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32号作品: 徐子归《这个老头有点逗》

0

徐老头是个特别逗的爹。

01

大一寒假,闺女搁家里起床,从来没有比太阳早过,徐老头对此没说什么,只是每天扯着嗓子喊闺女吃饭的时候,多叹了几声气。

在快收假的前几天,徐老头终于绷不住了,问闺女还有几天开学。

在听到还有三天时,他一脸“嫌弃”道,咋还不赶紧走呢,把人都烦够了。

这番毫不掩饰的嫌弃让闺女一度怀疑自己是捡来的。

每当这个时候,闺女总觉得亲爹是孩子,她是大人。

02

自打闺女给徐老头教会了微信,他就整天整夜的抱着手机看新闻,为此闺女没少受妈妈的数落唠叨。

一日闺女闲来无事,就和亲爹聊天。

聊着聊着,徐老头说我明天去学校看你。

闺女心想我上这么多年学也没见你哪次特意来看我,遂回复:鬼信。

徐老头急了:你敢不信你老子?!

闺女再放狠话:来了我才信!

没成想第二天,徐老头扛着一袋子苹果就来到了闺女学校门口。

闺女看到校门口的亲爹,当真是受宠若惊。还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爹。

闺女本想让徐老头吃一顿学校里最奢侈豪华的饭,可是他却在餐厅上下三层,里外转了一圈后,只吃了两个饼,喝了一碗粥。

闺女很无奈,这样的爹让她无措之余多了些许疼惜。

03

大四即将放寒假的时候,闺女主动找徐老头说,后天要回家给她把饭准备上。

这亲爹又调皮了,自己给你妈说去。

急性子的闺女按耐不住,我就想给你说。

换来亲爹一句,我又不吃,不管!再说你回来的时候家里活都干完了,回来有什么用,所以还是不要回来了。

闺女故意惹徐老头,我偏要回来,腿长在我身上。

火急火燎赶回家准备找徐老头“算账”的闺女,才发现饭已经准备好了,活嘛,也被顽皮的徐老头干完了。

闺女不禁好笑,这个亲爹怎么还“言行不一”呢!

04

春节过后,在学校忙论文、忙考试、忙找工作的闺女,忘了给徐老头电话慰问。

在徐老头晚间来电话的时候,闺女恰巧在刷牙,于是就有了以下对话。

“干啥呢,半天不接电话?”

“刷牙呢。”

“这是不想和我说话的节奏。”

“……”

闺女吓得立马漱了口,正襟危坐的听从亲爹的教导。

“这么久都不说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了。”

“我给我妈打了。”

“嗯……那我是多余的!”

“我妈掌管财政大权,给你打也申请不了救济金。”

“所以妈是亲的,爹是多余的。”

“……”

闺女一阵无语,一番好话说尽,亲爹这才松了口,不再追究。

这亲爹,怎么还和老伴争亲闺女的宠,好大一股醋味呀。

05

清明收假。天阴沉沉的,时不时落几滴雨,偏还带着几分冷风。

闺女坐着徐老头的大运牌摩托车进城坐汽车返校。

风吹鼓着衣服,冷气一个劲的往里狠钻。

“身先士卒”的徐老头独挡前风,还惦记着穿着单薄的闺女,车骑得很慢,好似将风都暖化了。

即便这样,徐老头还一直惋惜,早知道就看清刚才路过那车是不是熟人的,好让你坐了走。

闺女总是说不冷不冷,坐汽车我还晕呢,就喜欢坐这样敞着的车。

这亲爹,怎么还走起煽情路线了呢。

06

其实,徐老头不老,刚五十出头,可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却是那样明显。布满老茧的双手、两鬓斑白的头发、黑白相间的胡子,还有因工作劳累落下的腰疼病。多希望时光慢些走,不要再让他变老了。

闺女总觉得是自己的成长吸食了父亲的生命。她多想用毕生换得他十年陪伴相随。

毕竟这么逗的爹,她可舍不得放手。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属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