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28号作品:胡兆喜 《父爱如茶》

0

父爱如茶

作者:胡兆喜

啪、啪、啪——门被拍得很响。连忙开门,原来是从家乡赶来的老父亲。看我惊疑的样子,父亲嗬嗬笑着说:“给你送好东西来了。”边说边从手提袋中往外掏东西,掏出来的是两盒包装精美的茶叶。

父亲说,那个某某你还记得吗,家是南方山区的。我说记得呀,是我们家一个远房亲戚呀。父亲说是呢是呢,就是他,昨天来看我,带来这两盒茶叶,说是他们当地特产,值好几百元呢,我特地送来给你喝的。

望着眼前发白如雪、风尘披身的老父亲,我一时竟无语沉默。别人越山涉水送给他两盒茶叶,父亲却像宝贝似的专程赶了近两百里的路程送来给儿子!

父亲拍了拍身上的尘灰,说:眼下乡下正忙农活,原本想等你有空回家再捎上的,可怕搁时间长了,茶叶“跑气”,那就糟蹋好东西了。

我笑笑说:你也该留下一盒自己尝尝嘛,毕竟人家大老远地送来给你的。父亲说:你上次回家的那几天,我听你夜里老咳嗽,怕是烟抽多了。我知道你喜爱熬夜看书写字,要靠抽烟来醒神,烟抽多了会伤身体,好多人都在戒烟呢。往后,烟要少抽,多喝茶,也提神呢。

说来惭愧,总觉亏欠父母的养育深情。早在二十年多年前,我就跳出“农门”,端上“铁饭碗”,可是一直没有能力改善乡下父母的生活境遇。善解人意的父母从未因此对我有过一点点的责难,反而一有机会他们就对我说些宽慰的话。

粗识笔墨的父亲最为得意的,就是偶而能在家乡的小报上读到我写的一些“豆腐块”。往往,读了报的父亲总会一脸得意地说:“钱,人人能挣,能写文章登报纸的,咱这十里八乡的又有几人呢!”

其实,我知道这是老父亲在变着法儿宽慰我,让我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自卑自责。同时,父亲也是在极力地向我表达出这样的情感:在父母眼里心中,儿子永远都是他们的骄傲。

草草地吃了饭,一心惦记着农活的老父亲急着往回赶。临出门,父亲仍不忘叮嘱:多喝茶,少抽烟。吃饱,穿暖,身体好,就是滋润的生活。

拿起桌上父亲风尘仆仆送来的两盒茶叶,虽说只有几两的分量,但我却分明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厚重。有人说,父亲不懂得爱。我想,这只是我们做子女的没能用心动情地去感悟、去品咂罢了。其实父亲给予我们的爱,正如这茶,看似轻飘,没糖没盐的寡淡,但是,品了咂了,才豁然知晓,原来这份爱竟是如此醇香厚味、滋心润肺。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