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加国

0

陈在田

过桥费:能告诉我们“东墙”在哪里么?

曾有朋友说过一个让大温本地居民笑不出来的笑话——“那些误以为大温是一个‘大城市’的人,绝对是‘不明真相’的外国群众”。

为什么这样说?见过世界上哪个大都市,会在市民每天通勤必经之路的桥梁上收费么?不但收而且收得奇贵,以至于“将每年市内过桥费控制在500加元以内”,就可以被堂堂省执政党列入“胜选大饼”,堂而皇之地隆重推出了——而大温许多办公室白领的税后月收入,也不过三、四个500加元而已。

可省财政厅长麦德庄(Mike de Jong)偏就是这样说的,不止这样说,他还兴高采烈地向市民“报喜”,说这样一来每年能为每日都往返过桥的通勤人士“年节约1000多加元”,可以“促进大温经济和菲沙河南北的协调发展”。

恐怕就连最痴迷的省自由党支持者,看到这样的一番言论也只能苦笑一番:这些年来省府绞尽脑汁、耍足花样,一心要把仅存几座免费桥梁之一、最古老的帕图洛桥也弄到“断肢再植”、变成另一棵“摇钱树”;就在几天前,省府还罔顾两岸居民的强烈抗议,跟做贼般地启动了乔治.梅西隧道替代桥梁奠基仪式——当然,这座如羞答答玫瑰般静悄悄开了的新桥,又是一座收费桥。看看这些,再看看省府、省新民主党治下隔三差五便涨价一通的大温运联(Translink)和卑诗渡轮(BC Ferries,眼看又要涨价了),谁敢相信省自由党“锁定年过桥费500”的“大饼”,八成是脑袋里进水了。

于是反对党——省新民主党赶紧跑出来说:“千万别信省府和自由党的,如果相信并选我们,一旦省选上台,所有大温过桥费将在几分钟内被取消”。对此省自由党当即反唇相讥,称对手的这一政纲“没过脑子”。

对于省新民主党的这张看似更诱人的“大饼”,大多数大温居民恐怕心里会更发毛:鉴于该党以往在朝、在野的种种表现,鉴于其一贯的“高福利高税收”纲领,人们有理由担心,所谓“取消过桥费”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政治噱头。更让人放心不下的,是大伙尚不知行将被拆来补过桥费这座“西墙”的“东墙”是哪一座——提高省税,开征这样那样的新税,把碳税再加一圈,还是悄然把水电煤气等公用事业服务的价格继续涨上去?

今天大温和卑诗省民怨声载道的某些不当开支,如令本省油价离奇高企的碳税、令公交通勤族不堪重负的公交费、让大温被一条菲沙河割裂成两个“中温”的过桥费,等等等等,说到底都是这两个信誓旦旦要“为省民减负”的现执政党、前执政党在十几二十年间给硬生生弄出来的,如今他们却大言炎炎地奢谈“酌减”,并将此自居为施恩于省民的“德政”,这就仿佛中国古代酷吏先给囚犯带上百斤重枷,一年半载后换成80斤的,却逼着仍然负荷沉重、苦不堪言的囚犯山呼“青天大老爷恩典”——这不是岂有此理么?

岂有此理也罢了,省选在即,你们能否在拆东墙补西墙之余,好歹告诉我们,哪一堵是你们要拆的“东墙”呢?

边防重地

 “关注小组”都不“关注”该关注的吗?

(作者)西门看刀

做为一个时事评论作者,最高兴的,莫过于自己的意见被采纳,甚至成为政策或法案;但是,有高兴的事,自然也会有沮丧的事,那就是,采访内容出来之后,没有人看见,这也罢了(又没规定吃瓜群众都得看你的文章),但理应关心时事的人,却不把你的文章内容讲清楚的事当回事儿,继续睁眼说瞎话~~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真令大爷我有点,哦不是,是很~~沮丧~~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名为“列治文小区发展关注小组”(以下简称“关注小组”)的单位,在报上登了个广告,大骂代表NDP参选列治文南中选区省议员的区泽光,因为NDP“主宰了温哥华市中心的东区,推动吸毒场所、鼓励孩子过早地进行性教育,并支持同性婚姻……”,因此区泽光“有可能”会把列治文变成“温哥华东区”……云云。

