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6号作品:邱保青《父爱,从来不打烊》

0

父爱,从来不打烊

作者:邱保青

每当我吃着花样百出的美食,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父亲,想起那段艰苦的岁月。

记得那年我在县城读书,父亲在离我七八里的镇上干活。中秋节的时候,父亲气喘嘘嘘地跑到学校,递给我一块五仁月饼。那是老板犒劳工人的唯一礼物,父亲舍不得吃,便趁午休时间给我送来。

我终于吃到真正的月饼了。这些年,每到中秋,父亲没钱给我买月饼,又怕扫我兴,就自制月饼。他把家里产的花生炒焦切碎,放点红糖,用发酵的面裹住,拍成圆形,放在火上烤焦,就成了我家的中秋月饼,尽管没有买的好吃,可它已是我家最大的奢侈。

我一边埋怨父亲不该为一块月饼跑这么远的路,一边把月饼掰开递给他吃。父亲怎么也不接,在推搡中,“啪”地一声,月饼掉在地上,碎了。父亲赶快弯下腰,把大块的月饼捡起来,吹掉上面的浮尘,递给我。自己再把细小的月饼屑一点一点捏起来吃掉。看着可怜的父亲,我眼睛湿润了。这时,上课铃已响,我赶快把另外半块月饼塞进父亲的衣袋,跑走了。

半个月后,我回到家中,父亲高兴地说,那半块月饼,一直给我留着。他边说边去取月饼。我打开父亲递过来的纸包,映入眼帘的是已发霉的半块月饼,我的眼中盈满了泪。父亲啊,你一辈子省吃俭用为孩子,什么时候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

父亲看着月饼上的霉点,咂吧着嘴觉得可惜。我不能再让疼爱我的父亲因半块霉月饼而自责,执意要吃掉它。父亲却从我手里夺过来,用小刀刮掉霉点,尝了一口,才放心地给我吃。我噙着泪,吃掉了那饱含浓浓父爱的半块月饼。

还有一年隆冬,我去父亲打工的地方看望他。父亲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说:“走,爸爸领你去吃烩面。”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是烩面,只是从父亲惊喜的面部表情上猜想:那一定是一种非常好吃的东西。

我和父亲来到一家简陋的烩面馆。一进店,羊汤香味扑面而来,让我忍不住多吸了几口。父亲则大声吆喝:“来一大碗烩面。”那边师傅也随声应和道:“好嘞,一大碗烩面。”接着,师傅便开始用双手捏面,一拽二抖三扯四拉,白白的面片,如游龙在空中翻飞,悠忽间被拉成了薄薄的长条,丢进了翻滚着的清汤大锅里。不一会儿,用陶瓷蓝花海碗盛着的满满一大碗烩面已放在我的眼前。白白嫩嫩的羊肉、酱色的海带丝、绿色的香菜,点缀得如一幅美食图。

我伸长脖子,狠狠地嗅着烩面的香味,顺便让腾起的热气熏蒸一下脸。父亲催促我说:“你快趁热吃吧。”我执意再拿个碗分开,让父亲也吃。父亲却阻止我说:“我不饥,你先吃。”我便不再谦让,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滑爽劲道的面,香浓可口的汤,让我吃得酣畅淋漓,特过瘾。

父亲一直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把面吃完,才端过碗,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冰冷的馒头,把它掰成小块放进汤里,然后,走到灶前,低声对师傅说:“再给我加点热汤行吗?”师傅笑了笑,又给父亲续了满满一碗汤。父亲一边吃,一边咂巴着嘴说:“好吃,就是好吃!”看到父亲津津有味地吃着,我心里一阵酸楚,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我可怜的父亲,常年在外打拼,竟然舍不得买碗烩面犒劳自己。一碗烩面,让我品出了父爱的味道,成为心底永久的记忆。

父亲的爱,从来不打烊。它如涓涓溪流,滋养着我。让我每每想起,都会感动得落泪。

 

作者简介:

邱保青,女,博爱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创作的诗文散见《大河报》《京郊日报》《中国体彩报》《中国农垦》《西双版纳报》《焦作日报》《焦作广播电视报·每周刊》等省内外报刊,并入选多种选集。荣获中国健康知识传播激励计划征文一等奖、书香羊城广州市第四届人文社会科学普及读书征文“悦读·成长”一等奖、河北人民出版社首届 “我的阅读生活”征文二等奖、世界湿地日”鸣翠湖杯” 征文二等奖等。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