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03的“灵感提供者”: 巴厘斯(Frank Baylis)

0

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哈利德(Iqra Khalid)所提交的M-103“反种族歧视”私人动议,因执意在动议中单独列出“反伊斯兰恐惧症”引发强烈争议。但M-103中这一最富争议的部分,灵感实际上来自另一位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巴厘斯(Frank Baylis)

本报记者 综述

“M-103之父”

许多观察家将巴厘斯成为“M-103之父”(如果可以将哈利德称作“M-103之母”的话),甚至有人指出,对于M-103及其争议点——“穆斯林恐惧症”(Islamophobia)措辞的执意被提出,巴厘斯所发挥的影响力较哈利德有过之而无不及。
2月6日,巴厘斯在自己Youtube帐号上公布了一段视频,并在解说词中用英、法语称“递交了E-411请愿书(伊斯兰)”。此前一日,在渥太华麦当劳约翰爵士酒店,他和哈利德联合举办了“致敬加拿大穆斯林贡献、反对一切歧视”的招待会,呼吁“打击针对新来者的偏见”,称“在加拿大保持一个包容性社会是一切的根本”。

170222-1
在这次招待会上,他首次宣布在当天早些时候已向国会递交了E-411请愿书,内容是“强调极端主义个体不代表整个穆斯林社会”、“谴责加拿大穆斯林在当前事件中方方面面都遭到歧视的事实”。E-411是基于由巴厘斯发起的相关线上连署。
由于不久前刚刚发生了导致5人死亡的魁北克城伊斯兰中心“1.29“遇袭桉,巴厘斯发起的线上连署获得了广泛回应,在短时间内徵集到69742个连署签名,是电子请愿连署在加拿大国会历史上创纪录的一次。
此前哈利德曾多次递交“反伊斯兰恐惧症”的私人动议,均未能引发关注,此番不但轰动全国乃至世界,更引发联邦总理杜鲁多及执政党联邦自由党的“保驾护航”,巴厘斯的E-411、尤其构成E-411基础的近7万连署签名是最坚实的后盾——事实上很多为M-103辩护者都拿“该动议代表广泛民意”说事,而足以体现“广泛民意”的连署信,实际上是巴厘斯发起的。

巴厘斯其人

巴厘斯1962年11月15日出生于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比较特别的是,虽然出生在一个法语省份,但巴厘斯的母语却是英语——他的父亲是英国移民,母亲则是巴巴多斯移民。
或许由于语言关系,高中时代巴厘斯就转学至说英语的安大略省,先是在多伦多上高中,随即进入滑铁卢大学,1986年拿到了电气工程学士学位。
毕业后他从事实业,1989年担任家族企业巴厘斯医疗设备公司(Baylis Medical Company Inc)总裁,这家专业制造心脏病及嵴椎手术医疗设备的公司在他掌控下发展迅速,20多年间从一个小公司成长为业内“大鳄”。直到2015年,巴厘斯才辞去该公司总裁职务,转任董事会主席。
1991年,巴厘斯和合作者沙赫(Kris Shah)合作成立了专业谘询公司OME,这间公司也在很短时间内发展成业内知名企业,2011年,OME被着名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and Young)以不错的价格收购。
2007年“创意潮”汹涌,巴厘斯也应时而动,创建了创意娱乐公司“名人堂”(Walk of Fame Entertainment)并自任编剧、制片人,甚至客串过龙套。
不过此时他的兴趣已经转移到政治层面:2004年11月,他被联邦自由党提名为魁北克省Pierrefonds-Dollard选区国会议员候选人,不过未能当选。此后他屡败屡战,终于在2015年10月19日击败对手成功当选。目前他是下院工业、科学和技术委员会成员。

170222-3

为M-103保驾护航

一些分析认为,巴厘斯在“1.29”事件后提出E-411并发起连署,一个重要目的是为M-103“保驾护航”,因为相对于主要谈“反种族歧视”,仅两处提及“伊斯兰恐惧症”的后者,几乎全文都在大谈“伊斯兰恐惧症”的前者显然更难以为许多人所接受。
但在政党政治模式下,这样的“套路”显然不可能不被对手所识破:在M-103动议提出后不久,联邦保守党议员安德森(David Anderson)便提交了一份“反种族歧视”私人动议,这份动议除删去“伊斯兰恐惧症”的措辞外,其馀文字和M-103几乎一字不差。
但2月21日,联邦下院却以165对126的表决结果将“安德森动议”否决,总理、部长集体投了反对票。
巴厘斯对此坦白直言——“反种族歧视”动议一旦通过,内容雷同的M-103便自动丧失表决机会,因此他指责政治对手“在玩政治游戏”。
但对手们也不甘示弱,他们指出,玩政治游戏的不是他们而是哈利德、巴厘斯等联邦自由党人:全体否决“安德森动议”却全体力挺M-103,足以表明M-103中其他文字、条款都不过是“配搭”,他们所真正要“保驾护航”的,正是“反伊斯兰恐惧症”这句和“安德森动议”唯一不同的话。
安德森指出,任何族裔、教派都应一视同仁,不宜单独指出某一教派,如果在动议中特别提及“谴责伊斯兰恐惧症”,却并不明晰到底何为“伊斯兰恐惧症”,未来很可能导致所有针对伊斯兰教的正常批评也会被扼杀,从而妨碍言论自由的后果。应该承认,他的这种担心,反映了许多加拿大人的感受。
尽管巴厘斯和哈利德“交叉掩护”,尽管凭借联邦自由党的优势议席,M-103最终通过几无悬念,但在国会中所有其他党派均表反对的情况下,围绕“伊斯兰恐惧症”的争论恐会愈演愈烈,而“M-103之父”巴厘斯的名字,也注定将为更多人所知晓。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