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多的“非洲送温暖”计划

0

导语:上台后几乎每一个重大专桉都饱受争议的杜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7月11日宣佈了旨在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生殖健康领域援助的计画,该计画注定同样会争议不断。

本报记者 综述

给非洲送温暖

7月11日联邦国际发展部长比博(Marie-Claude Bibeau)在伦敦举行的计划生育高峰会上公佈了杜鲁多政府的这项计划。

杜鲁多政府计划斥资2.41亿加元援助19个发展中国家计划生育和生殖健康项目,其中65%以上针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包括南苏丹、伯基纳法索、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加纳、坦桑尼亚、莫三比克等,非洲以外的援助专桉则涉及约旦难民营、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拉克交战地区等,内容则包括避孕、妇女性和生殖健康,以及其他保健服务。

早在今年3月,联邦政府就公佈计画,宣称加拿大希望在3年内为这些项目提供6.5亿加元的援助。与以往迥异的是,此次加拿大援助资金95%直接或间接用于惠及妇女和两性平等,甚至明确表示会支援避孕、堕胎专桉,及推动受援国实现堕胎非罪化。支持这项政策者称,此举将令加拿大“成为这一领域的世界领袖”,以及“明确将政策标榜为女权主义的首个援助国”。

和特朗普及哈珀针锋相对?

一些分析家认为,杜鲁多政府此举,有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前哈珀(Stephen Harper)联邦保守党针锋相对的意思。

说“和特朗普作对”,是因为在“美国优先”原则驱使下,美国政府今年大幅减少了医疗卫生领域的国际援助,对与生殖健康有关的领域则更是大砍大削,一些非政府组织认为,此举将令每年投入全球计生及妇女生殖健康方面的资金减少约6亿美元,联合国人口基金代理执行主任坎姆在峰会上称,未来4年人口基金避孕用品方桉将出现7亿美元资金缺口,“好像援助代价很大,但不援助代价更大,因为那将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意外怀孕、不安全堕胎,以及150万人以上的母婴死亡。
此次伦敦计生峰会召开的目的,就是寻求填补美国退出所形成的资金空白,计画在37个国家政府、16个私营公司、11个组织中募款25亿美元左右,计画4年内完成。在这些国家政府中,杜鲁多政府即便不是最积极、也是相当积极的。特朗普退、杜鲁多进,有加拿大媒体甚至刊文称“特朗普在非洲留下黑暗,杜鲁多为非洲送去光明”。说“和哈珀”作对,是因为哈珀政府一直不愿为涉及堕胎的对外医疗援助计划拨款,儘管联邦保守党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孕产妇健康计划累计援助了数十亿美元,但其中用于计生有关项目的不足2%。

比博在伦敦也并不否认上述观点,但她强调“在许多情况下贫困地区实行避孕有助于减少战争冲突和改善妇女健康,也有助于避免经济更加恶化”。新研究估计,全球约2.14亿妇女无法获得其想要获得的现代避孕措施,而特朗普的削减援助已危及相关国际援助计划。
比博还表示,自己一周前访问了加纳北部,亲口听到当地妇女讲述计生的好处。

比博特意解释“何以将大量援助用于堕胎方面,以及何以要推动非洲国家堕胎非罪化”,称非法堕胎在非洲占产妇死亡成因比例11%,“正因为非法所以很多外国资金裹足不前,加拿大要迎难而上,我们有这个能力”。

争议和隐患

环球华报

选择性堕胎是否应该动用政府资源加以鼓励,在北美同样没有达成一致性意见,特朗普拒绝让美国政府继续援助计生项目并非仅出于“美国第一”,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得罪选民中的保守派,也是重要的考量。

在加拿大这个问题同样存在。尽管法律上自由堕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在民间却依然有争议,而动用本国政府资金去援助外国堕胎项目,甚至附加以外交等影响,试图改变受援国有关堕胎和避孕的法律,争议就更大了。哈珀政府当初的选择,实际上也是历届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大多数国家政府的习惯性选择——迄今在非洲,和堕胎有关的援助更多来自商业或非政府机构。

最大的争议恐怕将来自莫三比克项目。

这个专桉由民间组织(Pathfinder International)牵头,目的是在莫三比克农村为妇女、尤其未婚少女提供计划生育和堕胎服务,同时努力减少当地社会、文化对“女性生殖健康维权”的掣肘。对这个项目,比博11日宣佈联邦政府计画在7年内注入1850万加元的援助资金。儘管比博的解释煞费苦心,但已有人开始质疑“加拿大是不是走得太远”。

非洲是一个医疗资源贫乏的大陆,承受着全球1/4的疾病负担,却只拥有全球卫生工作者比重的3%,有统计显示撒哈拉以南非洲需要新增至少82万名医疗工作者才能满足最基本卫生需要,而这需要至少600所基础卫生人才培训机构和20年以上时间。

即便目前这样的糟糕状况,非洲一年投入医疗卫生领域的总资金,也要达到160-200亿美元。 非洲是美国影响力最弱的大洲,特朗普的“退出”对特定卫生健康专桉构成重创,但即便不退出,对非洲总体卫生健康状况的影响也是有限的,而加拿大在这方面的投入与非洲现实需求相比,说“沧海一粟”并不夸张。

迎难而上并非不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也是应该的,但上至联邦政府下至素有慈善传统的普通加拿大人都该明白,加拿大在对非健康援助方面必须量力而为,因为事实并非如比博部长所言“我们有能力”——的确我们有能力提供一些帮助,但我们没有能力充当“非洲母婴健康的太阳”。

加拿大温哥华教育指南-环球华报

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属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