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11号作品:陈佳《父亲的三次醉酒》

0

父亲的三次醉酒

作者:陈佳 

在酒厂工作了半辈子,父亲居然没有养成喝酒的习惯。可印象中他却实实在在地醉了三次,皆是因我。

初三那年中考后,我落榜了。在得知我无书可读的那晚,从不抽烟的父亲买来包烟,在院子里独坐了一夜。次日,我看到父亲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还有一地的烟头。“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只能读书了,晚上我约了你舅舅吃饭,一起去吧”。父亲幽幽地说着。父亲所说的舅舅是外婆的表外甥,在县里当着管教育的副县长。饭桌上,从不饮酒的父亲殷勤地一杯杯敬着几个叫“宋局、李校”的人,醉酒是必然的,未等散席便吐得人仰马翻。我赶紧为父亲擦去嘴边的秽物,黑着脸的舅舅在旁大骂着:臭小子,知道心疼你爹了,书还不好好读。九月,我去了一所普通高中就读。看来父亲这酒还真没白醉啊,我暗自高兴,熟不知我比其他同学多交了6000元的赞助费,这还是舅舅写了条子的结果。

一晃又是三年,幸而国家扩招,我被一家专科院校录取,算是没有落榜。那个夏天,父亲基本没给过我好脸色。及至临要离家的前晚,父亲吩咐母亲多做了几道菜,并拿出瓶酒说是和我对饮。我愣住了,但还是接下了酒杯,给父亲斟满,又给自己倒上。酒精入口的辛辣让我呛得满脸通红,母亲难免生怨,父亲却一脸平静地说到:我一生不善饮,三年前却为了你大醉。人生很多事都是迫于无奈,但你必须要学会面对。你已是成年人了,未来的道路怎么走,自己要好好考虑。那顿晚饭,说是对饮,其实大半瓶酒都进了父亲口中。与母亲一起扶父亲上床休息时,我瞥见他眼角边多了清泪,不由心头一酸。多年后,母亲告诉我其实父亲对于我的远足很是不舍,只是不愿表现出来。

大学毕业后,我在四处碰壁后回到家乡小城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在发奋攻读数月后,我走进了考场,并有幸被县直一机关录用。接到上班通知那天,亲朋好友们纷纷打来电话祝贺,父亲很高兴,主动提出请大家小聚庆祝。其实在我外出读书的三年间,父亲因为操劳,患上了高血压,按医嘱是不该喝酒的。可那晚,父亲却谈笑风生地与众人推杯换盏。我劝父亲要注意身体,他却笑着说,你为老爹争了气,心情好什么病都好了,再说我又不是没醉过。记不清那晚父亲喝了多少酒,因为我也醉了。抱着父亲坐车回家,一路上就听见他重复说着“你为老爹争气,我高兴”。

人生似梦,岁月如酒。如今我已是为人夫父,父亲也已退休,每日在家含饴弄孙,乐得其所。偶逢佳节家宴,我邀父亲同饮,父亲却都拒之。看着正喂小儿喝饮料的父亲,我总会想起他醉酒的情景来。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