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之巴雷特·乔丹: 或许他比另一个乔丹影响更深远

0

大量刑事案件被撤诉,让人们再次想起了巴雷特·乔丹(Barrett Richard Jordan)这个名字,或许他会比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影响更为深远。

 本报记者 综述

 49个半月的拖延

环球华报

加拿大联邦最高法院(图片来源 CBC)

乔丹是卑诗省人,2008年12月被捕,并被控犯有持有和贩运毒品的多项罪名。

2009年2月,他被有条件保释,原本法庭通知,首次聆讯的开庭时间为2010年5月,但一年零三个月转瞬即逝,检控方却迟迟未能做好检控的准备,无法提供其所有声称足以将乔丹定罪的证据。

于是法庭宣布延期开庭,时间待定——“2010-2011年间将进一步确定日期”。

2011年5月,也就是首次聆讯推迟后整整一年,留了个心眼的乔丹向法庭提出开庭审理的要求,不久后法庭答复“9月开庭”。

9月转瞬即到,可开庭时间又被推迟了。

就这样,首次聆讯时间一路拖延到2013年2月,也就是说从宣布起诉到首次聆讯,期间居然拖延了49个半月之久。

这下乔丹逮着理了:你们违宪了知不知道!

所谓“违宪”,在乔丹看来指违反《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第11(b)条“任何被控犯罪的人都有在合理时间范围内受审的权利”(Any person charged with an offence has the right to be tried within a reasonable time),他向法庭提请暂停诉讼,结果被驳回了。

此后两年里,乔丹不依不饶地接连向卑诗省最高法院、卑诗省上诉法院提请停止诉讼,结果都被驳回,终于,官司一路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

五比四

联邦最高法院的三位法官莫多维(Michael Moldaver)、卡拉卡萨尼斯(Andromache Karakatsanis和布朗(Russell Brown)认为,乔丹案的一路拖延是“体制问题”,让案件审判依赖于“模糊、难以证明、高度主观臆见”,未能鼓励法院和各方预防延误,且过于复杂,提出任何刑事检控如在省级法院诉讼程序超过18个月、在上级法院诉讼程序超过30个月不能定罪,就必须撤销。

大量刑事案件被撤诉,让人们再次想起了巴雷特·乔丹(Barrett Richard Jordan)这个名字,或许他会比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影响更为深远。-环球华报

莫多维法官(图片来源 CBC)

具体到乔丹案,三位法官认为总共49.5个月的拖延中只有4.5个月责任应由被告来负,也就是说,法庭和检方等需承担45个月的延误责任,这远远超过了30个月的“容忍期”——就更不用说18个月了,因此这个案子的起诉必须取消,乔丹不论是否真的犯有上述涉毒刑案,从此也就变回了无案底的“好人”。

他们的意见遭到克伦威尔法官(Thomas Cromwell)的强烈反对,后者认为,当时适用的“莫林裁定”( Rv Morin framework)完全适用,“最高法院不应仅以时间太长为由让理应受到法律惩处的刑事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且‘推翻莫林裁定可有效缩短刑案庭审周期’很可能是个伪命题”。

争论从2015年10月7日一直持续到2016年7月8日,联邦最高法院9名法官中又有格代(Suzanne Côté)和阿贝拉(Rosalie Abella)两人附和莫多维等3人,另3位法官麦克劳林(Beverley McLachlin)、瓦格纳(Richard Wagner)和加斯孔(Clément Gascon)则支持克伦威尔。

表决结果5:4,乔丹仅赢了1票,但就是这一票,不但让本来很可能蹲大狱的他就此彻底解放(他是否真的藏毒贩毒已不重要,因为“案子结了”),更产生了一个极为严重的后果。

加拿大属于海洋法系也即案例法,案例在同类案件审理、定罪、量刑等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乔丹上诉的裁决结果,就此形成了一个新的、足以推翻“莫林裁定”的“乔丹裁定”(Jordan decision),此后只要是刑事案件,不论杀人放火抢劫强奸,一旦过了“18个月”、“30个月”这两条线,就一概“官司打到头”了。

热闹大了

日前(2017年7月8日)联邦司法部曝光了一份资料,显示了“乔丹裁定”生效1年来,究竟产生了怎样的效果。

在这一年间共有1766名因各种罪案被起诉犯有刑事罪名者援引“乔丹裁定”上诉,其中204例被采纳,333例被驳回,其余则仍在“走程序”。在这些被起诉者中,许多被控罪名是谋杀、性侵、毒品贩运、诱惑儿童等严重犯罪。

已退休的克伦威尔法官(图片来源 麦克琳杂志)

已退休的克伦威尔法官(图片来源 麦克琳杂志)

对这一资料,许多人、如加拿大犯罪受害者资源中心(CRCVC)执行董事亿林格沃茨(Heidi Illingworth)感到震惊,表示“如不及时纠正这一错误,我们每个人都将是失败者”;而另一些人、如加拿大皇家法律顾问协会(CACC)伍德伯恩(Rick Woodburn)则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修补支离破碎的司法体制,否则“我们将继续看到罪犯逍遥法外”。

更有人指出,刑案审判进程拖延,原本是政府司法领域投入不足所致,是政府的失职。如今“乔丹裁定”却将由此带来的后果转嫁给社会,是非常不公平的。

但所有这一切都与乔丹无关——即便“乔丹裁定”日后被新的“裁定”颠覆,也绝不会再去翻到他这个始作俑者的陈年旧案了。

加拿大温哥华教育指南-环球华报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环球华网、微信号:gcp_news、gcpnews.com。版权归属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