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之 联邦总理:杜鲁多和他的袜子们

0

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的袜子日前引发国际传媒广泛关注,《纽约时报》628日曾称之为“袜子外交”。

本报记者 综述

总理进军全世界 袜子红遍欧罗巴

“开斋节袜子(图片来源 BFMTV)

“开斋节袜子(图片来源 BFMTV)

其实相较于长篇大论的《纽约时报》,素有严肃八卦传统的欧洲媒体嗅觉更加敏感。

6月29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称,5月布鲁塞尔北约首脑会议上,杜鲁多穿着一双写有“北约”字样的袜子,且一只红、一只蓝,而近几日加拿大多地“同性恋自豪大游行”,这位总理亲自参加,此时他脚上不仅穿着一双色彩斑斓的“彩虹袜”,还醒目地印着“aid Mubarak”,这是一句开斋节常见的祝福语,意即帮助穆斯林移民和难民。

《巴黎人报》观察得更仔细,指出早在5月4日,他就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会晤爱尔兰总理肯尼Enda Kenny时穿着印有诸如“原力与你同在”之类星战口号的袜子,当天正是“星战日”;同样在5月,他在布鲁塞尔会晤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时穿着五彩袜子;在意大利西西里岛出席G7峰会时,他会晤刚刚当选的法国总统马克宏Emmanuel Macron,脚上穿的是一双时尚的条纹袜子……

对此媒体称这位加拿大总理“在搞袜子外交”、“在参与某种第九艺术”,法国国际台还特别指出,这些袜子并非什么特殊制品,而是一些不难找到的大路货,比如“开斋节袜子”就是加拿大市场上标价14.5加元成批出售的工业化产品。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对于这位总理而言,袜子远不止于“秀外交”,更不是4月才开始的:今年4月25日,杜鲁多访问安大略省基奇纳市的高科技创新公司维德雅尔(Yidyard),试图借此凸显对新兴高科技产业的支援。在事先了解到这个公司员工多是冰球迷后,他特意在访问时穿上蒙特利尔加人冰球队球袜,并在和员工互动时“秀”给员工们看,以拉近彼此间距离。

袜子宛如鸡毛信 一片冰心在脚丫?

“北约袜子“(图片来源 巴黎人报)

“北约袜子“(图片来源 巴黎人报)

其实酷爱奇怪袜子的政治家并非只有“小杜”一人,美国的退休总统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退休后即以酷爱彩色袜子著称,近年来也经常通过拍卖“退休总统同款”彩色袜子募集善款,但作为退休政治家,他这种癖好主要是“终于不用穿正装”后的自然放松,要说附加信号,充其量也就是爱国主义(比如在7月4日他有时会穿国旗主题袜子)和号召投身慈善而已。

但杜鲁多赋予“袜子君”的使命显然要沉重和复杂得多。

《纽约时报》指出,杜鲁多不但要通过“花袜子”在特定公共场合“秀爱国主义”,而且还要借此取悦自己想取悦的群体。而法国《今日妇女》杂志则指出,“袜子外交”的说法非常欠准确——虽然“秀袜子”的平台常常在国际舞台上,但他主要是秀给加拿大国内的观众、确切说是加拿大国内特定的选民群体看的。

杜鲁多是加拿大有史以来当选总理中最年轻的,自步入政坛以来就以“善于作秀”和喜欢利用公共场合集会、亮相,喜欢借助网络社交平台“推销”自己并“吸粉”著称,他曾在推特和Facebook上秀慢跑、秀平板支撑,更在2016年7月3日、“6.12”奥兰多同性恋酒吧恐怖袭击案发生不到一个月时,成为有史以来首位参加同性恋游行(多伦多)的加拿大联邦总理,其目的都是希望借助这些“第九艺术”手段,多快好省地拉到选票。加拿大是为数不多允许同性恋合法结婚的国家,同性恋支持者选票是杜鲁多急需稳住的;同样,加拿大有上百万穆斯林选民,而杜鲁多自2015年上台后强推的“难民宽容政策”、包括定时定量引入数万“地中海难民”等在加拿大引发广泛争议,今年早些时候,杜鲁多所领导的联邦自由党不顾反对党和许多公众的强烈质疑,强行通过了含有“反对‘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措辞的M-103私人动议,却否决了反对党议员提出的、除了没有这一句话外其他内容都和M-103一模一样的另一项“反种族歧视动议”,引发激烈争论,借“袜子表演”再取悦一下支持者,也在清理中。

至于“北约袜子”之类,固然有向世界展示加拿大总理“独特表达方式和个性”的考量,却更有借此向国内选民显示“总理的国际风采”之嫌。

平铺直叙没几句 君子动脚不动口?

“彩虹袜子”(图片来源 RFI)

“彩虹袜子”(图片来源 RFI)

《纽约时报》认为“加拿大人对总理的袜子外交还是以肯定为主,当然LGBT群体和穆斯林未必喜欢这样”,而欧洲媒体则大多意见想法,认为特定群体肯定会持欢迎态度,而其他加拿大人则未必“感冒”。

事实上,对于杜鲁多的“袜子秀”,加拿大人的评价两极分化。“粉丝”们觉得“亲民”、“很酷”,而不以为然者则认为“不务正业”,由于难民政策争议很大,近日特朗普“禁穆令”在美国“逆转胜”,加拿大联邦政府却继续“大方”(据加拿大联邦移民及难民委员会(IRB)备忘录,加拿大难民申请人数在不断上升,2015年1.6万,2016年2.4万,今年头四个月就达1.2万。倘照此趋势下去,2021年加拿大接受难民申请数量将高达19.3万,从而令IRB需花费133个月才能处理完难民申请积案,为此联邦需提供社会补助支出29.7亿加元),政府甚至表示可考虑豁免来自叙利亚等国家难民的听证会,以增加难民申请个案处理速度,对此不满者在推特上讥讽杜鲁多的“开斋节袜子”是“清真袜”。

至于“冰球袜”,由于6月24日特朗普刚刚推动美国实施对加拿大软木业发起制裁(软木业对加拿大经济至关重要),不少人纷纷指责杜鲁多“不知轻重”。一些人表示,杜鲁多上任以来在公开、正规管道对自己内政、外交和经济、社会纲领说得吞吞吐吐、含糊其辞,让大家莫衷一是,却又热衷于包括“袜子秀”在内的各种“秀”,实在有些让人吃不消。

 

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