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木之战 加拿大输不起的战争

0

联邦自由党和杜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的暧昧并未能延缓加美软木战的爆发

软木战爆发

当地时间4月24日,美国政府挑起美加软木战,批准对自加拿大进口的软木徵收20%的关税(原标准为3%)。

特朗普(Donald Trump)声称“我热爱加拿大和加拿大人民,但加拿大一直利用北美自贸协定NAFTA占美国的便宜”。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则将此次软木争端和包括乳制品争端和NAFTA重启谈判联系起来。

过去一周多美加贸易争端加剧,4月18日特朗普在威斯康辛州一间工厂就“美国优先”发表演说时称,自己所想要的不仅仅是对北美自贸协定(NAFTA)“简单的调整”,而是“非常大的变化”,否则他会考虑“一劳永逸地废除”,威胁用“你们所熟知和喜欢的大锤”来对付所谓“贸易不公平”,并将矛头直接对准加拿大牛奶和乳製品业,因为威斯康辛州是美国最重要奶产品产地之一。4月20日,回到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特朗普在签署和美国钢铁有关的行政命令时声称加拿大在木材、能源领域存在“不公平贸易”问题,并扬言“要赶紧和他们谈谈”,但并未涉及具体细节。

当时人们普遍预期,由于未来几周加美将就2015年到期、为期10年的《加美软木贸易协定》展开谈判,特朗普势必在软木问题上藉口“美国优先”大做文章。

4

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软木出口国,其产品占全球总量的18.7%,由于国内地广人稀,需求量不大,其林业产业严重依赖国外、尤其是美国市场,其销往美国的软木占总出口量的54%。

由于美国本身也是软木生产大国,国内林业企业和就业人员对于来自加国的竞争深表不满,在他们的不断施压下,美国对加拿大的软木业屡屡施以重拳,自上世纪80年代始,围绕这一纠葛双方争执不断。2001年,美加软木贸易协定到期,翌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交报告,认为加国政府向软木出口提供补贴,美国政府据此于当年5月起决定对自加拿大进口的软木徵收18.79%的反补贴税和平均8.43%的反倾销税,使矛盾更趋激化。在近5年里,依赖于美国市场的加拿大木材行业已经耗费了50亿元关税。

在长期扯皮后,2006年加美达成为期10年的《加美软木贸易协定》,但这份协定2015年到期,迄今续约问题一直在扯皮。

4月20日的美国政府声明称,经过90天调查确信,加拿大公司JD Irving和JD Irving Ltd.,分别获得加拿大政府3%和24.12%的补贴,大多数其他加拿大公司获得政府约19.88%的补贴,因此要“用20%关税加以惩罚”,据悉美国将追溯既往,行业分析师称这样一来合併关税将高达30-40%。

美国木材工业协会星期一发表声明表示欢迎美国政府採取的制裁加拿大软木出口行业的措施,因为如果放任加拿大得到政府补贴的木材工业大举进军美国市场,这不但会让美国木材工业不断丢失市场份额、损失就业机会,而且会方便加拿大木材公司吞併收购美国的木材加工企业。

“过去的18个月都在做什麽”

联邦新民主党党领唐民凯(Tom Mulcair)24日就“软木战”问题质问杜鲁多政府:你们上台18个月了,过去的18个月你们都在做什麽?

的确,美加软木争端并非今天才有,早在2001年,加美软木协定谈判破裂,美国向加拿大徵收19.31%的反补贴税,并最终导致27%的实际合併税。

170424-3

这一措施直接导致加拿大软木业遭受重创,众多小企业破产,几个月内有1.5万行业工人失业。

当时执政的联邦自由党政府试图通过贸易仲裁和诉讼解决问题,却一拖就是5年,这成为联邦保守党政府上台的导火索之一。2006年,哈珀(Stephen Harper)政府和美国达成协议,为加拿大各省软木对美输出设置配额上限,换取美国在关税问题上的大幅度妥协。这项协议的达成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联邦保守党持续执政了10年。2015年协议到期,巧合的是联邦保守党也输掉了立法选举,于是续约就又成了联邦自由党和杜鲁多的使命。

某种程度上反对党的指责是有道理的:杜鲁多不仅在软木谈判上不紧不慢,且罔顾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 )等人的努力,和前联邦总理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不要幻想和美国‘一对一’磋商贸易问题能赚更多”的谆谆告诫,一直醉心于在NAFTA框架内撇开墨西哥,和美国“私了”,甚至直到上周特朗普接二连三耍弄“大锤”,蒙特利尔经济研究所(MEI)“美加间单独协商”,“加方开放乳製品市场,以换取美方在软木领域的投桃报李”的意见,似乎还对杜鲁多颇具影响——他本人对两次特朗普“指鼻子叫阵”一言不发,就是明例。

不过这次再沉默是行不通了:26日,正在安省基奇纳的杜鲁多发表讲话,声称“我的使命是站在加拿大利益一方,无论是涉及软木或软体业”。

总理最好儘快证明自己有能力兑现这一点,因为如前所述,软木话题在政治领域可谓杀伤力十足。

联邦与各省政府态度不一

美国政府声称,经过确信,加拿大公司JD Irving和JD Irving Ltd.,分别获得加拿大政府3%和24.12%的补贴,大多数其他加拿大公司获得政府约19.88%的补贴,因此要“用20%关税加以惩罚”。这一措施有90天追溯期,行业分析师称这样一来合併关税将高达30-40%,其影响将远远超过上一次。

