2002年,他被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政府征召入阁,担任联邦国防部长。这位从没当过兵的国防部长尽管闹过“不知迪奥普登陆(加拿大二战中作出最大牺牲的战役)”笑话,更惹出诸如酗酒登机、对女政客措辞不当等争议,但在为退伍军人争待遇、为军队争预算方面表现出色,被公认为“称职的国防部长”。

2003年底,马田(Paul Martin)取代克雷蒂安出任联邦自由党党领和内阁总理,麦家廉留在内阁,改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在此期间他推动通过了2005年《身体或精神受创伤之年轻退伍兵待遇法》,被认为是“里程碑式的贡献”。
在2000-2004年期间他还兼任国会支出审查委员会主席,以其丰富的经济学知识帮助实现了110亿美元支出的削减。
2004年他退出内阁,但仍然活跃在政坛。 2005年加拿大承认同性婚姻合法,麦家廉的极力推动起到关键性作用。他还是加拿大授予曼德拉“荣誉公民”的联合提案人。
2015年底,两边自由党时隔9年再度获得组阁权,已是政坛老将的麦家廉被吸收入阁,担任联邦移民部长,入阁时排名第四位,仅次于总理杜鲁多、公安暨紧急应对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和外长狄安(Stephane Dion)。
麦家廉已婚,妻子林秀英(Nancy Lim)是华裔,本人则曾短暂担任过驻上海领事,并曾多次访问中国,被认为是杜鲁多内阁里为数不多的“中国通”之一。

新任职:意义与争议

有媒体评论称,“总理将自己最信任的内阁老将派往北京”。麦家廉曾经将杜鲁多最棘手的政治承诺——收容数千叙利亚难民,以较小的代价变成现实。作为大使,麦家廉“应能在扩大加中贸易关系方面发挥关键作用”,甚至“有可能促成加中自贸协定的达成”。
一些分析家,如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PFC)总裁、前外交官贝克(Stewart Beck)等指出,尽管通常中国并非加拿大派出如此重量级“政治大使”的目的地,但“我认为现在到了这样做的时候,麦家廉是资深外交官和经济学家,又熟悉中国”,是合适的人选。
但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 TheTree.ca驻加拿大国会山庄记者Jeremy J Nuttall担心,麦家廉作为“重商主义的代表”出任加拿大驻华大使,意味着“联邦政府未来将更重视加中商贸关系,而非人权和加拿大劳工利益”。

那么麦家廉本人呢?他表示,最初对这一任命感到吃惊,但随后意识到其意义,并“非常乐意接受,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两国关系的发展对加拿大至关重要”。去年夏天麦家廉访问过中国,希望促进贸易和旅游,他还直言希望中国赴加移民“不要总盯着多伦多和温哥华,加拿大很大”。
他特别提到自己的“华人女婿”身份,并称正因如此,对去中国担任大使,全家都有“特别的期待”。170111-3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