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孤独的人不难,难的是找一个想要结束孤独的人…

0

我们今天的内容从一个小故事开始:

第一次约会,我们把地点定在了北温的Lonsdale Quay。他说,在那儿才有身处异乡的感觉。身边来来回回的陌生人,让他觉得自由。

我不这么想。当然,也无关紧要了。

我们是在Tinder上认识的。我不喜欢Tinder上男人们的殷勤,荷尔蒙的味道太浓。可是,如果他们连殷勤都没有,我就更不会理他们。

你看,这世界上从来都只有坏的和更坏的。

我点了Market最里头的一家商铺的汤,据说很好。据说。

两个人坐在外面的楼梯上,一边吃一边说话。汤没有很好喝,可是他很健谈。说《权力的游戏》里,是老太太和小指头合谋杀了Jeffrey;解释四维空间的虫洞在三维空间为什么看起来是一个球;告诉我中国企业在香港上市其实很多都在做概念,圈两轮钱就跑了;

说感觉爱情越来越不是必需的,然后叹气。

一个满口英伦口音的叔叔上来攀谈。他穿着大力水手的沙滩裤、长袖的纯棉衬衫扣子开到第三颗,胸毛都是金白色的了。他的样子使我想起了肯德基爷爷。

在加拿大,很多街头踱步的老爷爷都让我想起Colonel Sanders。做个外国人真好,轻易就觉得他们很美。

或者被原谅。

英伦大叔用食指指了一下海峡对面的温哥华市中心,说:“多么一座孤独的城市呵”。

“怎么说?”男生显然对另一个健谈的人更有兴趣。

“你们没有觉得么?人来人往的。像烟火一样快。”大叔嘴角有些白色唾沫,像下面海岸的一些小角落,海水冲不走,于是藏污纳垢。我们显然不是他攀谈的第一对,或是最后一对。

“哈哈,你这么形容真的挺特别的。”男生听到这样的修辞,眼睛会亮。

“一座孤独的城市,充斥着孤独的人。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在资本主义的浪潮中寻找彼此。可是岛是不会动的,人都是注定孤独的。注定的。”英伦大叔并不在意我们说了什么或是脸上有什么表情,只是兀自的说。

像背台词一样。

这样的人其实很卑鄙。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觉得他们在贩卖。

大叔转过头来问我们:“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说:“我们是网上认识的。就像您说的,这是个孤独的城市,充斥着孤独的人。”

男生大笑,笑得很好看。

后来我们相约去了很多地方。

夜晚离篝火一米远就已经开始冷了。我们做爱,可我没有要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他的冲动,甚至开始厌恶他。他诚实,他有很多趣味,他甚至是个颇有魅力的人。

可他谁都不爱。一点点都不爱。

我又开始频繁的上社交软件,或者去见朋友介绍的新朋友。

晚上,Murf跳上床,趴在我的胸口。我一边梳理她的毛,一边说:“只有糟糕的,和更糟糕的。

可我仍然要选,因为没有人真的自由。


找个孤独的人不难,难的是找一个想要结束孤独的人…
10月8日,戴上假面,用心去寻找,结束你的孤独吧!

报名方式    在这里哦!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