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选在即,卑诗三大政党政纲比较

0

参与卑诗省选的各政党自上个月中省议会休会后,就已经开始全力投入到竞选中。目前距离5月9日省选日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几方争斗已经如火如荼。卑诗三大政党自由党、新民主党(NDP)和绿党业已相继公布其竞选政纲,为选民们划下几张“大饼”。不过,本地知名时事评论员陶短房评论表示,最有希望获选的省自由党和省NDP,两党政纲含煳其辞,是一种不负责的表现。

2

本报记者 综合报道

NDP政纲内容丰富

卑诗新民主党(NDP)于本月13日公布全面竞选政纲,长达118页。在福利上,NDP不仅宣称要在未来4年中停止收取省医疗保险费(MSP),而且还表示将开始提供免息学生贷款。还承诺将实行10元/天的儿童日托服务,年收入低于4万元的家庭将无需缴费。并计划逐年增加最低工资,到2021年时将把最低工资提升至15加元。2021年后,再按照通货膨胀率逐年调整。并且在未来10年中新建11.4万个出租单位,并每年向本省租户每人提供400元补贴。

政治方面,NDP表示将整改卑诗省选举制度。目前的制度是得票最多者当选,NDP将把制度改为按比例代表投票。NDP还计划完全禁止来自企业、工会及外省捐款人的政治捐款,个人捐款也将设定上限。

经济方面,该党党领贺瑾(John Horgan)表示,如该党执政,未来三年会平衡预算。会从省自由党的液化天然气基金拨出5亿元,务求于三年内取消新曼港桥(Port Mann Bridge)和金耳桥(Golden Ears Bridge)的收费系统。其中开销将从LNG基金中取出5亿元来负担。

当中还包括一系列加税措施,譬如增加1%的公司收入税、重新设立资本税、扩大碳税税基、收入超过15万的人增加个人收入税,以及最新引起热议的2%房屋投机税等等。

科技方面,NDP计划投入1亿元用于扩大技术领域的专上教育项目。环境方面,NDP承诺禁止灰熊战利品狩猎,并计划停止Kinder Morgan管道扩张。公共政策方面,NDP承诺将会按照市长委员会温哥华地铁十年展望计划每阶段的要求资助40%的资本成本。

自由党政纲以经济为主

省自由党于4月11日公布省选政纲,以惠及中产阶层和推动经济就业为主,承诺未来4年保持平衡预算。

该党党领简蕙芝(Christy Clark)表示,省自由党的政纲把将来的经济发展重点放在高科技行业,预计每年增加高科技毕业生2000人,省政府亦增加政府高科技采购,支持本地新创业资本公司等。

在福利方面,自由党表示除了MSP减半计划,还会冻结个人入息税四年;冻结碳税直至2021年;并拨款改善长者的居家护理服务。

公共政策方面,省自由党表示会拨款22亿元落实温市百老汇地铁和素里轻铁项目;扩建列治文医院;以及此前所宣布的2018年1月起,为新曼港桥(Port Mann Bridge)和金耳桥(Golden Ears Bridge)设立收费上限,为依靠渡轮服务的社区提供税务优惠等。简蕙芝表示其中Site-C水坝计划能保持卑诗省的经济增长,并提供数以千计的就业岗位。

简蕙芝强调,省自由党的政纲包括1亿5000万元额外开支,较省NDP和绿党数以十亿元计的政纲为少。

3

绿党政纲重长期发展

绿党是目前卑诗省第三大党,以人为本的可持续性发展是党的政策路线核心,现任卑诗绿党领袖是韦弗(Andrew Weaver),他强调该党有别于省自由党及NDP,就是后两者较侧重于提出短期选举策略,而绿党则侧重长远的愿景。

绿党长达98页的全面省选政纲,包括经济政策,承诺假如该党在省选中胜出,会改革本省税制,提高碳税、企业及年赚逾10.8万元人士的税率,然后用该等税款用于基建和创新发展新经济。

该党同样许诺会平衡财政预算,在4年省府任期里的第二及第三年会有运作赤字,到第四年会有2.16亿元盈余。

在福利方面,绿党表示会增加教育拨款;提高社会援助金额;采取行动处理气候转变;设立一个新政府部门,负责精神健康及癖瘾,并拨款8,000万元,推行多个精神健康及癖瘾计划;以及增加可负担房屋供应量。

另外还包括增加伤残人士收入津贴和住屋补助比率;向刚脱离领养家庭照顾的18岁至24岁人士提供基本收入支持;设立度身订造的公平薪酬委员会;以及把MSP的供款列入薪俸税和个人入息税处理,绿党认为,这样可以确保税制是公平及采渐进式计算。

时事评论员谈两大党

时事评论员陶短房老师认为,相对于加拿大其他省份,本省省民的选择余地比较小一些;有希望在卑诗省议会拿到席位的政党也就是省自由党和NDP俩张老面孔。而这俩个政党虽说目前看来争夺十分激烈,甚至于也开始出现了一些针对对方的负面性广告。但是在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上,比如华裔比较关心的房地产调控、大麻管控等,其实这俩个党的政纲是差不多的。

那么这俩个党的政纲主要的差异到底在哪里呢?陶老师表示,一是就业和福利。在这方面,省自由党相对比较保守一些,但是比起传统的右翼政党来说,它还是较为偏左的。NDP则是因为代表工会的利益,它就更为偏左一些了。

另外就是在一些公共政策上,自由党与NDP的差异就比较大了。陶老师说,目前大家比较关心的就是由NDP提出来的2%房屋税。但是实际上,到目前为止NDP还没有就这个问题做出一个官方的、首尾一致的解读。

而省自由党也有问题,陶老师说,自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要进行贸易保护,他首先针对的就是加拿大的软木贸易。原本只有3%的附加税被增加到了20%,而卑诗省则是加拿大各省当中软木业占经济比重最高的一个省份。

陶老师提到,在美加谈判中,加拿大各个参与软木贸易的省份是各自派代表参与谈判的。从目前情况看,卑诗省自由党在这个谈判中表现的态度十分暧昧,跟加拿大其他参与省份的协商合作也很不好。而最新的民调显示,省自由党的选情发生不利,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这个软木问题。

陶老师表示,现在的情况是,自由党和NDP都是含煳不清的一种态度,离省选还有不到2周的时间。两党政纲在一些关键性的诉求上,皆是语焉不详;对于自己的政纲都解释不足,这是一种对省民的不负责。所以在这最后关头,陶老师建议选民们应该督促各党派将自己的政纲说说清楚。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