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29号作品: 刘正权《实诚的父子》

0

实诚的父子

作者:刘正权

我跟岳父,关系有点不大对头。

所谓不大对头,是少了翁婿间的一本正经。

岳父是活泼人,附近十里八乡做事他是当仁不让的知客先生,大家也以请到岳父管事为荣。

婚后第一次去岳父家,好酒好肉好言语一番款待,我嘴巴就少了把门的,说起农村活路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反正是小农闲没活路上手。再者说都是眼面上的活,还用学吗,看一眼都会。

岳父眼里放光,说有个眼面的活你肯定能干。

我那会是八老爷不当家酒老爷当家,啥眼面的活我瞅瞅。

岳父就带了我去瞅,院子里的水泥面破了皮,要补。

这活路我还真看人做过,不就是用水泥兑河沙,加水搅拌后抹平就行。

不是什么技术活,很容易,有抹刀就行。

我欺负岳父家没抹刀呢,一般农户家没这物件,岳父一家人跟泥瓦匠八辈子不搭界。

偏偏岳父家还真有这个家当,一亲戚留下的,亲戚做了公家人顺手把这个送给岳父,说没准用得上。

轮到我没准了赶鸭子上架,好在我有看郭冬临小品《实诚人》的经验,饺子咸了可以加醋,水泥重了我加河沙,河沙重了我拌水泥,再慢慢加水,然后用抹刀往那些破损的地面上抹平,年轻人,谁没点心窍呢。

居然像模像样的完了工。

岳父蹲在地上,检验来检验去,末了拍着我肩膀说,这孩子,实诚人啊,还真不是绣花枕头一个。

实诚人,是岳父村里对人最高的嘉奖,我嘚瑟了,冲媳妇甩嘴巴说,泰山大人的ISO国际认证,听见没。

媳妇不屑,一对没正经的。

我酒劲上来冲岳父没轻没重开玩笑,您怎么教育的孩子,要问责的。

岳父一副自责神情,说我的责任确实没尽到,只顾养她嫁她,忘了还得教育她,好在这点上祖宗有分工。

祖宗有分工?

当面教子,背后教妻啊。

岳父大人这话可是真活泼啊,一句轻描淡写的养她嫁她,足以让我尴尬,娶媳妇,我可是一分钱没花。再来一个祖宗分工,嘴皮打个滚,责任到我身上了。

媳妇捂着嘴巴笑,瞧我爸多实诚,这么伟大的教育事业拱手相让给你,还不向泰山大人叩首谢恩。

岳父的实诚,是绵里藏针。

那意思不言而喻,做女婿的是半个儿,可以不正经但不可太放肆,这种格局我喜欢。

再以后小舅子结了婚。

依然不影响我携妻带子回岳父家蹭饭去,我美其名曰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谁让我是实诚人的,乡下再闲,都可以找点农活做的,闲的是人的眼,不是人的手。

岳父很会处理和儿媳的关系,张口闭口我们家燕儿,弟媳单名一个燕字。

还是酒后,我跟岳父一本正经说,有个事向您请教?

啥请教不请教的,一家人整这话,太生分,岳父看我一眼。

生分也是您的责任。

又问责了?岳父警惕性上来。

我早把坑挖好了,等着岳父往里面跳,我说爸爸,咱们这地方又不是北方语系,您动不动来个儿化音,啥讲究?

儿化音?岳父很茫然,有吗?

燕儿啊!我学着岳父语气,我们家燕儿!

看破不要说破,岳父大囧,你还真实诚啊,拿这个下套,不知道我心里向着你。

这是实话,岳父心里把我看得比亲生儿子还重。

白娶一个媳妇,白帮我带大儿子,怎么着,我得让岳父见识一下我这儿子的实诚。

不是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吗,岳父要是病一次,我肯定会尽足孝心。

真的如我所愿,岳父病了。

无药可医的病,胰腺癌。

诊断结果拿到手,我作了个实诚的决定,陪床。

胰腺癌晚期,岳父疼得再也活泼不起来。

先曲马多,再吗啡,后来杜冷丁,岳父瘦成纸片,病房门开关之间带起的一阵风,都让他打晃,上厕所全部靠搀扶。

那天我刚扶着他在厕所蹲下,他身体前倾,左手臂扒着一个高背椅子的椅面,头伏在手背上,我出去帮他拿纸,岳父右手上还有静脉留置针头,如厕成了他最大难题。是在擦屁股时,岳父突然哭出的声,我真的没想到这辈子会沦落到让你给我擦屁股的啊。

我轻轻拍一下岳父后背,瞧您,看破不说破,我帮媳妇给您擦屁股,您给我媳妇擦了好几年屁股,这不是怕您问责吗。

岳父孩子气的破涕为笑了,他住院后唯一的一次笑。

不明就里的护士长进来查房,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们这父子,还真是实诚。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