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宁:加拿大国门对“她”关闭?

0

维基泄密案最主要泄密人、实行过变性手术的美国前上等兵曼宁,当地时间9月25日宣称自己被加拿大“拒之门外”,并发誓“抗争到底”。 

谁是曼宁

170925-1

曼宁显示的加拿大联邦政府公函(英国卫报)

布雷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恐怕是美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着名泄密者,在“棱镜门”和维基泄密事件中,他是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最出名的情报来源之一。由于本人在泄密时是现役军人,因此他受到的处罚也格外严厉:2010年曼宁被捕,3年后被判刑35年。他是2013年7月30日被判刑的,8月22日就宣布,自己“其实是一个心灵女人”,随即在狱中接受变性手术,成为了“女性”切尔西·曼宁(Chelsea  Manning)。

2017年1月17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lack Obama)签署特赦令,将连审讯期也只坐了不到7年牢的曼宁释放出狱,理由是“他已得到应有惩罚”。当时距特朗普宣誓就职只差3天,许多评论家都认为,奥巴马此举有成心给特朗普难堪的意味。

今年稍早,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邀请了一批访问学者,包括前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Sean Spicer)、特朗普竞选团队经历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NSNBC着名主持人斯卡尔博格(Joe Scarborough),以及老政治家布热津斯基(Mika Brzezinski)等,其中也有曼宁。哈佛称此举“旨在激发校园内的多元化讨论”,但消息传出,在肯尼迪政治学院任职的原CIA副局长莫雷尔(Mike Morell)立即宣布辞职,9月14日中情局(CIA)局长、哈佛老校友彭佩奥(Mike Pompeo)更抗议性拒绝出席原定当日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举行的、主题包括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美国与朝鲜的核对抗,以及“其它全球安全问题”的专题研讨会。随后哈佛撤回其对曼宁的邀请,而曼宁则在9月18日出现于麻省一个名为“南塔基特”的“创业企业思想年会”上,抨击CIA和哈佛大学对“她”的“不公正待遇”,并斥骂美国“已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扬言要“抗争到底”。

9月25日,曼宁的“抗争”出人意料地剑指加拿大政府:“她”在推特上晒了一张单据,质问加拿大政府“是否打算永远把我拒之门外”。 

“在加拿大等同叛国” 

曼宁及其团队声称,“她”上周末试图从纽约州尚普兰口岸进入加拿大境内,结果被加方拒绝入境。这封信告诉曼宁,“她”在美国被裁定的罪行按照加拿大的法律也一定会遭到公诉,并可能判刑14年,因此“加拿大不能允许其入境”。

曼宁的“碰瓷式推特”(英国卫报)

曼宁的“碰瓷式推特”(英国卫报)

曼宁拒绝在推特上比较美加两国法律的优劣,但扬言“计划正式对此作出挑战”。

根据稍早的消息,为“庆祝获得自由”,“她”计划从纽约一路前往加拿大蒙特利尔,然后沿着世界最长的横加公路自东向西直达太平洋沿岸的温哥华,然后参加“一系列和平抗议活动”,和“她”相伴的有一个可观的“支持团队”,而之所以要去温哥华,目的是和“她”心目中的“冤家对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伊纳诺普洛斯(Milo Yiannopoulos)唱对台戏。伊纳诺普洛斯是美国较为罕见的、支持特朗普却反对希拉里.克林顿的“保守派同性恋者”。

曼宁团队指责加方根据美国《间谍法》(US Espionage Act)裁定曼宁无权入境,并声称《间谍法》是“恶法”。他们还担心其它国家会步加拿大后尘,在受到美国政府压力后对曼宁关闭国门。

完全可以预料的是,曼宁及其团队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会密集“猛扑”加拿大关口,如果顺利通过则可宣称“我胜利了”,反之则会继续调动一切资源指责加拿大“助纣为虐”,在目前特朗普因“NFL国旗事件”和美国体育界陷入“热战”的敏感时期,这样的局面无疑会令加拿大被无端抛向风口浪尖。 

加拿大:会行使沉默权么?

当天稍晚,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拒绝对个案进行单独评论”。该部发言人对CBC表示,根据加拿大《隐私法》(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每个个案都根据案情单独评估,“所有申请人都可以期待公正、专业的待遇,以及明确、负责的决定”,但移民部不会公布作出决定的理由。

“她”本是维基泄密事件核心人物之一布拉德利·曼宁(i.kinja-img.com)

“她”本是维基泄密事件核心人物之一布拉德利·曼宁(i.kinja-img.com)

这显然是在“行使沉默权”——问题是,在面对一个存心“碰瓷”的团队,和一个曾把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新闻人物时,这种“沉默”很可能意味着放弃自卫,任由对方对这件事进行单方面的炒作和解读。

很显然,曼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的目标仍然在美国国内,只是“哈佛事件”后担心国内平台受限,才打算来个“墻内开花墻外香”。加拿大不愿被“墻外之火”拉下水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回避矛盾恐怕会遭致更多的麻烦。

当天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也发表了题为“拒绝评论”的评论,并称“希望了解更多细节”——很显然,总理大人同样在“行使沉默权”,并期待着“沉默出奇迹”。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