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庞巴迪成为“第二根软木”

0

9月26日晚,美国政府商务部以“接受政府补贴”为由,宣布对加拿大庞巴迪公司的C系列民用飞机征收22%的反倾销税。

第二根软木

这是继对美国输加软木“双反”后,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加拿大实施的第二个重大贸易保护主义措施。

途未卜的庞巴迪总装线(TVA)

途未卜的庞巴迪总装线(TVA)

9月23日,北美自贸协定(NAFTA)第三轮重启谈判在渥太华开幕,至美国突然宣布对庞巴迪实施反倾销时,本轮谈判尚在进行。由于特朗普此前对加拿大输美软木“开刀”,并威胁对加拿大输美乳制品展开制裁,加美贸易关系已经冷却,但此时此刻宣布对庞巴迪“反倾销”,仍然出乎大多数人意料之外。

庞巴迪公司总部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原本以生产高速列车等地面运输设备着称,1986年,该公司收购了当时加拿大最大航空制造企业——位于蒙特利尔附近圣洛朗的加空公司,开始步入航空制造业。1988年,控股比利时BN公司;1989年,收购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历史悠久的肖特兄弟公司(以生产肖特330/360支线客机着称);1990年收购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的盖茨-利尔喷气公司(以生产公务机着称);1992年,从波音手中收购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德-哈维兰飞机公司,自此成为按飞机交付架数排名世界第4(仅次于波音、空客、巴西恩博威)、员工数世界第3(仅次于波音和空客)的民用飞机制造商。目前主要的民航客机为喷气支线飞机CRJ系列,和涡轮螺桨支线机冲锋-8系列,是20-92座客机市场的主力军。

2003年底,庞巴迪看到“小干线”的广阔市场,因此推出C-110和C-130(分别为110座、130座)两个C系列方案,但很快遭到波音、空客两个潜在对手的反弹,遭遇重重阻力,不得不在2008年1月宣布“暂缓”,同年7月宣布“重启”,但至2015年再陷困境,拜魁省政府通过魁北克投资公司向C系列注资13亿加元,以及随后联邦政府提供1.24亿加元“联邦创新资助”才转危为安。

美国对庞巴迪“反倾销”,将令C系列涨价3倍,从而在美国市场丧失竞争力。

和软木事件不同的是,庞巴迪事件是竞争对手触发的:波音公司惟恐C系列成为其波音-737系列的竞争对手,因此向美国商务部出面举报庞巴迪“不当竞争”,此举正中一直高喊“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政府下怀。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就在举报庞巴迪后,波音却浑若无事地跑到渥太华,向加拿大兜售15架CF-18“超级大黄蜂”战斗机,被许多加拿大政治家斥为“不知羞耻”。

动了谁的奶酪?

魁北克省是庞巴迪的大本营,正如魁省省长库亚尔(Philippe Couillard)所言,庞巴迪是魁北克经济的核心,意味着大量产值、税款和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因此“这是对魁北克省宣战”。

庞巴迪CS-300?(蒙特利尔都市报)

庞巴迪CS-300?(蒙特利尔都市报)

27日,魁北克省议会议长沙涅翁(Jacques Chagnon)主持了两小时的紧急省议会辩论,随后库亚尔发表了措辞强硬的讲话,他敦促联邦政府和总理“保持强硬路线”,呼吁抵制购买波音CF-18战斗机,“如果联邦政府购买哪怕一架都会引发我们的愤怒”。他还呼吁加拿大的各航空公司避免订购新的波音飞机。

库亚尔原本希望协调省内各主要政党,在庞巴迪问题上拿出统一立场,但愿望并未能完全实现:两个反对党虽也谴责波音和美国政府,但同样指责省府举措不当。魁北克人党领导人利塞(Jean-François Lisée)指责政府在2015年单纯资助C系列而非资助庞巴迪构成隐患和投资风险;魁北克未来联盟党QBC领导人勒高尔特(François Legault)则敦促政府拿出“B计划”抵消制裁所造成的经济影响。

在整个加拿大联邦范畴,庞巴迪不仅是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骨干企业,更是加拿大经济转型后为数不多、尚能生存的高科技大型企业集团之一,美国和波音的做法当然也极大损害了加拿大联邦的利益。

