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 血腥及血腥之后

0

10月1日晚,1名枪手从美国拉斯维加斯曼德勒湾赌场酒店32层客房内向人群扫射,截至目前,已传有59人死亡,527人受伤。死伤者中有11名加拿大公民(4死7伤)。 

恐怖的一幕

当晚事发地附近的拉斯维加斯大道正举行大型户外乡村音乐会,有至少2.2万人参加。枪手突然从32层高的酒店客房内向音乐会现场用长枪疯狂射击。最初人们误以为是烟花燃放,不以为意,甚至台上的歌手仍在继续演唱,当发现是袭击后现场登时一片哭喊、尖叫和大乱,场面惨不忍睹。枪手随后随后在警方抓捕过程中自杀身亡。

一片混乱的现场(财经观察)

一片混乱的现场(财经观察)

这是美国有史以来伤亡人数最多、影响最恶劣的涉枪暴力案件,和“9.11”后伤亡最惨重的恶性暴力事件。此前的涉枪暴力伤亡纪录,是2016年佛罗里达奥兰多某LGBTQ夜总会发生的“6.12”持枪恐怖袭击案(49死50伤),距今还不到1年半光景。

事后各种有意无意的谣言不胫而走,有人声称枪手“皈依了伊斯兰教成为圣战者”,也有人说他的妻子是穆斯林,有网站和网络社交账户煞有介事地渲染其政治背景(有“铁杆民主党”和“红脖子”这截然相反的两种版本)……至于他所使用的武器,则有了M249班用机枪甚至M60通用机枪等可怕的说法,现场发现的枪械数量则从最少的说法8件到最多的19件,不一而足。

据警方公布的消息,现场有枪械“多件”,并没有M249和M60之类军用自动武器,多为民用版的AK系列和AR-10/15突击步枪,口径有.308(相当于军用7.62mm)和.223(相当于军用5.56mm),子弹型号则可能有3种(AK用的7.62M43弹,弹头长39mm,而AR-10的.308温彻斯特弹,弹头长51mm),其中一些枪可能经过改装,使之从半自动武器变成全自动武器,但这种私下改装会严重影响射击精度和枪械寿命。

嫌犯是64岁的美国人帕多克(Stephen Paddock),家境殷实,本人无犯罪记录和明显宗教倾向,但随后有照片显示,他曾参加过多次支持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反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游行集会,其父则是曾登上FBI“十大通缉犯”榜单的知名涉枪嫌犯——当然,这本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尽管“伊斯兰国”(ISIS)第一时间宣布对事件负责,但鉴于上述情况,绝大多数人相信事件和他们无关,ISIS只是循国际恐怖组织的传统“逢热点必蹭”罢了。

加拿大在流血

拉斯维加斯是加拿大人热衷的度假地,此次事件同样令加拿大流血。

截止最新消息,加拿大公民已知有4人死亡,7人受伤。

4名罹难的加拿大人分别是杰西卡(Jessica Klymchuk,家住阿尔伯特省瓦利维尤,是4个孩子的母亲,单亲妈妈)、约翰(Jackson Mclldoon,家主卑诗省枫树岭,技术工人)、塔拉(Tara Roe,34岁,居住在阿尔伯特省奥克托克斯,与丈夫一起去旅游,事发时失散,后被证实遇害)、卡拉(Calla Medig,居住在阿尔伯特省贾斯珀的20多岁少女,索菲亚模特公司模特)。

加拿大籍受害者卡拉.美迪格(蒙特利尔日报)

加拿大籍受害者卡拉.美迪格(蒙特利尔日报)

联邦公安部长古迪尔2日一早表示,联邦政府正密切关注情况,鉴于拉斯维加斯是加拿大公民热衷的旅游目的地,联邦机构将竭尽全力核实是否还有更多加拿大公民在事件中遇害或受伤。

一些受伤的加拿大公民则迫不及待地通过网络平台报平安,朱迪.安塞尔(Jody Ansell)来自曼尼托巴省,她和同伴受了枪伤,被送往内华达市一家医院治疗,当她们得知被列入失踪者行列后便设法登上Facebook,称“我们在医院,没事,受了枪伤但医务人员在帮助我们”。 

