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23号作品: 党方国《爸》

0

作者: 党方国

爸爸,老了。

骡子静静地待在棚子里似乎在等待它的主人再一次扬起有力的牛皮鞭子吆呼着,可爸老了,也许再也不能再像从前一样了!每次爸给它喂草的时候,骡子总会打着响鼻把头偎依在爸的怀里!爸也会用他那满是老茧的手梳理着它的毛鬃喃喃的说着什么,就像两个老伙计一样在一起舒舒旧!这种景象到现在还会时常在我眼前出现,

爸是不识字的,甚至连他自己的名字也认不全,朦朦记事的时候,爸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一定要好好念书,爹吃了一辈子不识字的苦!我们家姐弟四人,我排行老小,理所当然我成了家人的重点培育对象!我也不失众望顺利的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在农村,尤其是在爸的眼里我成了一个圣人,逢人便说:他三儿怎么样怎么样,那段时间他仿佛年轻了许多,悠悠的烟雾从他鼻孔里乐悠悠的喷出笼罩着他的脸上!!记得我上学的那会,他时常会赶着骡车去接送我,爸在接送我的时候很少跟我说话,在泥泞的小路上只能听着他赶车的声音和一缕缕从他鼻孔里喘出来的烟雾!还有他那响亮的吆喝声和挂在骡子脖子上富有节奏的响铃声!现在每当想起这画面的时候我不觉拿起画笔勾勒几笔,但总了了作罢,描绘不出这份画面来,里面缺少什么东西似的,应该是缺乏那份浓浓的亲情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姐弟四人外出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与爸交流本来就少的我们这下更少之又少了!每天陪伴他的也许只有他的老伙计骡子和那杆老烟袋吧!有天下午下课后我正在宿舍里玩对打游戏-三国志!舍友进来对我说:外边有人找你,说是你的老乡!“我在这里哪有什么老乡,肯定是找错人了!”说着我又沉迷在了游戏当中!直到许久保安进来又一次的喊我我才意识到那所谓的老乡肯定是来找我的,不然不会再次喊我!我懒洋洋的出了宿舍,时下正值深秋,校园的梧桐树被风吹的已经没有几片叶子了,但仍然摇晃着枯枝,让人觉得霎时荒凉!我不禁打了个喷泣!还没走到校门口我就看见了骡车,是我们家熟悉的骡车!这一幕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家离这座城市至少有二百多里路,爸竟然赶着骡车来了!骡子低着头吃着主人带来的草料!爸萎缩在骡子屁股后面竟然打起了瞌睡,骡子似乎也认出了我不停地朝着爸打着响鼻!

“爸,你,你怎么不坐车来啊!”

爸见我来了从骡车上下来,我这才发现骡子尾巴上捆了个袋子,爸是担心骡子拉大便影响市容!

“坐车花那冤枉钱干嘛,秋后了反正家里也没有活干了,赶着车又没事慢慢赶吧”说着爸又熟练的端起了他那杆老眼袋!浓浓的烟雾映在西边的阳光里显得格外渺小,随风而失!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皱纹也深深地印在了阳光里与他憨憨的笑容成了明星的对比!仿佛有万把钢针直直的插在我的胸膛!您老是我爸啊,怎么会说是我老乡呢!不觉中眼珠在眼里打了好几个圈,好在没流淌下来!

“ 这是您妈连夜给你做的棉袄”。

爸说着从骡车上拿下一个包袱打开,无意间我看到了一个冰冷的馒头躺在包袱的一角!我的泪水也再一次打起了转,却淌了出来!

“爸,您中午就吃的这吗”

爸没有回答我,只顾着憨憨的笑着,烟雾又再一次弥漫了西边的阳光,慢慢的漂浮着!

爸小待了一会说要走,我原本想给他找家宾馆住下,可他执意要走,说什么晚上骡子拉屎会招人烦的一类的话!其实不然,他是心疼钱的!

爸赶骡车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帘中,泪水又再一次的打湿了我的脸庞,很长很长!

如今爸真的老了,老的再也不会赶着骡车来城里看我了,但他常常坐在门前的石阶上在等待着什么?!

……!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