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通四国语言的钢琴教育家:吴京燕

0

本以为这只是一位钢琴技艺精湛,热爱传播钢琴艺术的教育家,可Jennifer在採访中表现出她已将人生各个角色都做到了淋漓极致。在很多女性不得不为了家庭放弃事业,或为了事业搁置家庭的处境中,我们本以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可Jennifer身体力行地告诉我们,只要是个用心经营人生的人,自己将永远是自己生活里的主角,而自己热爱的一切都永远不会离开。

记者 Helen 李馨

喜爱中国文化

吴京燕老师(Jennifer)1999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研究院,从1999年秋开始在美国亚特兰大乔治亚从事儿童钢琴教育研究。在去往亚特兰大开始从事钢琴教育之前,Jennifer对钢琴的诠释中心在于演奏,她在过去的学习沉淀中,都在表演上下了很深的功夫。

Jennifer从小以韩语为母语,同时学习中文与日语。她与丈夫Robert希望两人唯一的儿子可以更深度地学习中文,拥抱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于是,2003年8月,Jennifer同丈夫Robert和儿子登上了回北京的航班。虽说,这是一次为了家庭的远行,但Jennifer从未让钢琴教育在自己的生活里缺席。同年,她就在北京创办Jennifer音乐教室。

到今天为止,Jennifer音乐教室在北京已经拥有望京和顺义两个校区,共有300多名学生和20多名教师。学生来自世界各地,分佈于各年龄段,其中既包括业馀学琴的学生,也包括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附中的专业学习钢琴的学生。由于在多元文化背景下成长的优势,Jennifer的学生也中不乏许多定居中国的西人子女。

东西方教育差异大

我们不难猜到,像Jennifer这样出色的钢琴家会收到多少世界顶级音乐学院抛出的橄榄枝,她本人也跟我们证实了这一点。本有机会前往世界顶级音乐院校曼哈顿音乐学院深造的Jennifer,为了不中断自己的钢琴教育事业,不离开正处于启蒙或上升阶段的学生,毅然婉拒了这样一个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机会。

她说,“不能一昧的否定东方的教学而抬高西方教育,好老师都是一样的。”

与世界顶级钢琴演奏级,教育家们的共事经验让她绝不允许自己对钢琴教育降低一丁点的标准。Jennifer告诉我们,只要是出色的钢琴家,无论他来自哪个国家,他们对音乐技术的要求都是严格到苛刻的。

不同于大多数教育工作者在第一时间列出的条条款款,Jennifer言简意骇地告诉了我们她对优劣教育工作者的标准。作为一个成长在多元文化背景下的新女性,说着中日韩三国语言长大,又嫁给了母语是英语的丈夫,Jennifer并不认可现今中国许多父母因为环境或食品等问题而否定一切东方元素的态度。

Jennifer认为,东方老师都非常严厉,会比较直接甚至苛刻地指出学生的错误与不足,而绝大多数中国孩子们从小就对这样的教学方式熟悉并且接受了。而西方的老师则会以鼓励教学为主,尤其是会将孩子的优点不断地强调来激励他们弹琴的兴趣。但这样也会有一定的弊端,比如许多从小被表扬惯了的孩子就更看不见自己的缺点了。

同时,Jennifer也不无担忧地告诉我们,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不应该将钢琴学习看得过于功利,这会扼杀孩子们的兴趣甚至滋生出逆反心理。而对每一个孩子来说,他们的兴趣是需要我们成年人去小心翼翼保护的。

生活只有一次

Jennifer告诉我们,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音乐者会有不一样的视角,因此便会对音乐有不同的诠释。

这就是为什麽Jennifer多年来坚持千里迢迢地带着学生们来到温哥华学习。Jennifer不吝于让孩子们见识更大的世界,拥抱多元文化,正如她自己的成长一般。她认为,温哥华Symphony Orchestra的音乐家们在亲自指导孩子们的过程中,带领孩子们重新理解,诠释一些熟悉的的曲目,会大大提高孩子们的演奏处理能力。并且让他们知道,在音乐这样一个充满包容性与多样性的艺术里,永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一谈到温哥华,就不能错过与Jennifer聊一聊她的家常了。Jennifer说,温哥华现在是她的家,因为她唯一的儿子在这上高中,并即将进入大学。她除了是带着学生满世界跑,奔波于音乐教室的老师以外,她从来没有懈怠过自己作为母亲或是妻子的身份责任。

Jennifer已经忘了自己去年往返了温哥华多少次。她说,只要儿子有长週末,她就会过来陪儿子度过,几顿饭的时间,便又回到北京的音乐教室了。作为一名拥有卓越事业成就的母亲,Jennifer坚持给家庭和学生的时间都不能少,于是,她选择让自己更辛苦一些。因为她说:“当别人的妈妈不容易,因为他只有一个妈妈,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做好他的妈妈”。

谈到对儿子未来的期许,Jennifer满眼放光地告诉我们,她希望儿子能够保持现今优秀的钢琴演绎能力,但她更鼓励他走得更远去担当那些拯救世界的责任。

在我们的採访过程中,随时可见Jennifer与丈夫及他们的爱犬之间的有爱互动。可以看出,她的加拿大丈夫是支援她的事业,并引以为豪的。

让钢琴教育平等化

在情怀被假文青、真商人玩坏的今天,Jennifer音乐教室如同音乐培训产业中的一股清流一般。她的办学宗旨只是想要更多的孩子有机会学习钢琴,并且学会钢琴。

Jennifer告诉我们,即便她从小学习东亚三国语言,还是理科学霸,如今又事业有成,但她绝非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而是一名开智较晚的学生。所以,一旦在音乐教室遇上开智较晚的学生,她会更加小心翼翼地保护他们对钢琴的兴趣,同时也引导家长们耐心对待孩子们的教育问题,重新设计课程模式去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流水线一般的教学。

谈到对学生学习钢琴的期许,Jennifer表示她支持学生给自己的钢琴学习考取一张具有仪式感的考级证书,但千万不能以考级能力来衡量一名钢琴学者的演奏水准。作为一名科班出身,演奏经历丰富的钢琴教育家,Jennifer主张提高学生的演奏能力,而非仅仅鼓励他们去考一张证书。音乐是要与人分享,让自己与他人都赏心悦目的一门艺术。所以,舞台上的那一瞬间,你的颱风,你对作品的演绎,你是否能吸引观众比证书更重要。

这也是为什麽Jennifer一定要在每次温哥华冬令营结束之前在当地给孩子们举办彙报演出。温哥华Pyatt Hall是设施和技术支援团队一流的世界顶级演奏厅,朗朗等国际着名钢琴家们都曾在这开过音乐会。一谈到音乐教室的孩子们将会在这演出,Jennifer跟孩子们的家长都感到兴奋不已与一阵自豪。并且,这每个孩子都能通过这次经历在自己的表演履历上记上漂亮的一笔。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