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下的诗想》: 一个多才多艺的说诗人,透过诗的漫想,与您一起品味人生意趣

0

诗,是生活的一部分。
作者徐望云结合诗与小品文章,以新的视角,漫谈饮食文化,追忆父母走过的大时代,分享旅居各地游赏心境,品论古今历史人物,吟咏季节风情,甚至是篮球世界。
书分四辑:平民菜谱、无弦琴谱、山河画谱以及历史简谱,既描绘大千世界的各种面相,也与您一同品赏人生。

序:

细节,藏在故事裡
   /序《味蕾下的诗想──平民菜谱及其他》

  作者:王健(Jan Walls)

认识徐望云已有十多年了,最初我是他的受访者,当年他在温哥华星岛日报旗下任职记者,来我任教学校的办公室跟我做人物採访,后来我们经常在温哥华的社区活动和文学活动中碰面,成了文友,我知道他也从事写作。

我自己的学士、硕士、博士学位都是主修中国文学发展史,尤其是诗词发展史,所以一看到徐望云新着中镶有「诗想」这样的书名,就更高兴。

其实,收进书内的一系列作品,在发表时,原是以“诗说”为标题,而“诗说”的历史悠久,但最有名的也许是南宋姜夔的《白石道人诗说》,其中有下边的名句:“大凡诗,自有气象、体面、血脉、韵度。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
徐望云的诗不但有气象,有体面、有血脉、有韵度,而且如用锺嵘《诗品》的标准,他的诗“有风有骨”。放到今天,我相信锺嵘、姜夔都会给他好评。

本集裡边的诗涉及到游记、季节的欣赏、由古诗来的灵感、咏近代史、送行、乡愁……等等比较传统的题目,但他的视角不是传统的,往往是新鲜的、当代知识分子的。

特别的是,他还有非常“非传统”的诗作,像有关篮球的《扣篮》与《三分》……你看过有多少人会用知识分子视角来欣赏篮球的?很少见吧!

本诗文集还有16篇平民菜谱,个个菜先有一首诗来赞颂,之后的诗想就叙述这个菜跟他个人的关係与感情,还解释这道菜的历史背景,或菜名的来源……无不耐人寻味。

徐望云灵活运用这种诗与散文并陈(诗说)的方式,还跟我们分享他的家庭背景与幼儿时代在台湾的生活。一读到《伤逝》的头两句:

我们为母亲整理衣裳
她要去旅行,地点是陌生的国度

接着我们了解到她(母亲)最喜欢的衣服与为甚麽那麽喜欢,好像诗人真的在帮母亲收拾行李,我们就慢慢忘记这到底是伤逝诗……,此刻令人感动得不能不掉泪。

越看徐望云的诗,越了解他的家庭背景与幼儿时代在台湾的生活。《轻喟》一首简短的三行诗,表面上看,好像只告诉我们父亲像一首出塞曲,但在后面的诗想铺陈中,让我们知道父亲从军走南闯北的历史,还有他们之间的父子关係。读罢更感觉到这首简短的三行诗裡被压缩的力量。

徐望云爱旅行──北美、东方、西方,他都喜欢探索欣赏,当然有诗为证。而藉此除了能欣赏他以诗来分享的旅游经验外,同时也通过他的诗,使我们能更了解一些遥远的、富有浪漫形象的地方。

比如《驼铃梦坡组曲》,欣赏新疆的沙漠风景与维吾尔民族给他留下的美好印象。《西出亚伯丁》描写苏格兰东北部的气氛,也把我们悄悄织入她的山水画裡。

他的《夜行落矶山脉》不直接描写夜晚的山景,反而创造一种高山森林黑洞洞的、独特的气氛。在其诗想铺叙中,他说明这首短诗没有什麽特别的技巧,只想让读者在阅读中间,也能感受我夜行山路的感受。他未免太谦虚了,古今中外有不少的名诗,其唯一的目的就是重複一种独特的感受。我觉得只有徐望云这种小诗才能给读者留下一个难忘的、可贵的气氛的感受。

这位诗人对古代历史的了解很深、很广,好些诗裡他用古代的典故联繫到现代活动,比如《三分》这首的第一句:后羿射日不过如此,一看到这个神话典故,心裡就想三分是指入木三分,还是鼎足三分?

哦,都不是!原来诗人是篮球迷,三分指的是三分线外投篮,投中的难度好比后羿射日!神话典故选得很恰当。

另一个妙用典故的佳例则是,在赞颂麦可杰克森一生的成就,诗的题目却是《齐谐》,看这个题目,我们只能想到庄子,《逍遥游》中提到齐谐者,志怪者也,志(记录)的是鹏鸟故事,因为鹏鸟是巨大的神话怪物……,谁会想到麦可杰克森呢?然后副题是黑人民权领袖夏普顿,在麦可杰克森告别式上发言,劝告孩子的话:

“你们的父亲一点也不怪诞。怪诞的,是你们父亲所应付的事,而他已经应付了。”

如有人觉得麦可杰克森很怪诞,那或许是因为杰克森像鹏鸟一样,太伟大了,一般的人没办法了解他,哦!现在才领会到庄子的齐谐跟麦可杰克森的关係!

