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穆令” 特朗普的“逆转胜”?

0

导语:当地时间6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禁穆令”大多数条款生效,这被视作特朗普的“逆转胜”。

 本报记者 综述

 从节节遇阻到“逆转胜”

特朗普逆转胜(SALON)

特朗普逆转胜(SALON)

今年当地时间1月27日,特朗普在事先无征兆情况下签发被称作“禁穆令”的行政命令,规定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也门七国旅客不论是否拥有签证等有效入境证件,90天内不得入境,上述七国中除叙利亚外六国难民120天、叙利亚难民则无限期不得入境。

尽管特朗普辩解称,此举是国家安全的需要,但这一禁令在美国和海外机场、海关引发混乱,并激起许多抗议,抗议者称此禁令违反美国宪法、法律,对穆斯林存在歧视行为。

2月3日,西雅图一名联邦法官裁定暂停执行这项行政令,从而掀起了这场震惊世界的“法庭大战”,多个州联邦法官起而效尤,迫使特朗普于3月6日提出修正案,将伊拉克剔除在外,并增加了一些豁免条款,计划3月16日生效,但夏威夷和马里兰州联邦法官不到24小时就再发禁令。5月,联邦第四、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夏威夷、马里兰两周联邦法官的做法有效,这被认为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所遭受的最重大挫折之一。极度沮丧的特朗普为此在6月曾公然指责联邦司法部“失职”,给他“添麻烦”的法院和法官“罔顾国家安全利益”。

加拿大温哥华教育指南-环球华报

此番再上法庭,局面却为之一变:特朗普“禁穆令”的大多数条款得以过关,喜出望外的特朗普随后在27日凌晨发表推文,盛赞最高法院的决定“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明确胜利”,赞扬此次裁决“允许本人作为美国武装部队司令,采取有效措施以捍卫国家安全”,将“大大提高美国安全系数”。

根据裁定,“禁穆令”中“90天”、“120天”的两道“坎”,以及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也门七个榜上有名国家等要素均得以保留,裁决文本中更不点名地暗指下级法院法官批评特朗普方式不当,称“总统有在涉及国家安全领域行使权力的资格”、“法院和法官必须尊重这种权力”。

但裁定也表示,那些已经获得美国工作机会、教育资格,或有“密切家庭关系”在美国者应该获得豁免。

“逆转胜”背后的原因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过去的一周是特朗普上任以来最顺风顺水、意气风发的一周。

环球华报

九比零(BBC)

23日,CNN收回此前一天发布的、关于特朗普亲密助手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因私下接触俄罗斯基金负责人、正接受参院调查委员会调查的新闻报导,以“程序不当”为由勒令3名责任员工辞职,并向特朗普团队道歉,这被认为是自“通俄”传闻纠缠不休以来、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最为扬眉吐气的一刻。在此前后,一直扯皮不已、被特朗普视作“胜负手”的医保法案修正问题,也终于在参院走到了最后诉诸表决的大门口。

尽管特朗普上任后在内政、外交诸多方面“跌跌撞撞”,许多言行充满争议,但从另一方面看,针对特朗普的指责、攻讦同样充斥着捕风捉影、倒因为果和结论先行的毛病,近半年的纠缠让许多美国人精疲力竭,开始厌倦了这种令联邦政府行政效率饱受拖累的、越来越让人感到无谓,在这种情况下,“不妨让特朗普试试”的想法便从原本一边倒“反特”的媒体缝隙中蓬勃滋生。

不仅如此,刚刚过去的斋月里,世界各地接连发生恶性暴恐事件,其中绝大多数和中东原教旨极端势力有直接或间接关系。尽管“禁穆令”是否真能“御恐于国门之外”至今仍饱受争议,但这种严峻的反恐和安全形势,无疑对特朗普“推销”其“禁穆令”有利。

于此同时,商人气息十足的特朗普也采取了一些措施。

一方面,他在6月14日签署备忘录,表示只要诉讼进程不结束就会不断提交修正案,给司法界以“别指望我会善罢甘休”、“耗得起就放马过来”的强烈信号;另一方面,他也一再修改“禁穆令”中遭非议最多的部分细节,如不再强迫已获绿卡、美国工作签证或已合法入境者打道回府,让为数不少的反对者觉得“总统愿意且已经妥协”。

在上述因素综合作用下,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才会以9:0的压倒多数为“禁穆令”开了绿灯。

以邻为壑?

对于特朗普的“逆转胜”,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迅速且不出意外地发表声明,称“加拿大继续欢迎难民”。

阻击无效(NYMag)

阻击无效(NYMag)

然而根据加拿大联邦移民及难民委员会(IRB)备忘录,加拿大难民申请人数在不断上升,2015年1.6万,2016年2.4万,今年头四个月就达1.2万。倘照此趋势下去,2021年加拿大接受难民申请数量将高达19.3万,从而令IRB需花费133个月才能处理完难民申请积案,为此联邦需提供社会补助支出29.7亿加元。

联邦政府对此表示,可考虑豁免来自叙利亚等国家难民的听证会,以增加难民申请个案处理速度。

然而难民问题、尤其中东难民融入难的问题,早已在加拿大社会引发严重的对立情绪,6月23日前联邦保守党党魁候选人莱奇(Kellie Leitch)发表推文,借日前叙利亚难民用球棍殴打妻子的个案,抨击联邦自由党和联邦政府的难民政策。

这一说法迅速引发对立两派的激烈争吵,从目前情况看,这种争吵很难改变联邦政府和联邦自由党“对中东难民敞开大门”的决心。但倘若情况继续恶化,未来会怎样?

不仅如此,特朗普“禁穆令”的目的,是确保美国本土安全,一旦“禁穆令”在美国本土推广,而加拿大却不断放宽对上述国家难民的“准入”,特朗普“在美加边界砌墙”的论调,就可能在美国一侧获得更多的认同。

 

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