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14号作品: 李芳《重读父亲的家书》

0

重读父亲的家书

作者:李芳

前不久回到乡下整理杂乱的书籍,竟然在一本医学教材里,翻出一封很多年父亲写给我的一封家书。书信落款没有日期,但我知道一定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事儿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退伍回到了家乡,在一个村卫生所里当医生,天天忙着出诊看病,很少有时间为家里做点事。

父亲的家书是用一张信笺纸写的。那时父亲还是村支书,每年一到冬闲,他会带着自己村里的民工奔赴茨河工地开挖人工河,人一旦去了工地,不到工程完全验收合格,无论是谁都不允许从工地上回来。也许是父亲走的时候有些匆忙,家里还有很多事没有干完,只有交待我来继续做好;也许是父亲对家里的事一直都牵挂于心,有的事需要些时日才能去做,如果他不去做,那就要由别人来做。父亲的字写的很清秀爽利,虽然字势有些略微左向倾斜,却排列整齐,疏密得当,对于文化水平不高的父亲来说,称得上一手好字。重读父亲从工地上写的信时,我的责任感陡然有了一次提升。父亲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他交待我在那个冬天里,有三件事要办。一是天气开始冷了,给红芋窖再封些泥土,防止“九”天红芋被冻;二是地里窖藏的大白菜上面,再撒一些麦糠,为大白菜保暖;三是闲的时候,从沟底多挑些污泥,等到开春的时候,作为春耕的肥料,最后他说,你已经退伍回乡了,要替家里多做点事,还说自己在工地上一切都好,忘儿勿念。最后以简单的两个“父字”落款。

书信里的几件事太过于平凡简单了,其实就是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这些琐事一件件藏在了生活里,让过日月的人把它们像翻捡不慎抖落在米堆里细碎的砂粒一样,要一遍遍地捡出来,煮熟的米饭才不会硌牙。正是因为事儿都不大,实在是平淡的很容易一过即逝,我们会把它们忘记的一干二净。但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一年当中会被多少琐事缠身?我在想,父亲是如何打发家庭生活中的大事,带给一家人生活的温馨和幸福的呢?如果不是我有过几年当兵的经历,如果我没有保存当年学过的教材到现在,这封信会躲在其它一本什么书里,就不会引发我今天这样的感想。想到当年父亲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想到当年自己还不懂得什么是生活,刚退伍回到家乡的我,有些家务事根本就不去想着做,也不会做,才让父亲对家里有所牵挂。

父亲不是名人,他的信也没有多大的收藏价值,但他这一封极为平常的家信,却是他作为父亲对一个家庭的担当和对儿子的期望。也许,在我看来,这封内容简单的家书,对于我则是“传家宝”,在以后的光景里,我可以经常读一读父亲这封写自工地上的家书,让我对一个多子女的大家庭,有一个温暖的回忆,我也可以向我的儿子或者孙子讲述一下当年一个农村家庭的生活情景。

80多岁的父亲现在依然身体健康,和他当年的情景相比,父亲衰老的太快了,由壮年到老年,也只是短短几十年的光景。每次回去,我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还能想起当年的许多人和事,每当这时,他的脸上都会洋溢着一种当年的英勇气概。我眼前的父亲,从前的他是多么地自强和坚毅,这个时候,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让他生活更幸福一些呢?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