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贸协定首轮重启谈判告一段落

0

8月16日重启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首轮谈判于8月20日告一段落,下轮谈判将于9月1-5日在墨西哥举行。

提速是唯一可喜的

北美自贸协定早在1994年便已缔结并生效,迄今已正常运转了23年之久,照理只须有“小修小补”,而不应出现如今所谓“重启的谈判”。

参加NAFTA首轮谈判的三国贸易代表团团长雷德赫特、方慧兰和比亚雷亚尔(路透社)

参加NAFTA首轮谈判的三国贸易代表团团长雷德赫特、方慧兰和比亚雷亚尔(路透社)

但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一切都变得不确定起来。特朗普的口号是“美国第一”,正如他的首席贸易谈判代表雷德赫特(Robert Lighthizer)所概括的,这意味着他认为首先,NAFTA“许多美国人认为NAFTA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失败,因此需要进行重大改变”,否则美国将“宁愿废除NAFTA”;其次,NAFTA的履行导致美国流失70万制造业工作岗位,并在农产品、汽车配件……等各方面令美国吃亏,因此“必须予以‘纠正’”;第三,NAFTA框架内的贸易纠纷仲裁小组让美国感到“不爽”,理应解散。

这样的要价无异于将既定的自贸协定搁置,另起炉灶重谈一个全新的东西,这显然与加拿大、墨西哥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相去甚远,加、墨两国认为,NAFTA总体上是成功的、积极的,美国则是这一体制的最大受益国,NAFTA的意义不能片面地仅用贸易顺差或逆差来衡量。

由于三国间基本底线相去甚远,重启谈判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8月16日的开幕式上,三国代表团的领军人物雷德赫特、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墨西哥经济部长比亚雷亚尔(Ildefonso Guajardo Villarreal)摆出一副各说各话的姿态,这让人们一度怀疑,谈判会变成马拉松式的持久战。

但至少在谈判速度上,第一轮谈判还是取得了不错、甚至略出乎人们意料的进展:三国一致同意谈判应“提速”,9月1-5日第二轮谈判将转移到墨西哥举行,接下来是9月底在加拿大,随后是10月初在美国,而原本计划在明年初举行的谈判,将提前到今年底以“额外谈判回合”的形式展开。

特朗普近日来遭遇内忧外患,被认为其团队中最坚定的“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主义者——号称“影子总统”的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phen K. Bannon)已于8月18日辞职,而美国政府还要同时分身去应付同样被特朗普按下重启键的美韩自贸协定,和注定会是一场恶战、持久战的中美“301”贸易纠纷,在相对简单的NAFTA问题上速战速决显然符合其利益;墨西哥明年是大选年,自然更不愿这一话题纠缠过久。从这些角度看,NAFTA重启谈判提速虽在意料之外,却也仍在清理中。

问题在于,提速似乎是唯一的共识。

“没有联合”的联合声明

事实上在为期5天的第一轮谈判中,三国仅就各自的基本立场阐述了意见,并没有达成多少实质性共识。

下轮谈判在墨西哥举行(美联社)

下轮谈判在墨西哥举行(美联社)

在例行的联合声明中,三国仅谨慎表示“各自对本方立场作了详细的概念介绍”,并提到“已着手协商某些协议文本”,却既未提到是哪些方面的协议,更未透露所谓“文本”的细节。

一些美国方面的与会者透露,三国“在跨国数据流动和电子商务等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这或许是可能的,但上述两个领域恰是三国间最少分歧的领域,而在诸如农产品出口及补贴、汽车原产地、贸易仲裁小组,甚至知识产权保护等稍复杂的领域,便几乎没有任何好消息传出。

人们不免担心,三国谈判代表太过急切、太过雄心勃勃,以至拿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时间表——正如加拿大牛场主协会主席马斯沃赫(John Masswohl,)所言,迄今为止三国立场相距甚远,且并无迹象表明它们正努力相互接近,在这种情形下提速又有什麽意义呢?

有细心者观察到,甚至在官样文章的联合声明中,三国连重启谈判的术语都尚不能达成共识:加拿大和墨西哥继续沿用“现代化”一词,而美国则照例用特朗普所青睐的“重新谈判”。

加拿大没有准备好

作为加拿大人,最关心的自莫过于NAFTA的命运,以及加拿大在重启谈判中的处境。

方慧兰在谈判中(路透社)

方慧兰在谈判中(路透社)

但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加拿大恐怕是三国中处境最不利的——因为“加拿大没有准备好”。

作出这一结论的是一些资深专业人士,如前加拿大外交官、国际贸易法专家、加拿大高等科学院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赫尔曼(Lawrence Herman)。

按照这些专家们所指出的,加拿大联邦及各省政府在突如其来的谈判重启面前措手不及、莫衷一是,是三国中迄今立场最不明晰、内部分歧暴露最明显的一方。不仅如此,加拿大在重启谈判预热过程中处处流露出“为达成新协议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焦虑心态,而这恰是谈判的大忌。

按照赫尔曼等人的看法,如果“NAFTA2.0”的最终版本一如特朗普-雷德赫特所勾勒的,那麽“加拿大未来所面临的贸易处境甚至还不如完全没有NAFTA”,因为“特朗普的要价”不但条件苛刻、单边利己,而且随时可能因为“不再有利于美国”而被反复无常的特朗普推倒重来,且一旦贸易仲裁小组机制取消,加拿大将无法在NAFTA框架内为自己的利益寻仲裁和公道,这样的一个“自贸协定”,甚至还不如WTO机制对加拿大贸易利益的保护来得可靠和周到。

许多专家们认为,在接下来的几轮谈判中,加拿大一方不仅应尽快统一内部意见,用一个声音对外说话,还应摆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达成协议,否则加拿大就大祸临头”的心态和谈判姿态,以免为“生意人”特朗普所乘。正如赫尔曼所言,一个糟糕透顶的“自贸协定”注定会比没有协定更糟,相较于美加贸易关系,美国和中国、日本、俄罗斯、欧盟间的贸易关系都同样甚至更加密切,但后者和美国间却并没有什么NAFTA。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