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化武与战斧

0

突如其来的叙利亚“化武危机”和随后的美国“战斧”,让经历6年多内战的这个地中海小国雪上加霜。

本报记者 综述

170407-3

“化武危机”?

4月5日总部设在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SOHR)独家发佈消息,称叙利亚伊德利卜省汉谢侯市此前一日遭到化学武器攻击,导致“至少72人死亡,其中包括20名儿童”,随后半岛电视台等发佈了一系列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场照片,引发全球传媒纷纷转载和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众所周知,这并非叙内战中第一次爆出“化武危机”,2013年“8.21”古塔事件,真相至今仍如坠五里雾中,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划出所谓“动武红线”,最终却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国际社会倒是和叙利亚大马士革当局达成了“运走所有化武”的协议(内战前叙利亚是公开拥有化学武器的国家之一),但由于内战方酣,最终被运走的只不过是尚在有效控制范围内的化武,而对更危险的失控化武却鞭长莫及。这些化武究竟分别控制在谁手中,数量和效能如何,都是个未知数。
到底是谁策划了这次化武袭击?
欧美绝大多数国家将责任归咎于大马士革当局,儘管他们中绝大多数也或直接或隐晦地承认,并没有充分证据足以锁定这一点。大马士革当局对此矢口否认,他们在联合国得到朝鲜、玻利维亚、伊朗等国家的支持,而大马士革的军事后盾俄罗斯则称,化武洩露“可能是袭击恐怖分子目标时击中了储存有毒物质的化工厂”。
安理会随即紧急开会讨论“化武危机”,然而由于俄罗斯威胁对任何针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或制裁决议行使否决权,人们并不看好这次开会能有什麽结果。但就在这时,美国动手了。

170407-6美国“战斧”

叙利亚当地时间6日深夜,美军向叙利亚政府军控制的军用机场发射了59枚“战斧”巡航导弹。
这并不是叙利亚内战爆发后美国首次对叙境内目标使用“战斧”:自2014年起,美国共向叙境内“伊斯兰国”(ISIS)目标发射过47枚巡航导弹。但这的确是美军首次用“战斧”袭击叙政府军目标。
这些导弹系由游弋在东地中海的两艘“伯克”级导弹驱逐舰——DDG-71“罗斯”号和DDG-78“波特”号发射,目标则是叙利亚霍姆斯省一个名叫沙耶特的空军基地。SOHR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曾宣称,叙利亚空军战斗机是从这一空军基地起飞,对伊德利卜省目标发动空袭的。
对于袭击效果各方说法不一,美方宣称“59枚导弹命中58枚”、“20%叙利亚战斗机被摧毁”,而俄国防部则称“只有23枚导弹命中”、“叙利亚飞机无一损失”。从目前公佈的照片和卫星影像可知,这两种说法都有很大程度夸张——叙利亚的损失既不像俄方所言微不足道,也不像美方所称伤筋动骨;“战斧”非如美国所吹嘘的“百发百中”,而俄方“打飞一多半”的说法同样离题万里。
特朗普何以迫不及待要动手?
如前所述,奥巴马曾经为叙利亚化武问题划下“红线”又不了了之,这一做派曾被当时身为选战“黑马”的特朗普百般挖苦。此次“汉谢侯危机”刚一发酵,特朗普便浑不顾此前刚刚放出的相反信号,幸灾乐祸地高呼“我可不是奥巴马”,而此次不待调查有结果、甚至不待有调查便匆匆挥出“战斧”,是十足“特朗普风格”的习惯性动作,即“只要奥巴马认同的一定反对”,目的则是通过轰隆隆的战斧声大声宣告:“看!我比奥巴马强得多”。
奥巴马的国防团队希望借“化武话题”迫使俄罗斯从叙利亚知难而退,或以放鬆对俄制裁为交换条件,换取俄从叙抽身,连日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Nikki Haley)、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Michael McMaster)和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接二连三向俄发出“连环炮”,蒂勒森还将于11日亲赴俄罗斯游说,用心可见一斑。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那麽简单:俄罗斯在“战斧”飞来的片刻的确似乎略有“蒙圈”,但旋即作出了不出大多数人预料的“正常反应”:7日,俄罗斯、伊朗和亲大马士革民兵联合指挥中心(Ilam al Harbi)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越过红线”,他们将对任何新的侵略作出反应;8、9两日,俄军用飞机8次空袭反政府武装控制区;9日,普京和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伙伴——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通话,谴责美国军事行动违反国际法,是“绝不能被允许”的,并呼吁客观调查叙利亚化武事件……很显然,俄罗斯可以(也只能)对一次性飞来的几十枚“战斧”睁一眼闭一眼,但不会再在叙利亚问题上放弃更多。

170410-9

杜鲁多的“太平拳”

传统上,对于化武、人道灾难这类“大题目”,加拿大的情绪总是特别容易亢奋:在乌克兰危机和朝鲜、伊朗核危机问题上,加拿大屡屡抢先对西方认定的责任方发难,有时甚至抢在美国前面。在叙利亚问题上,加拿大也是对难民最慷慨的西方国家之一。
但此番杜鲁多总理(Justin Trudeau)似乎更愿意打“太平拳”:加拿大联邦外交部附和了美国的立场,但并未多作“自由发挥”。4月10日,正在法国诺曼第“朱诺”海滩出席二战纪念活动的他在新闻发佈会上重申“巴沙尔必须被排斥在叙利亚和平稳定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并称加拿大“和其他西方伙伴一致认为,支持大马士革当局的国家也应对无辜的化武受害者承担责任”。然而他同时又表示,俄罗斯和伊朗“必须包含在叙利亚和平恢复进程之列”。
很显然,杜鲁多这番表态是自相矛盾的:俄罗斯和伊朗正是他所言“应负责任”的“支持大马士革当局的国家”,而这两个国家根本就不认同西方世界“大马士革当局应对化武危机负责”的判断。
或许,一场独立国际调查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很显然,在目前的局面下,这样的调查要麽根本无法进行,要麽就会如上次化武危机时一样,最后流于形式,不了了之。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