对此加拿大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卡尔(Jim Carr.)24日当天即表示强烈反对,称这种“不公平和惩罚性做法”是“毫无根据”的。他安抚加拿大人称,“近20年来加拿大在软木对美谈判中从未输过”,但很显然这种说法缺乏足够说服力——加拿大软木行业工会主席迪亚斯(Jerry Dias)就呼吁联邦政府负起责任,避免重蹈2001年的覆辙。

加美软木协定和谈判是分省进行的,但加拿大各省在此问题上态度并不一致。上周各省都委任了本省的加美软木协定全权谈判代表,魁省是前驻美大使雷蒙德.克雷蒂安(Raymond Chretien),安大略省是前联邦贸易部长彼得森(Jim Peterson),卑诗省是前联邦阁员艾民信(David Emerson)。

正因为如此微妙的差异,所以美方声明发佈后,魁北克经济发展部长安格拉德(Dominique Anglade)当天即敦促渥太华帮助本国软木业公司,并同时表示,魁省将率先採取行动补贴本省软木企业,而卑诗省省长简蕙芝则将更多精力放在准备省选上,只是不紧不慢地宣佈,4月25日太平洋时间11时45召开省政府会议讨论。

很显然,这又是特朗普“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老套路,而加拿大如何应对,或许会成为今后包括NAFTA在内,一系列加美间贸易协商的晴雨錶。

未来事态发展将有几种可能:通过谈判达成妥协;像10多年前那样对簿公堂;谈判破裂,美国商务部最早于9月7日公佈最终裁决,然后加美展开“软木大战”。

卑诗省受影响最大

中部和东部省份软木企业一般规模较小,所以受到的影响较大,他们希望联邦和省政府加大补贴,正面对抗美国;西部的卑诗省软木企业规模大,West Fraser Timber 和Canfor两大支柱企业处于竞争强势地位,他们则希望息事宁人。

170424-1

25日下午一点,卑诗省全权负责和美国谈判的代表、公共问题专家艾默生(David Emerson)以及前卑诗木材贸易委员会主席、卑诗省林业协会CEO艾伦(John Allen)分别接受了加拿大和卑诗媒体的採访。

艾默生和阿伦就本次和美国的木材谈判表达了一下几点:

1、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次加美木材贸易谈判的过程中,起到了影响其实非常小。这是两国木材行业之间的博弈。与其说特朗普的影响大,不如说是美国木材行业通过大量的游说,使美国参议院真正能对木材交易产生影响的几个人,左右了这次谈判。

2、在美国宣佈课税20%甚至可能更多之后,卑诗省受到的影响将会比加拿大其他省份都要大。2016年,加拿大生产出来的木材,有31.5%被销往美国。这其中,有一般来自卑诗省。目前,整个卑诗省有大约50000名省民受雇于木材和林业。

3、卑诗省应该与联邦政府协调好谈判的节奏,卑诗省需要联邦的政策与财力支持。

4、卑诗省应该儘快的拓展国际合作伙伴。目前卑诗沿海地区的木材除了销往美国之外,相当一部分的产能被分配到了亚洲市场,这些企业在本次“木材大战”当中所经受的冲击被多样化的市场有效的化解掉了。但是卑诗内陆的木材则主要是销往美国,尤其是小型企业,则更需要省府和联邦政府的支持。

5、很多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如果加拿大像2006一样,努力使税率降到个位数,那麽卑诗木材行业一方面应该继续向亚洲倾斜,进一步拓展亚洲市场,另一方面,则要在产业链上进行调整,多生产加工之后的木材产品,这样就能有效的规避风险。但是艾默生和艾伦同时表示,此次佳美木材谈判的范围比上一次要广的多,不但原木要徵税,上下游的半成品和成品也可能在徵税的范围内。所以情况其实比大家想想的更糟糕。

6、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卑诗省府肯定是不会同意这麽高的税率的,接下来加拿大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收集相关的证据,在2018年年初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相关条款提出上诉。在这个过渡期间,加拿大的木材企业将会比较难过。

中国市场的机会

美国进入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时代,贸易不断的收紧,但是大洋彼岸的中国则持有更加开放的态度。眼前的一个机会是世界贸易大国中国的政府正热切期望与加拿大加快双边自由贸易谈判的进程,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或会採取相应的积极态度、推进加中自由贸易。

加拿大联邦政府自然资源部长卡尔指出,加拿大的木材工业对加拿大经济非常重要,应该抓住机会开拓其他的木材产品出口市场。

据CBC报导,已经开始经营中国大陆软木市场的加拿大企业家纽海默尔说,过去几年他们出口中国的木材产品已经翻了几番,今后会继续大幅度增加;在美国严厉对待加拿大木材出口行业的情况下,大力开发中国市场就显得更加主要。不过,曾经担任加拿大驻中国大使的马大维告诫说,中国软木市场毕竟难与美国软木市场相比,开发中国的软木市场需要时间和耐心;因为与美国软木市场相比,中国市场毕竟要小得多、也缺乏稳定性。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