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重启,美国总统首席贸易谈判代表雷德赫特(Robert Lighthizer)语惊四座,让关注NAFTA命运的加拿大人不得不关注这个未来谈判中的主要对手。

又一个律师

环球华报

在国会财政委员会听证会上(美联社)

律师事务所号称美国政客“培养基地”,雷德赫特同样曾经在律师行工作过。

1947年10月11日出生于俄亥俄州阿什塔布拉的雷德赫特最初的本科专业是艺术学,1973年获得乔治敦大学法学博士学位。

此后5年间他任职于华盛顿特区的Covington&Burling律师事务所,并因近水楼台之便接触了许多政治人物。1978年,他得到美国参议员财政委员会主席多尔(Bob Dole)赏识,成为该委员会少数民族事务律师,3年后便成为该委员会首席顾问和雇员主任,并得到更多一线政治家的瞩目。

1983年,他被时任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任命为副贸易谈判代表,从此介入政坛。任职期间他参与了12次双/多边贸易协定谈判。

1990年他离任,回到律师行当,成为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长期负责为进入外国市场的美国公司提供法律服务。

今年1月2日,特朗普( Donald Trump)宣布提名雷德赫特任职第十八任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这一提名一度遇阻,因为在漫长的律师生涯中他曾代表外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对簿公堂,一些议员认为他违反《游说披露法》(Lobbying Disclosure Act .),最终只能靠特朗普的“但书”才于5月15日获准上任,拉锯战持续了5个小时之久。

强硬的“斗牛犬”

环球华报

当年就任副贸易谈判代表(南华早报)

雷德赫特在国际贸易事务上的态度只用两个字即可概括:强硬。

他在这方面最早的表现,是1985年美国-巴西乙醇进口纠纷,和此后的美国-中国机电进口纠纷,在这些谈判中他都表现得十分强硬。

他和美国钢铁行业企业关系密切,经常站在这些企业代言人的角度上,逼迫外国让步,在他的高压下,欧洲、日本都曾被迫和美国达成“主动限产”协议。

今年6月21日,也即他走马上任刚满1个月,他就公然表示,将秉着“让NAFTA对美国不构成危害”的原则参加恢复后的NAFTA谈判,并声称自己的首要使命,是“令有23年历史的NAFTA现代化,并同时保护美国农民和牧场主受益”,因此他追求的谈判结果是“要麽大幅度修改,要麽干脆废除”。他的这番表态令当时刚因特朗普“我只想让NAFTA微调”言论稍感安心的加拿大、墨西哥两国再次紧张起来。

雷德赫特认同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原则——甚至比特朗普走得更远,他经常公开质疑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原则,并对完全的贸易开放持毫不掩饰的嘲讽态度。事实上,他在“美国第一”问题上比特朗普要更早开始鼓呼。

他被认为是一个“咄咄逼人、富于侵略性的人”,被认为是他的伯乐、如今已93岁高龄的多尔曾评价他是“一只真正的斗牛犬”。

雷德赫特的谈判

环球华报

“三人行”(印度斯坦时报)

8月16日的NAFTA谈判开幕式上,雷德赫特果然发表了基调强硬的开幕词。

在开幕词中,他声称美国,对这项存在23年之久条约“简单的调整”不感兴趣,他表示“许多美国人认为NAFTA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失败,因此需要进行重大改变”,否则美国将宁愿废除NAFTA。

在讲话中他还表示,NAFTA的履行导致美国流失70万制造业工作岗位,并在农产品方面令美国吃亏——很显然,这和特朗普过去一段时间不断发出的美国遭遇不公,NAFTA“糟糕透顶”、“是一场灾难”等言论相互呼应,一脉相承,甚至更加激进,就连部分美国政、商界人士也担心,如此咄咄逼人的姿态,在为期90天的艰巨谈判中可能适得其反。

事实也似乎如此: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墨西哥经济部长瓜贾尓多(Ildefonso Guajardo)均在当场表示了异议,两位都代表本国政府盛赞NAFTA是“非凡的成功”,并强调美国才是NAFTA最大的受益国,敦促美国“能够尊重和捍卫NAFTA”,稍早时方慧兰更表示,如果美国坚持从单边利己主义角度修改NAFTA第19章,加拿大“不惮看到美方退出”。正如美国《西雅图时报》所指出的,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已从最初对特朗普上台的震惊中惊醒,开始越来越鲜明地抵抗特朗普的压力,同时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国内支持是脆弱和不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斗牛犬”能为NAFTA谈判带来什麽,只能拭目以待。

 

欢迎合法转载,但请标明出处:环球华报。版权归属环球华报所有,抄袭必究。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环球华报。如果文章有错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查核/改正错误。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