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33号作品:高婧慧《 最爱我的人》

0

儿童节,给老高发微信。

“儿童节你不表示表示么。”

那边老高麻利的回复,“表示。”

随后,我的微信里突然多出六百块钱,是老高给我的儿童节礼物。

我看着微信里突心里很不是滋味。老高对我的好,从不用嘴说出来。我曾幽怨的对他说,周杰伦用女儿乱弹得几个音写了一首歌,叫做前世情人。可他呢,没有周董的才华,没有周董的钱财,最后连周董的身高都没有。老高看着我幽怨又有些可怜的眼神,长叹一声,闺女不是我的小棉袄,是我的讨债主。我不服,背过身不去理他,老高看了我一眼,背过手钻进厨房,我睁开一只眼,微眯着,看他又用什么来讨好我。

果然,不一会儿老高就从厨房里钻出来,手上托着一盘炸的黄灿灿的鸡腿。我享受着老高的贿赂,咂咂嘴,略一思索,平心而论,老高虽然身高不高,颜值不高,智商不高,这些年却硬生生把我宠成了公主。

当我和姥姥说这些的时候,姥姥幽幽说道。你不知道,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个冬天,雪下了几尺厚,那时候没有手机,电话也很少。你爸为了给我们报喜,蹬着他的二八车咯吱咯吱的骑到家,我一出门就看见你爸站在雪地里,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我有闺女了。躺在沙发上的我腾的一下坐起来,笑个不停。姥姥训斥我,没心没肺,不知道你爹的裤腿已经湿到膝盖,嘴也冻的发黑。我眯眼冲姥姥笑道,“那么肉麻的话肯定不是老高说的。”

我问老高,你不冷么,不能等雪化了再去报信。他说,当时想着你出生了,哪管天有多冷。我一面说老高傻,一面背过头,不想让他看见我害羞的样子。小时候,我爱吃零食,母上总是在我耳边喋喋不休说,这个不干净又贵,真不知道你为啥那么喜欢吃。我撇撇嘴,不予理会。终于有一天,母上对我“令人发指”的行为做出了制止。运动会,我照例和母上要钱买零食,母上绷着脸,交给我一袋水果。母上对我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并不感冒,直接把我丢给了老高。老高端了端身子,一脸严肃的教育我。我干嚎了两声,被老高拽出去参加运动会。在离开母上的视线后,老高立刻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丢给我一袋零食,这是我昨天散步时给你买的,千万别给你妈看见。我得意的拍拍他的肩膀,算是对他的夸奖。我想,这大概就是我和老高之间的心电感应,只需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彼此的想法

。马有失蹄,人有失手。有时,我也会毫不留情的揭穿老高拙劣的演技。别的小姑娘备战高考独自学习时,我的老高静静守在门外看电视,我喊,老高,你去睡啊,老高一个激灵指着电视说要看晚间新闻,我白了他一眼指了指一点的钟。这个时候看新闻,是播报员从电视里钻出来给你播报,还是你钻进去听他们讲。老高还有些神志不清,挠挠头说,都有都有。其实我都知道,老高怕我不敢花钱,隔三差五给我转钱,老高知我爱吃零食,每每顶风作案为我备下,老高知我怕黑,宁愿顶着一双熊猫眼也要陪我熬夜。

那个最爱我的人,总是能轻易看穿我的小心思。

不过,老高,下一次可不可以换我来猜你的心思,换我来照顾你。

首届环球父亲节征文大赛作品版权归属环球华报所有,欢迎合法转载,请标明作者与出处。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