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加拿大版马格尼茨基法案”尘埃落定

0

当地时间10月4日,加拿大联邦下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加拿大版马格尼茨基法案”,从而为这项旨在对来自俄罗斯或“其它被认定犯有侵犯人权行为国家官员”实行制裁法案的落实,打开了最关键的一扇大门。

尘埃落定

这项法案的真正名称,是《针对外国腐败官员受害者的法案》(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rrupt Foreign Officials Act),编号S226,由于联邦下院是加拿大真正的立法机关,而作为代议制国家,联邦政府所有阁员都是下院成员,因此下院的通过几乎意味着S226的拍板定案,接下来联邦上院的表决,不过虚应故事而已。

马格尼茨基之墓(路透社)

马格尼茨基之墓(路透社)

所谓“马格尼茨基法案”,得名于一名俄罗斯律师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据普遍的报道,马格尼茨基曾是一名大胆揭露俄罗斯官员腐败的律师,2008年被以逃税罪名逮捕,其支持者坚信真实的逮捕原因,是他经常批评克里姆林宫的腐败。2009年他死于狱中,死前未得到充分治疗,许多西方人认为,俄罗斯联邦政府应对马格尼茨基的死负责,他也经常被西方社会活动家当作“俄罗斯政府侵犯人权”的象征提起。

2012年底,美国国会在《与俄罗斯贸易关系正常化法令》中加入了“马格尼茨基条款”,规定凡被认为与马格尼茨基之死有责任关系的俄罗斯官员将被禁止进入美国,其金融资产也将遭到冻结;2015年初,参院外交委员会负责人卡登(Benjamin Cardin)提出强化版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这项法案分别在2015年12月17日和2016年12月8日,在美国参众两院得以通过,强化版法案的最大特点,是不再只针对俄罗斯,而是成为随时可拿来当模版套用于其它任何国家的“口袋法”。

加拿大的关联

171010-2

白劳德(CBC)

由于马格尼茨基最初受雇于美国赫密塔吉(Hermitage)基金管理公司,而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比尔·白劳德(Bill Felix Browder,他其实祖籍是美国,父亲是美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厄尔.白劳德Earl Russell Browder)是加拿大籍,因此早在2012年底,白劳德就通过时任联邦移民部长、联邦保守党人康尼(Jason Kenney),和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考特勒(Irwin Cotler,2003年出任过联邦司法部长和总检察长,还曾担任过曼德拉的律师),推动加拿大也通过类似美国的“马格尼茨基条款”;2016年,联邦保守党籍上议员安德烈胡克(Raynell Andreychuk)在参院率先提议,仿效“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将加拿大版“马格尼茨基法案”扩大为适用于任何国家的“口袋法”。

正如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所言,S226的尘埃落定“经历了艰苦而漫长的过程”,体现了加拿大各党派的共同意志;而白劳德则在下院表决后兴奋地表示“看,这就是民意”、“居然没有一位下议员站起来说‘我不赞成’”。白劳德指出,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有许多反对者,但“加拿大的国际形象和人缘一直很好”,因此“加拿大通过这项法案,在世界上所造成的道德与国际外交感召力,将远远大于美国”。

近年来加俄两国关系持续恶化,加拿大是G7国家中第一个对俄吞并克里米亚实施全方位制裁的国家,此举引发了双方政府相继宣布禁止对方官员入内的外交战,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就在俄禁止加政要入关的“黑名单”之列。

不论联邦保守党或自由党执政期间,加拿大近年来在外交制裁方面都显得较积极——甚至激进,在伊朗核问题和朝鲜问题上,加拿大都表现得比美国更“生猛”,对俄的强硬不过冰山一角而已。

有分析家认为,加拿大人素爱以“国际道德卫道士”自居的习惯,国内俄罗斯、乌克兰侨民的压力,以及白劳德个人的努力,都是“加拿大版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这麽快就得以“闯关”的关键所在。

俄罗斯的反应和可能的后遗症

俄罗斯方面当然不会无动于衷。

171010-3

俄联邦外交部发言人扎哈洛娃(路透社)

俄联邦外交部发言人扎哈洛娃(Maria Zakharova)在表决通过当日发表声明,称“对加拿大任何反俄行为都不会无所回应”,再次警告“如果制裁压力增大,我们将考虑扩大禁入俄领土的加拿大官员黑名单”。她指责加拿大这一法案“不过是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的翻版”、“势必进一步损害两国关系”。

而俄驻加拿大使馆则在推特帐号上发表声明,称加拿大的这一立法行为“是一项人云亦云、注定失败的政策”。

同为资源出口大国,俄加两国在国际领域竞争多于合作,加对俄的制裁固然缺乏杀伤力,俄对加的反制只怕也是隔靴搔痒。

值得担心的倒是那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口袋”:如果加拿大执政者今后压抑不住“举一反三的冲动”,针对其它国际目标启动“马格尼茨基法案”,其结果未必每次都与发起者、推动着的初衷相吻合。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