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求恩情怀——纪念白求恩诞辰127周年

0

作者:史兆宽

3月3日,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英勇的世界反法西斯斗士、着名的人道主义者、杰出的加中友好使者白求恩大夫诞辰127周年,我呈上小文,隆重纪念他,并再次抒发我的白求恩情怀。
我终生难忘的2015年的11月23日晚上:加拿大首部由华人原创的组歌《白求恩之歌》大型演唱会在本拿比米高霍斯剧院落下帷幕。组歌向观众展示了6首不同风格、不同形式的歌曲,这些歌曲,更加激发人们对白求恩的怀念和敬仰。我作为组歌主要词曲作者又是演唱会主办方加拿大华枫艺术家协会会长,心情无比激动。
为白求恩写赞歌,是我多年的夙愿:上学时,老师讲许多有关白求恩的故事,只知道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不计报酬到中国来帮我们抗日,这样的英雄应有赞歌歌颂他;文革期间,虽然有如《战士爱读“老三篇”》,但不是专门唱白求恩的歌;后来,陆续也有唱白求恩的歌,但不普及,没有流传。所以,一直以来,我为没有一首流传较广的歌颂白求恩的歌曲而耿耿于怀。下乡插队后,我参加文艺宣传队,还曾经一闪念:将来我要为白求恩写诗、歌词赞颂他。后来,我渐渐爱上音乐,唱歌、填词、写诗;后上调到扬州市商业行业,有幸参加市里的文艺创作活动,对学习作曲开始痴迷,我开始萌生想法:哪怕将来用老曲调填词写白求恩的歌也心满意足了。
为白求恩写歌,是我多年的奋斗目标:移民加拿大时,移民官问我为何到加拿大,我回答“为了追寻一个人——白求恩!”一踏上加拿大的土地,我激动地想:终于到了白求恩故乡!生活在藏龙卧虎的大温哥华地区,我的音乐创作水平有了长足提高,在后来的《我们的加拿大》、《加中友谊唱新歌》等歌曲的词里多少出现白求恩的名字。2011年5月中旬,我有幸出席了为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访问江苏举行的招待会,会上,马大使和我热情地谈话中提到白求恩,他说“白求恩是一位对中国人民和加拿大人民具有历史意义的人物”此后,我下了决心并计划准备写白求恩的颂歌。
为白求恩写歌,是我最大的幸福,2014年的4月初,我赴河北省石家庄、保定、唐县等白求恩生前工作、战斗、牺牲的地方采访、采风,只打算写一首白求恩的赞歌。这年的采访、采风活动在当地政府、部队、学校的支持和帮助下,进行得很顺利,收获也很丰盛,不但收集到许多有关白求恩的罕见资料,还采集到当地的民歌素材。回加拿大后,我向我们华枫艺协的同仁们汇报后,大家都觉得为白求恩写一首歌太不尽兴,容量太小,确定写组歌,题目《白求恩之歌》。
为白求恩写歌,是一次白求恩精神的洗礼:歌词大部分由我写,作曲部分让我一个人完成。这是一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思忖:人生遇到这样的事,难得难得,一定要很好地把握。那年的整个夏天,白天,我一个人关在列治文家里酝酿初稿;晚上,到对面的体育场散步,一边回忆旋律一边修改;有时一两个音符确定不了,睡觉不踏实,许多歌词、旋律几乎是伴着泪水一同流淌出来的。
组歌《白求恩之歌》的诞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从构思至定稿,得到中国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及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的指导,得到河北省侨办、江苏省侨办的支持,得到唐康年、杨光老师等的帮助,更离不了张慧、宋宏光、陈志义、顾影、黄敏树等音乐界朋友的帮衬。周士心教授及李德生、冯树德、周巨沙老师为演唱会捐字画;我的家人知道我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都资助、鼓励我。
2015年6月,白求恩国际会议蒙特利尔召开,我出席会议并作了《弘扬白求恩精神,谱写白求恩颂歌》的演讲,会议还授予我“宣扬白求恩精神贡献奖”,这是我莫大的荣誉和光荣;同时,我利用这次来加东的机会,前往多伦多附近的格雷文赫斯特镇,瞻仰了白求恩故居和纪念馆,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去年底,在扬州举行的“寻访白求恩式的好医生”活动及北京举行的“学习白求恩联合座谈会”也邀请我参加;河北的一些学校、青少年活动中心等邀请我去作宣扬白求恩精神的心得体会。这些更促进我在宣扬白求恩精神的道路上奋发前行。今年是加拿大建国150周年,我们将再次唱响白求恩颂歌歌,进一步在加中宣讲学习白求恩精神的体会;争取以后拿出宣扬白求恩的一部更好、更大的作品。

组歌《白求恩之歌》演出结束合影社团1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