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诗省医生严重短缺 非预约诊所接连关闭

0

卑诗又一家非预约诊所因为医生短缺而关闭了,由此引发的抗议声愈演愈烈。近日,卑诗非预约诊所协会就发起了30万人联署请愿活动,希望省府采取措施。由此产生的影响,则波及到了医院。更多的人选择到医院挂急诊,而接连发生的误诊,又进一步把卑诗医疗体系推到了风口浪尖。

本报记者综合报导

列治文非预约诊所因医生短缺被迫关闭

列治文市以及卑诗省其他地区的部分非预约诊所(Walk-In Clinics),近日因医生人手短缺被迫关闭。卑诗非预约诊所协会(Walk-In Clinics of BC Association)订于7日启动一项请愿活动,希望得到30万人的联署,因为卑诗省有30万人无家庭医生。以此促请省政府培训和招募更多家庭医生,解决这问题。省府回应时则表示,已拨款9,000万元用于改善本省的基本医疗服务。

3   位于列治文西费尔(Seafair)社区的非预约诊所西费尔医疗中心,最近贴出告示,表示诊所由于医生人手短缺,于3月31日开始关闭。非预约诊所协会发言人麦卡罗林(Mike McLoughlin)表示,西费尔医疗中心在区内服务超过25年,由于2位医生都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又找不到替班医生,只好选择关闭诊所。

他表示,除了西费尔诊所,卑诗其他城市也都有类似事件发生。过去一年,维多利亚关闭了2间诊所,基洛纳(Kelowna)关闭了2间,而过往5年内,全省一共关闭了45间诊所。麦卡罗林强调:“这是本省医疗护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省府必须采取行动,培训和招募更多的家庭医生。”

根据Healthmarchbc网站的统计,在2016年,全省有至少447个家庭医生的空缺,这比2015年增加了27%;另据卑诗医生资源手册指,去年全省家庭医生数量虽然净增157个,但医生职位空缺量仍有290个。

麦卡罗林指出,显然新医生的供应并不能满足需求。这将在全省各社区产生涟漪反应。非预约诊所数量减少,现有的诊所就会出现大量病人排队看病的情况,这也导致病人挤爆各医院的急症室。他说:“事实上,卑诗省注册的医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是这并没有任何帮助,因为这个数字不足以满足现有的需要。”

非预约诊所协会发起的请愿活动,促请省府透过多培训和提供家庭医生,让省民获取更好的基本医疗服务。用于签名的请愿书将分发给全省的各个非预约诊所,该运动将持续至省府解决家庭医生人手短缺的现状。

他们同时要求省府去除50名病人后不准全额申报的法例。在现行法例下,医生每天前50名病人可以获得全额资助,第51至65名病人只能获得一半的资助。而超过65名病人,则完全没有政府拨款。

温哥华华裔家长控诉:加拿大医生害死了我的孩子

4网络上一位名为Ye Zhen 的家长讲述了自己孩子的遭遇:我三岁的儿子Frank在BC儿童医院去世了。我们认为这是医院的责任,因为我们首先去了医院,医生说孩子没什么大问题,告诉我们回家。第二天下午,Frank再次感觉不好,我们立刻把孩子送到医院,但是孩子心脏停止跳动,医生宣布孩子脑死亡。我们对不负责任的医生和医院强烈不满,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为无辜死去的孩子讨个说法。

据报导,Frank的父亲当时身在中国,当他赶到加拿大的时候,孩子已经去世了。Frank的父亲说,孩子是3月12日(周日)晚10点左右感到腹部疼痛,母亲赶忙驾车送孩子去BC儿童医院(BC Children Hospital)挂急诊,一直在医院等到第二天(3月13日,周一)凌晨3点左右才被接诊,孩子当时没有发烧现象,当班急诊医生听了听孩子的心肺然后捏捏了腿,问孩子是否还在肚子疼,由于孩子一整晚都没睡,疲惫交加,含含糊糊地说了句:“不疼”。医生就让母亲带着孩子回家了,并嘱咐如果孩子出现呕吐或者大便带血的现象后再来就诊。

据孩子父亲描述,从医院回家后,孩子就睡了,整个白天没有异常还和其他孩子玩了下,吃晚饭时胃口不好,只喝了点水,到了晚上8点左右孩子表现极度虚弱,母亲再次把孩子送到BC儿童医院,9点到达医院时,孩子便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随后进入医院急救室抢救,当时医生告知母亲孩子已经心脏停止跳动,要进行心肺复苏。同时告诉母亲,孩子的验血报告显示孩子的血液内碘和盐浓度极高,证明肾脏已经停止工作很久了,情况非常危急。差不多2小时后,医生根据孩子CT 报告宣布孩子得的是肠扭结。

经过抢救,3月15日凌晨4点医生通知她孩子已经脑死亡。

Frank的父亲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他问医院:在初诊的时候为什么医生不做检查?为什么单凭一个3岁不到的孩子的一句话就轻易断诊,并让孩子回家?

卑诗医生在自己工作医院的急诊室去世

日前,加拿大BC省一名退休医生乔内贾(Dr. Rajindar Joneja)在自己工作过的医院的急诊室里活活等死,引起广泛关注。

环球华报-卑诗省医生-非预约诊所因医生短缺被迫关闭    3月12日,乔内贾医生突然感到胸部疼痛,于是在妻子的陪伴下来到前雇主——Royal Inland Hospital急诊室就医。他曾经得过非霍奇金淋巴瘤,并且由于化疗造成心脏受损,当时他将自己这一段病史告诉了分诊台的护士。接着,护士给了他两片阿司匹林,告诉他,先等着吧。

几分钟之后,乔内贾医生心脏骤停。妻子珍妮丝(Janice)当即表示,自己丈夫很明显正遭受痛苦,必须立刻被送往病房。珍妮丝说:“他(丈夫)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有一天他会离开我,只是万万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情形。”“他躺在我的臂弯里,我说,我在这儿,我和你在一起。他坐在急诊室的轮椅上,枕在我怀里停止了呼吸。”

急诊室负责人甘斯托(Dr. Anders Ganstal)表示,当时乔内贾的病例资料已经进入审核阶段。而珍妮丝对急诊室的一系列程序,以及该区域内落后的医疗条件提出质疑。“Kamloops有30%的居民都没有家庭医生,又有哪个医生愿意在这样的地方工作?”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