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2号作品:郭飞《慈悲 —记念老父亲》

0

慈悲 —记念老父亲

作者: 郭飞

父亲已然去世三年,我却日益感觉老人家的 “慈悲”精神在我的骨子里一天天更明显起来。只觉得这辈子的思维和选择竞都在父亲这只大手的推动之下。

父亲是名医,下班后常进入一些低矮的小屋。确切地说,他在干什么,只有我们做子女的最清楚,因为有时,他会带上我们兄妹中的一个,跟他一同前往。

我还很小,甚至不记得当时几岁。那一天,爸爸拉着我的小手说:“走,爸带你去看一个奶奶。”

曲里八拐的,我们来到一户人家。爸敲敲门,有个微弱的声音在里面答应着。我们推门进去,黑暗的房间里,我好象看见一张床上躺着个人。爸熟悉的走到床边。……我慢慢看清楚了,那里睡着一个头发蓬乱的老人,头也抬不起来,鼻子和嘴里发出一点点声音。爸伸手在她额上探了探,翻翻她眼皮,掏出手电筒照照,……后来又给打了一针,喂她吃药,留下几个小药包。

空荡荡的屋子里,就只有一个老人家卧病在床。我有些害怕,呆立着,一动不动,只被一种感觉笼罩着 ,……好可怜……好可怜。

这时,爸又掏出两个包子,给老人倒上一杯水,放在桉头。之后,迷迷煳煳的我,云里雾里般随爸爸回家了。
我们兄妹有时也会去父母上班的医院。

记得好几次,爸把我们带进病房,去看一看生病住院的人。那与我们快乐雀跃的儿童世界是多么绝然不同的两个天地呀!

有脓,有血,还有不断的呻吟……,爸只说了一句“世上苦人多啊!”

佛经说,菩萨多不在天上,常在人间。

爸没有医生的架子,任何前来求医的病人,再枯藁,再脏臭,他都会手把手细细问诊,按腹检查,甚至亲自为病人洗肠通便。他最初学的是西医,1968年被强制下农村监督劳动改造。他利用晚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读中医书籍,背汤头。去山里釆草药,配合一点医生朋友赠送的西药为当地农民治病。……就这样,爸在民间被广泛颂扬,退休后直到九十高龄,上门求医者仍络绎不绝。

如今,老爸己驾鹤西去,而慈悲的种子早己在我心灵深处长成大树。细想来,我交朋友,对亲人,选专业,无一不在这棵大树的荫庇之下;无一不在父亲慈悲大手的指引之下。
干了一辈子,学了一辈子,思考了一辈子,最终叹服一一老爸,您太深遂了……,早早给我们心田种下了菩提种子。

现在,我跟孩子们常说:莫忘世上苦人多,慈悲是最伟大的事业!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