这广告除了发布在本地两个传统报纸外,也以声音形式在电台上发布,内容大同小异,“感觉上”都是批判区泽光代表NDP,就如同支持把列治文变成温市东区那样“毒品泛滥、治安败坏、道德沦丧”之地……

基本上这个说法就是在骂住在温市东区的人都是“道德沦丧”之人……,我不知道在温市东区奋战的几个候选人(包括自由党、NDP、绿党和其它),如温哥华快乐山(Vancuver-Mount Pleasant)选区自由党的林欣呈、NDP的马兰妮(Melanie Mark)会不会同意?但在“关注小组”的眼里,显然他们都是“道德沦丧”之人。

不过,我当然知道“关注小组”的潜台词是:NDP主宰了温哥华市中心的东区,推动吸毒场所、鼓励孩子过早地进行性教育、并支持同性婚姻,这与区泽光原来联邦保守党的立场和价值不同(反吸毒、反对过早地进行性教育等),为什么区泽光要加入NDP?(怪了,这不是省选吗?怎么扯到联邦了?)

不过,“关注小组”的疑问,大爷我早在一个月前,即区泽光确定代表NDP参选时,就在一篇〈区泽光震撼〉的文章中问过他了,兹摘录其中与,“关注小组”的疑问相同的一段──

“区泽光强调,在贺谨找他时,他曾向贺谨提出一个条件:我是基督徒,思想上与NDP某些观念不同,如果我能够当选,未来在省议会某些法案,党的立场与我的思想或信仰背离的话,希望党部能开放投票,否则到时我退出政党,反会令NDP难堪。而贺谨也答应了我的条件,因此我加入该党参选,对我而言,已没有悬念。”

麻烦“关注小组”的人再“关注”一下,先去洗把脸,把脑袋弄清醒点,让我讲清楚这段的内涵,那就是:对的,区泽光的价值观有很多是与NDP不同(可能包括“关注小组”提到的那些……),在贺谨找他时,区泽光就已表明清楚,未来“某些法案,党的立场与我的思想或信仰背离的话,希望党部能开放投票,否则到时我退出政党,反会令NDP难堪。”

正是因为贺谨同意了,区泽光才会加入NDP的团队嘛!

“关注小组”的广告,我不知区泽光那边的想法如何,但大爷我可是委屈得很,“关注小组”在发与省选有关的广告时,都不先做做功课的吗?我写得那么辛苦,你们光“关注”区泽光与温哥华东区,都不“关注”相关的时事评论吗?

我恨啊~~

姚家话园

答客问:M-103动议所带来的误解(下)

姚永安

 朋友问我有关M-103动议在微信里传播的信息,在回答她们的同时,我亦想其它华人朋友了解,避免以讹传讹。

问:那些在欧洲在美国发生的恐袭事件,加拿大政府是如何看待及应对的,以保障加拿大的社会安全与稳定?

 答:伊斯兰难民和信徒是否会危害社会安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移民和旅游禁令为何被法院推翻,理由是美国政府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伊斯兰敎徒危害公共安全。在美国,涉及枪杀无辜平民的很多都是白人和信奉其它宗教的信徒。那我们是否不让白人和其它宗教的美国人来加拿大呢?由古至今,以上帝之名做坏事的,发动战争和残害无辜的数之不䀆,我们能否就此定下定论针对其信徒呢?

欧洲的情况跟我们不同,德国收容了超过180万难民,而土耳其更收了270万。对比加拿大所收的三万,加拿大是可松容地吸纳的。事实上,社会里仍有很多慈善团体和个人想赞助和照顾难民,却仍未等到政府所提供的难民。

欧洲多国奉行的是溶炉式的文化政策,少数族群被迫要放下自己的文化去溶入白人的社会,加上右翼份子的排外和仇恨意息,令一些不满的人作出反抗,甚至令恐布份子有机可乘 

加拿大所行使的是多元文化政策,少数族群有更好的环境在这里落地生根。加拿大人的慷慨和包容令难民感恩,立志努力回报加拿大。不幸的是,近期小区内出现不少针对难民和伊斯兰的谣言和仇恨性言论。此风若果继续下去的话,种族矛盾不单会做成社会分化,更有可能做成仇恨和恐布活动。破坏伊斯兰和犹太人设施其实已经在发生,更有白人持枪进伊斯兰寺进行屠杀。这些都是事实和近日的新闻,伊斯兰是被针对和受到欺负的社群,这跟种族主义者所说的完全相反。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