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20号作品: 疏泽民《挨骂是福》

0

挨骂是福

作者:疏泽民

在我的印象中,岳父是个典型的妻管严。

每次到岳父家,总见坐在轮椅上的岳母,絮絮叨叨地指挥着岳父忙这忙那。而每做一件家务,都必须按照岳母规定的程序去完成。就拿烧开水来说吧,必须先倒进两碗冷水清洗电水壶,再向水壶里放水至七成满,拍一下水壶盖,擦净壶身,最后将电源插头插上,并且按一按,确认已经插紧,才算合格。而岳父,总是乐呵呵地言听计从,还不厌其烦地问是否符合她的要求。即使这样,岳父也还是受到岳母的责骂,而一旦骂起来,就如同脱缰的奔马,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歇脚。这时的岳父赶紧递上一支烟,燃着火柴帮岳母点上。岳母猛吸几口,唠叨声才渐渐平歇下来。

岳父岳母闲赋在家,都喜欢打点小麻将消磨时间。节假日和双休日,我和妻子常常去陪两位老人打几个头。每次打牌,岳父总是坐在岳母上手,总是喜欢碰牌,而且总是输。但他从来都是笑呵呵的,输赢不当回事。而岳母则很看重牌场得失,有时岳父打错了一张牌,被妻子和了,岳母便将牌一扔,气鼓鼓地责怪岳父是个废物,连牌都不会打。而岳父一点都不恼,仍然笑着说:“我打错了,该罚,你输的那一块钱由我来出,行了吧?”岳母见不需要从口袋里掏钱,脸色才转阴为晴。我心里暗笑:岳父岳母怎么成了老小孩呀。

岳父年事已高,因高血压突然患了中风,躺在医院病床上挂了十天药水融栓,才救了过来。病愈后出院,医生嘱咐需要在家静养。而岳母,依然改不掉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总喜欢在家里唠唠叨叨地数落岳父。岳父想推着瘫坐在轮椅上的岳母到街上转转,而岳母则死活不肯出门,一天到晚和照应她的保姆呆在家里,抽烟,看电视,或者生闷气。无奈之下,岳父只好一个人出去,透透气儿,到吃饭时才回来。有几次,我看见骨瘦如柴的岳父一个人在大街上踽踽独行,走起路来头重脚轻,像是模特走猫步,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有时,我还看见他蹲在街边的铺子前看人家修自行车,或坐在河边廊桥上听黄梅戏,一坐就一个下午。

那天下班回来,在小区门口遇到走猫步的岳父,就邀他回屋吃顿午饭。妻从饭店端来一盘红烧牛排,又炒了几个下酒菜,我和岳父对饮起来。见岳父喜欢吃牛排,我感到奇怪:“岳母不是说你不吃牛排吗?每次烧牛排你都不吃,最后全由她吃了。”岳父哈哈一笑:“她呀,嘴馋,啥都能吃,而且不忌嘴。”我这才发现,原来岳父也喜欢吃牛排,他说自己吃牛排翻胃,是装出来的,目的是省给岳母。

酒过三巡,岳父的脸色有些陀红,话也多起来。我笑说,岳父在家可是个气管炎呀。岳父听了,放下筷子,哈哈大笑:“能被她骂,也是福气呀。她从小娇生惯养,任性,好管闲事,几十年的脾气,改不了啦!何况这几年又得了脑血栓,偏瘫,走不了路,一天到晚呆在在轮椅上,烦啊。”

我一下子怔住了。我的岳父,八十三岁高龄的岳父,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承受岳母无缘无故的“责骂”,那是爱的包容,是对岳母无言无悔的爱呀!

能被所爱的人嗔骂,也是一种福气。此刻,我明白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