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沙野大使受专访 经济政治文化面面俱到

0

近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接受了加通社的专访。除了民众关心的加中自贸协定之外,采访还涉及气候变化、引渡条约、知识产权和基础设计建设等方面。此外,卢沙野还就加拿大媒体在报导中国时相对负面的角度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本报记者综合报导

加媒对华态度存偏见

加通社记者布兰茨菲尔德(Mike Blanchfield)和布拉茨福德(Andy Blatchford)首先向卢沙野提出的问题是,在大使任期内的目标和工作重点时。卢沙野表示,优先任务是推动中加两国的合作。但是话题却很快转向了加拿大媒体。卢沙野发现,加拿大民众和媒体并不是很了解中国,也不是很了解中加关系的重要性以及中加关系对加拿大的意义。加拿大媒体甚至对中加关系还有些误解,对中国持有偏见。他认为这种情况不利于双边合作的发展。所以,他尽量广泛接触加拿大民众和媒体,尽可能地向他们介绍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加关系情况。他来加4个月,走访了4个省、6个城市,做了7次公开演讲。包括这次采访,卢沙野接受了4次记者专访。每一次都针对当前中加关系突出的问题发表一些看法,同加媒体和民众交流。他认为还是取得一些效果的。

2卢沙野觉得加拿大公众和媒体在两国贸易上对中国有些猜忌,把中国看作是威胁加拿大国家安全的敌人;轻视中国,总觉得加拿大高中国一等,觉得中国没人权没民主没自由,等等。

卢沙野说,一些加拿大媒体经常把人权问题和贸易问题混在一起,坚持人权和自贸谈判挂钩。而他已经多次表示,中国不怕谈人权,但是不愿意在谈贸易的时候把人权扯进来。

当加通社记者指出加拿大政府的立场也是把人权问题纳入自由贸易谈判时,卢沙野回答说,加拿大政府不过是屈服于媒体的压力。加拿大媒体相当强大,“政治力量” 有时候要向媒体低头。

强调中国共产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当记者问卢沙野他认为政府和媒体应该如何相处时,他回答说,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句话的意思是,政府应该听取人民的意见,同时要引导和领导人民。一件事情对人民有好处,但是有些人不同意,这种时候政府就应该负起宣传的责任和引导人民的责任,让他们知道自己从中能得到的好处,从而争取到他们的支持。

卢沙野指出,这就是中国能干成大事的原因。稍后在谈到政府应该如何对待媒体时他又补充说,国家领导人和普通老百姓是不一样的。老百姓考虑问题总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而国家领导人要考虑国家和人民的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领导人要有勇气有担当,告诉人民什么才是国家根本利益。国家的整体根本利益实现了所有人都受益,反之所有人的利益都受损。

加中自贸谈判好事多磨

记者就加中商讨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向卢沙野提问:中国和加拿大已经在多个多边贸易框架内进行贸易往来,而且关税也很低,为什么还要商讨双边的自贸协定。卢沙野说,中加商签自贸协定的目的,是尽可能地开放彼此市场, 提升双方贸易便利化水平以及促进相互投资。7月初,中加双方要进行自贸协定谈判第三轮探索性讨论。他希望双方能在这一轮讨论中达成更多共识,尽早启动正式谈判。

1而对于加拿大政府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进行民意咨询,卢沙野表示,这是加拿大自己的事情,中国有耐心。虽然中加自由贸易协定是双赢,但是对加拿大的好处更大。加拿大市场不过3600万人口,而中国市场有13亿多人口。即使这份协定签了以后,中国在加拿大市场的份额也不会增加多少,而加拿大对中国的出口则会大大增加。所以对加拿大来说,越早和中国签自贸协定,越早得到好处。卢沙野举了几个数字,中国现在每年从外国进口商品总额是1万6千亿美元,而加拿大每年向中国出口大约是170至180亿美元,只占中国进口总额的1%多一点。即使加对华出口额增加1个百分点,那也达到360亿美元,那将为加创造多少财富?所以说中加签署自贸协定对加方的好处要大于对中方的好处。

知识产权、引渡条约、应对气候变化

关于中加贸易中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在自贸协定中所占的比例,卢沙野表示,具体占多大比例他也不知道,需要谈判。但中方肯定不会反对保护知识产权的。

3在互联网安全以及网络黑客攻击方面。记者问到:“我们了解到,上周中加在安全对话中达成协议,双方都不从事窃取彼此商业机密的网络活动。中加在商签自贸协定过程中会在一些较小的方面达成更多类似的协议吗?也许双方在一些小的问题上达成协议,最后会让双方达成一个更大的协议。”卢沙野则回答:“这是中加双方在一些具体合作领域达成的共识。如果我们在更多问题上都能达成一个个共识,那这些共识累积起来,确实会成为一个大的共识。现在中国的科技已经很先进了,我们也怕好东西被别人偷走啊。比如说中国的量子通信技术、超级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都是很先进的。”

在回答关于中国投资的问题时,他表示,加拿大的基建项目太耗时间,恐怕中国投资者没这个耐心。加拿大能够吸引中国投资者的领域,可能有油砂矿。但是受低油价影响,吸引力也不会太大。还有“一些所谓的先进技术”算是有吸引力的,但最近的高科技公司收购案引起很多争议,可能也会让中国投资者更加谨慎。卢沙野解释说:“加方基础设施建设也许在程序上很完备,有各种各样的环节。中方搞基础设施项目,程序也很完备,每个环节都不会缺少。但我们在各个环节上都进展得很快,加在一起,工程进度就会很快。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供你比较一下。不久前加媒体报导,安大略省要修一条从多伦多到温莎的铁路,大约400公里。安省政府计划从现在起到2030年修成这条铁路。而今年5月,中方在肯尼亚同肯方共同开通了一条从内罗毕到蒙巴萨的铁路,长480公里。这条铁路2014年5月开始酝酿,2015年1月开工,2017年3月完工。差不多同样长的铁路,中方从酝酿到建成开通只要3年。况且这不仅仅是一条480公里的铁路,还包括沿线9座火车站的建成完工。”

而关于中加互签引渡条约的事宜,卢沙野表示,如果双方签署一个引渡条约,就会有一个稳定的法律框架,双方的法务合作将会更加顺畅、更加规范。卢沙野说:“我发现同中方签署引渡条约在加拿大似乎是一个敏感问题。我也不想让加方朋友为难,只说到这一步:签署引渡条约不仅对中方有好处,对加方也有好处。”

加拿大温哥华教育指南-环球华报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