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12号作品:潮蒙《父爱如树 》

0

父爱如树   

作者:潮蒙

我出生那年,父亲从集市上买来几株果树苗,在屋后的菜地种下,并说以后每年我生日那天都会种下一棵树。及至我上小学时,菜地里已相继有了桃、李、香椿、桂花、板栗等十多个树种,俨然一片小树林。

记忆中,每年三月,父亲必爬上高高的香椿树,采下新鲜的椿芽让母亲炒鸡蛋给我吃,说是可以防肠炎、治痢疾。吃着那金黄松软的鸡蛋,仿佛整个春天都在舌尖上跳动了。端午前后,父亲又会攀在梯子上,拣那熟透了的桃子和李子摘下,洗净用白瓷盘装着,放在我书桌上。每每做完作业,吃上一个,才入口,一股带着泥土芬芳的甜蜜即润入肺腑。金秋时节,桂子飘香,父母亲一起采下鲜桂花腌制桂花糖,留待过年时做米糖用。细心的父亲还找来青花瓷酒瓶,打上井水,选几枝花朵饱满的养上放在客厅,整个家里都弥漫着沁人心脾的甜香。

初三那年中考后,我落榜了。为了凑奇高昂的择校费,父亲跟邻居去镇上的工地扎钢筋,不想却被砖块砸伤了脚。眼见开学临近,无奈之下,父亲决计卖掉桂花树。而当接过钱的那一刻,我瞥见父亲的眼中有些不舍。

岁月在花开叶落中逝去。如今,我已成人,娶妻生子,并在县城里谋了份聊以温饱的职业。而渐渐老去的父亲却依然在每年春天种下树苗,并按时令进城给我们送来桃李、柿子等新鲜水果。每每劝他不必如此周折,父亲却不以为意,总说你们不喜欢,我孙儿喜欢就好!去年中秋带小儿回家,父亲很开心,牵着小儿的手就要去打板栗。我随口说了句“别麻烦了,他又不爱吃,再说城里都能买得到”。不想一向温顺的父亲发起了火,“你现在出息了是吧,嫌弃你爹了。再说买不得花钱啊,你很能赚钱是吗?”。看着父亲佝偻着身子在树枝上费力地挥动着竹杆,而小儿却在大呼“爷爷是孙猴子、还会爬树啊”,我的鼻子不由一酸,两行清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回家后,吃着香甜的板栗,我的心情却是苦涩的。

春分那天,父亲打来电话,嘱我代买几株树莓,说是电视里介绍说维生素含量高,便寻思种点。或许父亲并不清楚维生素到底为何物,只是想到对我们身体有好处便心动了。放下电话,我在想,其实父亲不就像那片绿荫荫的小树林吗,总在我需要的时候,为我遮风挡雨,为我奉献花果,却从无怨言。耳畔响起筷子兄弟的《父亲》: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父亲,谢谢!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