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立法选举前的血光之灾

0

导语:63日晚,英国伦敦市中心再次爆发恐怖袭击事件,导致至少10人死亡、48人受伤。死者中有一名加拿大公民。

本报记者 综述

恐怖还原

170605-1

2017年6月3日晚21时58分,侨居欧洲荷兰、热衷社会公益的加拿大卑诗省卡斯特雷加尔居民、30岁的阿奇博尔德(Christine Archibald)正和男友在伦敦桥上漫步,一辆白色“雷诺”面包车忽然自北向南高速冲来,一阵惊呼后,阿奇博尔德已浑身是血,不省人事地倒在男友怀抱中。

当时已是人车稀疏的夜半,桥上行人不多,即便如此,面包车碾过,也造成包括阿奇博尔德在内的2死4伤。

冲过泰晤士河的面包车随即停下,3名持刀男子冲出车辆,22时08分左右,他们顺着楼梯闯入南岸有一千年悠久历史、古老的博罗市场,这里是著名的食品夜市,有许多通宵服务的餐馆、酒吧。3人狂呼“真主伟大”等原教旨口号,闯入多间餐馆、酒吧行凶,22时16分,8名警察持枪赶到,连开40多枪将3名歹徒击毙。

据报导,当时博罗市场内一片混乱,歹徒迹近疯狂,幸亏多名现场顾客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与歹徒搏斗、周旋(包括华裔《星期日快报》记者何某Geoff Ho,和米尔沃尔足球队球迷拉尔内尔Roy Larner)才争取到8分钟左右宝贵时间,拖到警察赶到,未造成更严重的伤亡。

据伦敦警方通报,此次“6.3”事件共造成3名歹徒和7名平民死亡,48人受伤。死者中包括1名未透露姓名的法国酒吧侍者,以及前述加拿大公民阿奇博尔德,伤者中有7名法国人(其中4人重伤,他们和死者在同一间法国酒吧工作)、两名德国人、1名澳大利亚人和1名西班牙人。由于尚有多人被宣告失踪,伤亡人数可能还会增加。

 凶手是谁

伦敦 立法选举前的血光之灾-环球华报事发后ISIS已宣布对此事负责。

3名行凶者中,两人的身份已被公布,其中一人是27岁的巴基斯坦裔沙萨德.巴特(Khuram Shazad Butt),另一人是25岁的摩洛哥或利比亚裔雷德恩(Rachid Redouane),两人都拥有英国国籍。

巴特别名阿布.斋顿(Abu Zaitun),居住在大伦敦的巴尔金社区,是被取缔的原教旨极端组织al-Muhajiroun成员,他被确信帮助ISIS等极端组织招兵买马,且收获甚多,因此被警方列入“重点关注对象”,但被评估为“不存在暴力风险”。事件发生后,网络上流传一部名为“我的邻居是圣战者”的视频,有人称“3名歹徒都在视频里”,其实视频(2016年电视四台纪录片)里和ISIS旗帜一同出现的只有巴特——他当时正在公园里“招新”。

巴特在穆斯林中并非那么受欢迎,至少两座大伦敦的清真寺拒绝他入内,一位温和穆斯林领袖表示,巴特经常攻讦反对暴力的清真寺管理者和普通信徒,借此扩大自己的影响力,2013年巴特曾因露骨地这样做被逐出一间清真寺,并被斥骂为“Murtad”(小人)。他近年来主要工作是给快餐店送外卖,还在伦敦公交系统(TFL)打过杂。耐人寻味的是,巴特在被击毙前遭到米尔沃尔球迷拉尔内尔阻击,未能继续行凶,而他却是阿森纳队的球迷。

而雷德恩在英国警方纪录中几乎榜上无名,据爱尔兰警方透露的信息,此人长期居住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职业是面包师,他2011年和一名英国姑娘结婚,因此获得英国国籍,有一个化名“拉希德.埃克达尔(Rachid Elkhdar)”,此前从无和极端原教旨势力勾结的痕迹。

立法选举前的血光之灾

170605-2

自2005年“7.7”伦敦地铁爆炸案后,英国保持了10多年无重大恐怖事件的纪录,但今年却接连发生了3起(3月22日,伦敦市中心威斯敏斯特恐怖袭击,6人死亡、约50人受伤;5月22日,曼彻斯特竞技场恐怖爆炸,23死、119伤),这不仅令保守党和特蕾莎.梅(Theresa May)“我们任上英国很安全”的吹嘘“破功”(“7.7”爆炸是工党布雷尔Anthony Blair政府时发生的),也让原本似乎并无悬念的6月8日英国立法选举一下变得阴晴不定,工党党领科尔宾(Jeremy Corbyn)借机抨击政府安保不力,并集中攻击梅本人的责任(她长期担任内政部长,科尔宾指责她“疏于管控”,更在部长任期内削减了2万个警察名额)。

平心而论,此次事件确有安保不力的因素,但也确实很难再如何加强:巴特固然在警方“黑名单”上,但那个“黑名单”人数多达3000(一说5000),像巴特这种以往只是“动口不动手”的,排名靠后并不足奇,雷德恩此前甚至根本就没有参加任何激进活动的痕迹,他们行凶的工具,只不过是欧洲最常见的普通客车,和很容易找到的民用刀具。5月23日,即曼彻斯特“5.22”事件后一天,伦敦恐怖威胁警戒级别被提升至最高的“紧急”(critical,意即随时可能发生另一次恐怖袭击),5月27日降低至第二级的“严重”(severe,,意即很可能在近期发生另一次恐怖袭击),正如专家们所言,这已是一座大都市所能采取的最高级别防范措施,长期维持“紧急”级别警戒不仅影响城市功能,总是紧绷着一根弦,效果也未必更好。

值得警惕的是极端组织在非核心区的新动向。

首先,“斋月袭击”成为惯例。ISIS异军突起的头炮“全球大劫狱”就发生在2013年斋月期间,今年斋月前夕和斋月期间,他们又先后在英国、阿富汗、菲律宾等地制造大规模暴恐事件。之所以选择斋月,是因为这一时期信徒有较多集中聚会的机会,便于极端分子煽动和借聚会为掩护,且这期间信徒生活节奏被打乱,情绪容易急躁冲动,更易被煽动利用。不仅如此,一些原教旨极端组织还别有用心地将实施“圣战”歪曲为“为真主效劳”——而“为真主效劳”恰是斋月期间虔诚信徒所必须做的事。

其次,重大选举前发难变得越来越频繁。法国大选前3天,ISIS在巴黎发动“4.20”袭警;此次“5.22”事件又发生在英国立法选举前不到一周。明年是德国立法选举年,相信当地警方和安保部门也会因此提高警惕。

第三,“使用就便器材”会成为“新常态”。去年7月14日法国尼斯暴恐案,凶手穆罕默德.拉胡艾耶吉-布赫莱勒(Mohamed Lahouaiej-Bouhlel)使用一辆普通集卡,造成了84死202伤的惨剧;今年在伦敦市中心接连发生的“3.22”和“6.3”事件,歹徒如出一辙地采用了“驾车撞人-持刀乱砍”的袭击模式,车是寻常客车(甚至第一辆还是租来的),刀也是再普通不过的民用刀,即便再怎样严防死守,又如何从稠人广众、车水马龙中,从每分钟往来几十辆的普通客车里,准确地分辨出哪一辆可能是下一秒的“恐怖杀手”?

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