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之凯莉·克拉夫特 她会为美加关系带来什么新变量?

0

6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凯莉·克拉夫特(Kelly Knight Craft)为新的美国驻加拿大大使。

本报记者 综述

虚位以待5个月

6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凯莉·克拉夫特(Kelly Knight Craft)为新的美国驻加拿大大使。-环球华报美国和加拿大有长达数千公里的共同边界,加拿大是美国仅有的两个陆地邻国之一(美国则是加拿大唯一的陆地邻国),两国关系既密切又复杂,很难想象在这两国间居然会出现长达几个月的“大使空窗期”。

今年1月,尚未正式宣誓就职的特朗普猛烈抨击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大使任命过程中“酬庸”即用大使职位回报选举或捐款支持者的行为,扬言凡涉嫌靠此途径走马上任的美国驻外使节都应在1月20日自己就职前“乖乖滚蛋”。

特朗普并没有具体点哪位大使的名字,但某些和奥巴马关系较好的大使难免“对号入座”,这其中便包括前任美国驻加拿大大使海曼(Bruce Heyman,):1月20日当天,这位大使发表了一份一天前写好的声明,宣布“尊重新任总统的意见”,就此辞职。

众所周知,在组建自己班子过程中,特朗普“先幕僚、后内阁”,而使领馆的空缺则被放在更后去填补,正因如此,他才会迟至近5个月后才提名凯莉为新任美国驻加拿大大使。

问题是从提名到上任还需要一段时间:按程序,参院需对总统的大使提名进行研究、表决,如果慢的话又得拖上几个月,不过白宫表示“不能再拖了”:8月中旬北美自贸协定(NAFTA)就要开始重新谈判,新大使必须在此之前赶紧到位。

不陌生的人物

6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凯莉·克拉夫特(Kelly Knight Craft)为新的美国驻加拿大大使。-环球华报说起凯莉·克莱夫特,可不是个陌生的人物。

她是肯德基州人,出生于1962年,父亲基尔弗瓦尔(Dr. Bobby Guilfoil)是一名兽医。她在家乡长大,毕业于格拉斯哥(肯德基)高中和肯德基州立大学,1985年第一次结婚,丈夫叫莫罗斯(David S. Moross),但不久便离异,1992年嫁给了亿万富翁、煤炭大亨乔埃·克拉夫特(Joe Craft)。她本人的身份,则是战略营销管理咨询公司Kelly G. Knight, LLC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凯莉是个热心公益的名人,早年在救世军和肯德基农村发展基金中表现活跃,2004年印度洋海啸,她牵头创立慈善组织,专门为斯里兰卡灾区儿童提供各种帮助。2007年,她曾被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提名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但最终被参院否决,当选者为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

凯莉之所以落选,很大程度上因为当时参院控制在民主党手中,而凯莉是个热心的共和党人,她2004年就以肯德基共和党委员会财务负责人身份,帮助小布什助选、筹款,此后更担任共和党肯德基中央执委会的执行委员、财务主席等要职,先后为多名肯德基州共和党议员候选人筹款、助选。她的父亲、丈夫都是铁杆共和党,因此不受民主党待见并不足奇。

但其实她并非一味“站队“:她曾积极帮助出身贫寒的格雷(Barry Countian Jim Gray)参政并当选列克星敦市议员,而后者是铁杆民主党人。

凯莉此次被提名,普遍认为是肯德基参议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耐(Mitch McConnell)的作用:两人在肯德基州共和党团合作多年,积累了深厚的互信。

角色的争议

6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凯莉·克拉夫特(Kelly Knight Craft)为新的美国驻加拿大大使。-环球华报

由于美加墨间将很快开始北美自贸协定(NAFTA)的重新谈判,未来美国驻加拿大大使将面对一系列棘手问题,如税收改革、贸易纠纷、NAFTA谈判立场协调等,对此肯德基州共和党主席麦克布朗(Mac Brown)认为,克拉夫特“十分胜任未来的工作”,而加美商业委员会主席格林伍德(Maryscott Greenwood)则认为,提名克拉夫特是特朗普总统的明智选择,“她熟悉加拿大,且拥有相宜的口才、智慧和才能,必能促进加美关系发展”。

但对这项任命不满的也大有人在。许多人指出,她是大煤炭生产商乔埃·克拉夫特(Joe Craft)的妻子,而乔埃的身份可能令她未来在出任大使时构成“利益干扰”。这还不算,作为“肯德基州最有权势的非选举人物”,乔埃是奥巴马气候政策的坚决批评者和特朗普竞选总统的热心资助者,他被认为是促成特朗普让美国推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关键人物之一,且这种动作带有明显私心,因此他的SUV汽车曾被不满者涂上“煤炭之友”的涂鸦。

对这种意见格林伍德认为不必放在心上,理由是冤有头债有主,“众所周知反对这项协定的是她丈夫,不是她”。

然而另一些质疑者指出,当初海曼正是被特朗普以“酬庸任命”为由强行轰下台的,如今不到半年,特朗普却将由此空出的大使席位拿来酬庸,岂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幺?

无论如何凯莉需要证明自己是最合适的驻加拿大大使人选——如果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话。

 

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