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10号作品:巴山《慈父》

0

慈父

作者:巴 山

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身患重病,父亲只有靠种田来支付母亲的药费和我们兄妹的书学费。哥复读了几年高三也没能考上大学,父亲说,他唯一的指望就是我了。

在那个阴雨绵绵的冬天,母亲没来得及与家人道别就悄然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一年,我正复读初三。哥对我说,为办母亲的丧事,家里已欠了一千多元债务,叫我别再复读了,去外面打工,女孩子好找工作。看到家里如此境况,我也不忍心再读书了。父亲得知此事后只说了一句话:“别东想西想的,我讨口要饭也要让燕儿读下去!”

1993年那个骄阳似火的八月,收到师范录取通知书的我欣喜若狂,可当看到通知书上的阿拉伯数字时,我狂热的心一下掉进了冰窟窿:光委培费就3600元。我伤心地哭了一个晚上,父亲也抽了一个通宵的旱烟。第二天,父亲果决地拍着我肩膀说:“燕儿,别伤心,爹有办法让你上学!”

往后的十多天,父亲便开始四处奔波筹钱。然而,我知道像我们这种家庭借钱的艰难,这从父亲每晚回家时的表情也可以证实。但到我临上学的前一天,父亲突然高兴地宣布:“钱已凑齐了!”

带着美好的憧憬,也带着深深的焦虑,我跨进了师范的校门。但每当坐在那窗明几净的教室、听到同学们畅谈美好的未来时,我却在心里问自己:“我能在这里坐满三年吗?”果然,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就在这时,新婚的哥嫂要与父亲分家了。我明白哥嫂的意思,就是要甩掉我这个沉重的包袱。苍老瘦弱的父亲能撑得住吗?说不定哪天我就要离开学校了。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夏日午后,父亲匆匆赶到了我的学校,呆滞的眼神中闪出一抹亮光:“这次我来晚了,你等急了吧?燕儿,以后每月我要给你多加10元钱的生活费。”我吃惊地望着他。父亲这才悄悄告诉我,他已来城里当起了“棒棒”,运气好一天可收入三十几元。看着父亲拿出的钱,我的脑际倏地闪出一幅画面:有城里那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有一位五十多岁衣衫不整的老人,挑着沉甸甸的行李箱,佝偻着腰身,跟在穿戴入时的主人身后,气喘吁吁地迈着大步,穿街过巷……当我回过神来,父亲手里那一大叠皱巴巴的钱已塞进了我的衣袋里。

泪眼朦胧中,父亲那弯曲瘦小的背影已慢慢消失在校门了,我心里的酸楚止不住地往外涌……

就这样,父亲靠当“棒棒”支撑我读完了三年师范。

参加工作一年后,我将积蓄的一千多元交给父亲,让他去还家里的欠帐。父亲说什么也不要。他说:“爹自己还能挣钱,这债爹能还。我们家祖祖辈辈就出你一个国家教师,你为爹争了光,爹已经很满足了。你的钱就拿去置几件象样的衣服吧!你可不能象爹那样寒碜,老师就要象老师的样儿。”

“爹,您为什么总是这样克已啊!”我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是感激、内疚,我自己也说不清。

家居城里后,我多次请父亲进城住,不再当“棒棒”的父亲总是推辞说:“那城里的哪一条大街小巷他没有走熟,有啥好的,再说爹也闲不惯。”当我的孩子出生后,父亲终于进了一回城,手里提着几十个鸡蛋,还有几套小孩穿着的新毛衣。父亲说,毛衣是他请人织的。

如今,我的孩子已上中学了,父亲也去世好几年了。但每每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下苦力的老人,我的眼里总有父亲的身影在晃动,晃得我眼眶湿润润的。

 

作者简介:

巴山,本名彭明凯,四川大竹人,文学学士,已在海内外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二百多万字。先后在国内多家报刊开设专栏。出版诗集《爱河泛舟》,散文随笔集《五味人生》、《拷问世界》、《竹海梦天堂》、《迈向成功的路》(又名《不应有恨》),小说集《滴水看海》、《悠悠情思悠悠恨》、《你是我的影子》等8部文学专集;主编大型文学作品丛书《百家竹》五卷本。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读者》和《百花园》杂志签约作家,《内蒙古文学》杂志顾问。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