熟悉的争执 

正如许多评论家在事发后不久便一针见血指出的,近年来几乎每一次涉枪血案,都会成为美国“禁枪”、“拥枪”两派博弈、自我标榜和相互攻讦的平台,禁枪派会将血案频发的责任归咎于步枪协会和其背后支持群体“放任枪械泛滥”上,而拥枪派则会反唇相讥,宣称在如此糟糕的治安状态下就更不能剥夺美国公民“宪法所赋予的持枪自卫权”。

枪手帕多克(英国镜报)

枪手帕多克(英国镜报)

众所周知,前任总统奥巴马(Balack Obama)作为坚定的“限枪派”,开创了利用暴力流血枪案在网络平台造势推动限枪的先河,在他任上几乎每一次发生重大涉枪暴力案件,他都会照例大谈禁枪,并顺手将涉枪暴力归咎于枪械泛滥,将枪械泛滥归咎于政治对手共和党与步枪协会间的利益关联;而如今的执政者却是共和党人、一直走着“奥巴马赞成我反对”政治路线的特朗普,其背后的“红脖子”们固然会继续大谈“乱世需持枪自卫”的“宪法修正案高调”,近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借题发挥机会、力图把特朗普轰下台的民主党人及其支持者们,也会照例作痛心疾首状,借抨击涉枪暴力之机顺藤摸瓜、夹枪带棒地沿着枪-步枪协会-共和党-特朗普的套路影射一路,并顺便回顾一下“奥巴马的好时光”——事实上,一直不服气的特朗普手下败将希拉里.克林顿,已迫不及待地这样说和做了。

问题在于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僵持的结果只能是各说各话,各行其是,德克萨斯州等“红脖子”占绝对优势的州,枪械会照例更加热卖,而本就禁枪严酷的纽约州等地恐会继续严防死守,而另一些双方势力势均力敌的州则会继续没完没了地撕下去。

其实在热点时段奢谈“控枪”、“拥枪”,本身就是作秀、刷色成分居多,而于大局并无多少真正助益,因为枪手可能是职业恐怖分子或黑社会成员,也可能是反社会人士、情绪失控者或恶作剧者,其枪械既可能是合法购买和持有的,也可能是其它渠道弄来的。本次血案的肇事者帕多克有持枪证,但警方初步调查却发现,他在现场开火时使用的几支枪,却并不在其合法持枪的范畴内。美国自1986年修改枪支登记法后,仅允许该年以前登记在册的民用全自动枪械继续保留、交易,如果此次帕多克真如某些传说所言,使用了全自动武器,则其全自动枪械要麽是“黑枪”,要麽是自己改装的(这涉嫌严重刑事犯罪),不论怎麽来的,都绝非“控枪”所能防范。另一些早年发生的涉枪暴力案,如2009年“11.05”胡德堡血案,是职业军警手持军用、警用武器行凶。上述案例不论“禁枪”,“拥枪”,显然都是隔靴搔痒。

枪械本身是中性的,既可以成为暴力的助推器,也可能变成制止暴力的有效工具,是否控制、如何控制,本应是另一个需要严肃、认真探讨的重大课题,而恶性暴力事件的真正罪魁祸首,是包括各种成因的反社会极端情绪、倾向,而其最大“帮凶”,则是对这种情绪、倾向缺乏有效的预警预防和应急快反机制。如果这种应对反社会极端情绪、倾向的体系不健全,预警系统失灵,应急效率低下,安全漏洞迟迟不能堵塞,不论枪控是严是松都无济于事,以美国而言,控枪最松的加州和控枪最严的纽约州近年来都发生过恶性暴力涉枪案件,以国际而论,枪支控制较松的法国固然接连发生恶性枪案,在2012/2013年连续制订两版“世界最严控枪法律”的利比亚照样枪杀案层出不穷,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从特朗普上台前后美国政治、社会层面的对立、相互拆台、互不买账、缺乏妥协意识情况看,禁枪派和拥枪派都不会心平气和地摆事实、讲道理,而是会一如既往借题发挥、单边叙述,这将令“10.1”枪案后的美国照旧呈现出各州自行其是、禁枪呼声高涨与枪械购销两旺现象并存的独特场景。隔夜美国股市,和民用枪支产销有关的股票价格稳中有升,这本身也表明,“借血案推禁枪”只能是一半美国人的想法、做法,而这种想法、做法会被“借血案推卖枪”的另一半美国人想法、做法所“对冲”。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