早在美国政府宣布“反倾销”之前,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就多次谴责波音公司“贸易保护主义和毫无根据的做法”,并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想和一家正在攻击我们、且将导致数以万计加拿大人丢掉工作的公司做生意”,这意味着加拿大将不会从波音公司购买CF-18战斗机。9月27日,杜鲁多表示对美国政府的决定表示失望,称“将永远争取加拿大的就业机会”。

牵头加拿大参加NAFTA重启谈判的关键人物、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是唯一表示“不惊讶”的重量级加拿大官员,她的理由是“对于一个贸易保护主义思维模式的政府这样做是必然的”,她称波音公司“正试图破坏航空航天部门和政府的正常关系”;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则称,美国商务部的决定可能影响正在渥太华举行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加拿大“如今必须评估我们所有的选择”,他还表示“这表明波音不是可靠的合作伙伴”、“希望他们能听懂我们释放的这一信息”。

愤怒的库亚尔(魁北克日报)

愤怒的库亚尔(魁北克日报)

和魁省一样,联邦层面各反对党反应也不一致。

联邦新民主党领导人唐民凯(Tram Trair)对杜鲁多威胁取消超级大黄蜂合同的效果感到怀疑,因为“那个合同根本还不存在,威胁取消一个不存在的合同有用麽”;而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则将问题归咎于魁省13亿加元投资和联邦政府累计3.3亿加元贷款的决定,以及政府支持使用不当,但一些评论家认为,谢尔的策略并不明智,此时此刻作这样的表态很容易犯众怒,且这种指责苍白无力——因为联邦保守党执政期间也批准了两笔对庞巴迪的贷款。

第三个被动“奶酪”的是英国、尤其北爱尔兰。

庞巴迪在北爱尔兰的分公司是该地区雇佣劳动力最多的单位之一,拥有员工8000,其中4200从事飞机制造相关业务。因此事发后英国作出了不亚于加拿大的激烈反应。

英国首相梅(Theresa May)对美国决定感到非常失望,并表示将与庞巴迪合作确保英国工作份额。英国国防大臣法伦(Michael Fallon)威胁报复美国飞机制造商,他指出波音是英国军队军购的大客户,也是上一轮军购的大赢家之一,“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长期合作伙伴应有的态度”,他是在贝尔法斯特一个庞巴迪分公司作此表态的。波音最近赢得英国海上侦察机和AH-64武装直升机合同,价值几十亿英镑,法伦称波音的行为“可能明显损害彼此间关系”。

北爱尔兰的庞巴迪主要制造机翼和C系列机身部件。北爱尔兰统一民主党DUP负责人福斯特(Arlene Foster)对美国决定感到沮丧,并表示将尽一切能力挽回影响。

特朗普如此“不给面子”,恐对梅政府的威望构成后续损害。一些对“脱欧”不满者(如保守党籍前副外相斯维尔Hugo Swire)就表示,梅曾声称““一旦英国脱欧美国会给予丰厚的贸易利益”,但“如今我们看到的事实正相反”。

第四个被动“奶酪”的,则是美国自己——美国有多达23000工作岗位依赖与庞巴迪的合作。

未来走势

不论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加拿大或英国,都竭力将主要矛头对准波音,显然仍希望美国政府能收回成命。

但正如北爱尔兰联合党(NIU)领导人凯利(Jimmy Kelly)所言,鉴于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倾向和一贯表现,挽回几乎已不可能。

庞巴迪迅速作出反应,称,波音的投诉和美国政府的制裁是“荒谬、与现实无关”的,称美国贸易法从未被如此扭曲,“波音正试图用一种歪门邪道来扼杀竞争,剥夺美国航空公司及其乘客使用C系列飞机的权利”。

库亚尔和魁省政府已作出“我们将获胜”的强硬表态,扬言将继续和“真正的合作伙伴”合作生产C系列,并将之销售到世界各地。他表示“并不担心市场后果”,因为C系列主打市场并非美国,而是亚洲、欧洲和非洲,“波音事件反倒为C系列做了品牌宣传”。

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实际上迄今美国客户只订购了75架CS100(三角洲航空公司,预订2018年春天交货,另有50架可选追加订单)。

但C系列迄今三上两下,命运多舛,其市场前景未卜,而庞巴迪则已成为魁省最可怕的“吞金兽”,当愤怒情绪消淡,人们开始理性思考时,他们还会不会为了这个一直不见回报的重大投资项目继续押宝、埋单?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