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加息是时候了么?

0

9月6日,加拿大央行宣布上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从0.75至1%,这是加拿大央行7年来首次上调基准利率。

 理由:形势一片大好

 央行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强调,之所以这样做,理由是“近期经济数据一直强于预期,这支持了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的观点,即加拿大经济的增长变得更加基础广泛,更加源于自身”。

170907-2

央行行长波洛兹(Stephen Poloz)图片来源:加广

此前不到一周,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que Canada)公布今年2季度加拿大GDP增速高达4.5%,这是6年来加拿大单季度最强的GDP增速。这一增速远远高于汤森路透经济学家此前所预期的3.7%。

加通社分析指出,二季度加拿大经济呈现全面开花态势,石油天然气、制造业、销售、零售、建筑业的走势都相当喜人。不仅如此,尽管温哥华、多伦多相继推出冷却房地产市场的措施,加拿大二季度家庭平均支出仍大涨了4.6%。

鉴于此,不少加拿大金融机构纷纷上调了其年度经济增长预期,如蒙特利尔银行(BMO)就将其全年和三季度GDP增速预期分别上调至3.1%和2.5%。

一些金融机构,如帝国银行(CIBC)和德信(Desjardins.)认为,加拿大央行必须及早加息,以避免在经济增长提速和利率长期走低的共同作用下,出现经济过热、通涨加速等严重后果。但在9月6日央行加息前,绝大多数金融机构和分析家倾向于认为“还是稳妥一点好”,加拿大央行应该先冷静一下,看看美联储是否会有下一步动作,最好将是否加息留待10月25日央行会议上再作决断。

然而央行还是抢在7月“窗口”迫不及待地推出了自2010年7月以来的首次加息动作,按照该机构在声明中的说法,加拿大消费支出依然强劲,并“受到强大的扩展性就业和收入提升的支持,且企业投资和出口势头也继续向好”。

 有人忙碌有人愁

尽管出乎大多数金融机构预料,但它们毕竟训练有素,在央行加息后不到24小时,便纷纷作出了跟进举措。

170907-1

央行加息(图片来源 加通社)

德信、皇家银行(RBC)、蒙特利尔银行、道明加拿大银行(TD)、帝国银行、枫叶银行(Scotia)迅速宣布,他们将提升各自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3.2%。

和银行金融机构的忙碌相比,债务控制部门则开始愁上加愁。

征信公司Equifax9月7日刚刚公布一份数据,称今年二季度加拿大人不包括按揭的债务负担达到创纪录的人均22595加元,同比上升3.3%,个别省份的数据更远高于全国平均数(如阿尔伯特省为28240加元,安省虽仅22671加元,但考虑到其按揭负担较大多数省份沈重,其实际债务负担是较重的)。Equifax数据分析总监玛丽娜(Regina Malina)在央行加息决定出台后认为,破产率的下降表明加拿大人的债务水平“依然是良性有活力的”,新的加息决定给每个加拿大家庭月平均增加支出应为50-150加元,“一般而言这还是容易调整和适应的”。

但许多人持不同看法。

多伦多瑞尔森大学经济学家凯姆(Eric Kam)就指出,加息会导致许多投资房地产的加拿大人无力继续负担按揭,从而导致房地产市场和许多加拿大家庭双双陷入窘境。

德信首席经济师贝然(Hélène Bégin)认为,央行的加息决定将令那些本就处于债务临界点的家庭剎那间陷入困境,这些家庭将无力偿还银行信贷,从而令放贷机构也一并被拖下水。

贝然认为,加拿大私人债务问题早在几年前便敲响警钟,联邦政府和央行对此心知肚明,原本应采取一些措施避免诸如加息之类重大金融方向性决策“刚性”出台,给机构和债务人一点点调整和喘息的机会。

 真的“一片大好”?

 联邦政府和央行显然持上述乐观观点。联邦财长莫纽(Bill Morneau)就宣称,未来十年加拿大将进入“经济最强劲增长的周期”,只要经济的经济指标继续延续,加拿大央行有望持续小幅加息。

 

魁北克省金融学家维兹纳(René Vézina)尽管对加拿大未来十年经济前景是否如此乐观持保留意见,但他也认为“未来4年内加拿大央行基准利率可能上调至3-5”,并提醒加拿大人“未雨绸缪,安排好自己的债务”。

即便央行自己,在声明中也承认“存在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并具体提到“重大地缘政治风险”和“国际贸易政策方面的变数”。

但值得忧虑的地方似乎要多得多。

比如前途未卜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加拿大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8月16日在首轮重启谈判开幕式上承认,加拿大每年GDP增速2.5%得益于NAFTA,这几乎相当于最乐观预期的加拿大年度GDP增速的40%,如今重启谈判已历两轮,由于美方立场的僵化几乎毫无进展,第三轮谈判9月23日将在渥太华举行,是否能有所突破很难预料,即便有,以特朗普(Donald Trump)朝秦暮楚的性格,新的一纸协议会否重蹈老协议覆辙,谁也说不做,在这种情况下奢谈“黄金十年”,是否“心太大”?

加拿大经济近年来越来越趋向于资源型,这种经济结构最大的特点,是“看天吃饭”和“仰人鼻息”,可预测性和主动性较差。而加拿大央行在经济走势预测方面以往表现如何?

2007-2008年,央行乐观认为“形势一片大好”,尽管各大经济体纷纷开始量化宽松,加拿大仍麻木不仁地逆势讨论了好久“怎麽加息”,如今我们都知道,那是1973年后最严重一轮经济危机的开始;前面提到的2010年上一次加息,同样是央行乐观预期“加拿大已经挺了过来”而作出的匆忙决策,如何回顾不难发现,这个决策同样是错误的。

如今央行又作出了“黄金十年”的预测,并根据这一预测开始调整具有战略意义的基准利率,但愿它这一次真的看准了。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