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关注:雪地里的偷越边境者

0

2月19日,又有至少22名非法入境者从美国越境,步行跋涉约20个小时,进入加拿大曼尼托巴省的艾默生.佛兰克林社区。自去年4月以来,已有400多名非法入境者採取同样的方式进入加拿大,其中大多为非洲裔。

本报记者 综述

愈来愈多的非洲偷渡客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资料显示,2013-14财年越境从美国进入加拿大的难民总共只有68人,2015-2016财年增加至340人,去年仅最初9个月就已有410人,几乎每夜都有。
曼尼托巴皇家骑警(RCMP)发言人克莱因(Robert Cyrenne )表示,仅过去一个月,他们就拘留了99名偷越边界,非法进入艾默生-佛兰克林社区,并向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者,其中绝大多数是非洲裔,索马里、吉布提和加纳是最多的偷渡者来源国。警方指出,实际偷渡者要更多,“因为总有未被发现的人”。

170220-1
当地消防局发言人伊赫默(Jay Ihme)表示,最新一批偷渡客是当天早上6点30分左右被发现的,其中一名非洲裔妇女不慎掉入冰窟窿,所幸被及时救出。
去年12月,两名来自加纳的男性非法移民长途跋涉,踏雪偷越边境进入艾默生-佛兰克林社区时被严重冻伤,很可能面临截肢,但两人在接受採访时均表示“不后悔”、“这样做是值得的”。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这两名既不幸又幸运的加纳人迅速走红,反倒在滞留美国的众多非洲裔羡慕者中树立了一个“偷越范本”,更多非洲偷渡客从美国各地聚集到北达科他州的明尼阿波利斯附近,再从这里越过边防巡逻稀疏的曼尼托巴-北达科他边境进入加拿大,他们在长途“行军”后,在所到的第一个居民点(通常是艾默生-佛兰克林)挨个敲门求助,并在员警到来后非常配合地接受拘捕,同时提出难民申请。

170220-2
本月稍早时,艾默生-佛兰克林农村市议员约翰斯顿(Doug Johnston)曾担心,在如此寒冷天气下许多难民会被冻死冻伤。近几日气候趋暖,他又担心会有更多偷渡客趋之若鹜——因为不再那麽担心被冻死。

他们为何冒险

许多观察家指出,美国政府自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以来,迅速推出包括“禁穆令”和120天内禁止难民入境等新政,正导致越来越多非法移民通过美加边界进入加拿大,因为他们害怕被美国驱逐出境。
偷渡客们十分热衷于强调这点,如一名只带了一件衬衣、一条牛仔裤、一副手套、一个滑雪面罩和一个小背包的索马里籍偷渡者依不拉音(Farah Ibrhin)就表示“我们不想回没过去,特朗普对我们所有人而言实在太可怕了”。
但问题显然并不那麽简单——如前所言,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这种非洲裔偷越边境进入加拿大寻求难民庇护的现象就已屡见不鲜。
法律专家们表示,症结在于加美间所签署的《第三国安全协定》。
根据2004年通过的“第三国安全协定”,任何人都只能在其抵达的第一个国家申请难民地位,如果在美国申请就不得在加拿大申请,反之亦然,但非法越境进入加拿大并被逮捕的第三国公民反倒可以鑽空子申请难民,并因此得以留在当地。
特朗普的上台不但促使害怕被遣返的非洲裔非法移民匆忙越境前往“更友好”的加拿大,且给了支持接纳他们的美、加各团体、人士以“大义名分”,而一些“有心人”则不失时机加以“组织引导”:依不拉音就坦言,他们是被“志愿团体”从四面八方集中到明尼阿波利斯,用汽车送到边界附近,再步行偷渡的,雪地跋涉期间曾有一名加纳妇女反悔,不断向后张望,偷渡团队中的其他人便“不断鼓励”。
一些观察家指出,偷渡客经过精密策划和精心选择:曼尼托巴省而非地形条件几乎一模一样的萨斯喀彻尔省边境成为“重点突破口”,奥妙在于前者为难民申请者提供司法帮助,而后者却并不这样做,这意味着偷渡到曼尼托巴省的难民可以享受几乎免费的律师帮助,而偷渡到别的省则只有羡慕的份。

欢迎还是堵漏?

加拿大穆斯林妇女研究所(CMWI)、救世军和“欢迎广场”(Welcome Place)等组织竭力募集救援物资,并努力为这些偷渡者寻找栖身之所。尽管避难所的数量在增加,志愿组织也在积极寻找愿意接纳难民临时居住的私人家庭和社区中心,但人们担心,随着偷渡客数量的继续增加,缺口只会越来越大。
艾默生-佛兰克林社区工作人员詹森(Greg Janzen)认为,边界需要投入更多警力,以防偷渡者不断进入加拿大。RCMP2月9日宣佈加强边境治安投入,以拦截越境非法移民。

170220-3
问题在于,发现了又能如何?
维多利亚大学移民及难民法专业教授盖洛韦Donald Galloway等专家呼吁联邦政府停止执行“第三国安全协定”,因为“如果签约的另一方不履行联合国难民公约,则这样的一纸协定将毫无意义”。
但许多人坦言,这样做只会鼓励更多效彷者採取这样冒险的方式进入加拿大,而加拿大、尤其像艾默生-佛兰克林这样人口稀少的边境社区,将因此不堪重负。
全国范围内,主张“加拿大欢迎每一个人”的热心人奔走呼吁,希望“不要拦截这些可怜人”,而艾默生-佛兰克林社区许多居民已不胜其扰,他们不耐烦地赶走敲门的偷渡客,并拒绝慈善组织“打开家门欢迎他们”(指提供偷渡客的临时栖身地)的要求。
些曼尼托巴地方政府、议会人士担心,这些难民鱼龙溷杂,其中可能有犯罪嫌疑人或危险分子,且“我们必须既确保人道对待每一个人,又不至于发出‘我们欢迎非法移民’的错误信号”。地方官员还呼吁省和联邦政府提供更多资金,“至少不能让人在我们这里饿死冻死”。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