除了擅长用典之外, 徐望云还很会用 人格化的技巧,比如让我们充分感觉到一个春天晚上的气氛《春声/晚》:

五彩缤纷的繁花,被暖风送入夜空成为
千万隻闪亮的眼神,还不捨地望着人间

除了人格化,还可以说这首诗妙用联觉的技术,因为他专门用视觉的形象来描写春天的声音!

徐望云热爱传统文学,又热爱现代文学,诗文双全;现代文体融合传统价值,会严肃、又会幽默;说他性格稳定,可是一种富有活跃性的稳定;说他性格活跃,可是一种富有稳定性的活跃。

总之,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说诗人,以独特的散文(或者说故事)方式诠释其诗想,立意很新。在这本诗文集出版之际,我替广大读者群感到特别高兴,因为他们像我一样,也可以欣赏到他的优秀作品。

王健(Jan Walls),汉学家,美国印地安那大学中国文学博士,其博士论文是研究唐代的女诗人鱼玄机。1980年代曾担任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文化参赞。回加拿大后,在西门菲沙大学(SFU)任林思齐国际交流中心主任、现为人文系终身教授。


诗房重新装修,欢迎来做客

     ──《味蕾下的诗想──平民菜谱及其他》跋

(作者)徐望云

先从这首《行宫》说起好了: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这首诗一般说是元稹的作品,明朝胡应麟在《诗薮.内编》中认为此诗是王建所作;不过,作者是谁其实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这首诗因为仅用二十字,就道尽了唐玄宗一生,可谓“最短的史诗”。

元末明初的瞿佑在《归田诗话》中说:“乐天(白居易)《长恨歌》,凡一百二十句,读者不厌其长;元稹之《行宫》,才四句,读者不觉其短;文章之妙也。”清朝的沈德潜则说,此诗好在“只说玄宗,不说玄宗长短”,一个“说”字足以将那段历史全盘托出,这在其他怀古、咏史诗中是很难做到的。

看了这些学者点赞,我另外还想点出的问题则是,如果最后一句改成“闲坐说阿松”,你觉得这首诗的价值能体现在哪里?或者说,还有价值吗?

我们首先就想搞清楚“阿松”是谁,谁是“阿松”,否则这“阿松”来得太莫名其妙了。

一句说“玄宗”,之所以能够引起读者的感叹,是因为我们(阅读者)从历史上先已读过或至少了解了玄宗(唐明皇)的故事,特别是他与杨贵妃之间的爱情,他的时代又碰到安史之乱……

因此,当白头宫女悠悠闲闲地围坐在(显然是)落魄的行宫以玄宗的陈年八卦来摆龙门阵时,读者脑海中就会同时浮现出唐玄宗李隆基在位44年间(712~756)的风花雪月,跟着才有“时光已逝永不回”的感慨或感伤。

背后的故事,很多时候是决定诗能否被读懂或被接受的要素(这里不谈诗的好或不好),不论这首诗是明朗或晦涩。

尽管我也服膺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作者已死”的观点,但作者出来讲讲作品背后的故事(不同于解释作品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读者更快进入作品架设的“场景”,至于读者依据自己的品味,最终会重构出什么样的美学品貌,那当然是读者的权利,作者就该退场了。

打个比方吧。

想象诗是一栋房子的外观,背后的故事就像室内的陈设,精心设计装修后,我们邀请亲友(读者)来家中做客,告诉他们这是躺椅、那是厨房、电灯亮度可以调整、电视摇控应这样那样操作、窗帘……最后,亲友会把新设计的室内空间看成什么风格,是古典、新潮、后现代,还是拥挤、阴暗、像猪窝,那就是亲友(读者)的权利了,我们都无法置喙。

基于这个理念,近年来,我将以往发表过的诗作,挑选个人认为背后有故事者,以精心的“室内装修”,写了一系列“诗说”──让这些诗,以散文方式来介绍、来说说自己的故事。

“平民菜谱”系列是最先入手的,一方面是这一系列写作时间较近,另一方面是选出的每道菜,几乎都与我们的生活经验贴近(所以才以平民名之),写作较为得心应手,可以为后来几篇的“诗说”先定出风格。同时为了因应“平民菜谱”系列,将书名取做“味蕾下的诗想”。

不过,为了让读者在诗的故事空间里感受更为“便利舒适”,有的篇章会加上“附篇”,例如,提到苏州留园,便附上多年前写的小散文,来跟《留园简史》的诗想(或诗说)对照,想必会得到特别的阅读情趣。

提到加拿大落几山脉的篇章,甚至还附上一篇以落几山脉为背景的小说,小说中,我将落几山脉的雄伟孤傲和森冷“不可亵玩”做了较为细节的描述,有助加深对这旅游胜地的印象。

别问我《味蕾下的诗想──平民菜谱及其他》究竟是诗集、散文集,或诗文集。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写作时,心里只想着以这样的表现方式,让读者能在我重新布置的诗的空间里更为优游自在,至于你要把这装修过后的空间,看成是有钱人那富丽堂皇的金窝银窝,或寻常百姓的温暖“狗窝”……

你说了算!


想要阅读更多的文章,读者可以查看《味蕾下的诗想──平民菜谱及其他》的电子书!

点击下图即可!

huanqiuhuabao-《weileixiadeshixiang──pingmincaipujiqita》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