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62号法令:女权与面纱

0

尽管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坚决反对,但魁北克省议会仍执意在10月25日通过省第62号法令,禁止穆斯林妇女在公共服务场所佩戴宗教性面纱。

Bill 62/Loi 62

魁北克省的第62号法令(Bill 62/Loi 62)内容很简单,要求任何人在面对魁北克省公务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时必须保持“面部完全露出”,这意味着保守派穆斯林妇女所佩戴的尼恰布(Niqab)和布尔恰(Burqa)等面纱,今后在魁省范围内不得在诸如机场安检、海关、学校、警察局等场合佩戴,佩戴面纱的妇女更不能借“宗教信仰”的理由,拒绝警察或海关人员“掀开面纱以便检查”的要求。

Stephanie Vallee

魁省司法厅长瓦莱(Stephanie Vallee)为“第62号”辩护(加通社)

这项禁令并非魁北克省的独创:法国是全世界最早通过立法禁止穆斯林妇女在公共场合佩戴面纱的国家,法令生效始于2010年10月11日,此后比利时也通过了类似的法令。除了法国和比利时,瑞士等一些国家也在讨论类似法令。

和法国、比利时等国类似法律相比,魁北克的“第62号”相对“温和”:上述国家的法律禁止穆斯林妇女在任何公共场合佩戴面纱,否则警察等执法人员有权采取强制手段;“第62号”事实上并不禁止穆斯林妇女在一切公共场合佩戴这些面纱——只是要求她们必须在政府官员、警察、海关工作人员等公务人员面前和在医院、学校等公共服务场合必须把面纱掀起或摘掉,以及不允许戴面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甚至,正如一些观察家所指出的,为减少法案通过阻力,最终定稿的法案并未直接特指“穆斯林”,而是包括一切“面部遮蔽行为”,虽然通常仅有穆斯林原教旨女性才会坚决拒绝在公务人员面前揭开面纱。

最积极推动“第62号”通过的魁北克市长特伦布莱(Jean Tremblay)也在10月25日特意强调“这个法令和宗教无关”、“我们仅仅认为,在公务人员行使权力时遮蔽面部,是不能被法律所允许的,仅此而已”。

然而即便如此,争议还是发生了——有趣的是,双方都打着“捍卫女权”的旗号。

女权在哪里

一直对穆斯林移民、难民表现出善意的联邦自由党政府不断抨击魁北克省议会通过“第62号”。早在10月20日,即该法案呈现出即将通过态势时,杜鲁多总理就在阿尔玛高呼“我们永远站起来维护加拿大人的权利”。

171026-2

焦点所在(赫芬顿邮报)

这位总理认为,让穆斯林妇女“想戴面纱就戴面纱”,是“加拿大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他“必须捍卫宪法所赋予的这一基本人权”,他还表示“政府无权告诉一个妇女她该穿什麽,不该穿什麽”。

魁北克省内也并非意见一致:穆斯林人口更多、多元色彩更浓厚的蒙特利尔市,反对“第62号”的声音较为强大。一些反对者指出,如果按照“第62号”的规定行事,医生、护士有权拒绝为不愿按指令摘下面纱的穆斯林妇女提供救死扶伤的服务,而这可能违反职业操守,甚至违背“人生而平等”的宪法精神。

还有人并非认同“面纱=女权”或“面纱=人权”的公式,他们是站在“社会便利”的角度看待问题:他们指出,一旦全面推行“第62条”,一些穆斯林妇女可能在公共服务窗口纠缠不休,或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甚至利用自己未成年孩子做挡箭牌,这不仅会令公务人员感到棘手,也会影响“窗口效率”和公共利益。此外,有人担心这些规定会令穆斯林妇女更加与世隔绝,从而变得更为保守、更为原教旨。

然而支持“第62号”者认为,他们才是在“捍卫女权”。

他们指出,强行让妇女佩戴面纱,在异性和陌生人面前遮蔽面部,本身就是对女性的歧视、侮辱和伤害,“自称女权主义者,却捍卫玷污女权的东西,真是自相矛盾”;更有人针对联邦总理“妇女有权选择穿或不穿什麽”的论调反唇相讥:“那些原教旨家庭中的妇女,有没有自己选择不戴面纱的‘女权’”

物极必反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魁北克省议会的“第62号”,撕开了一道“政治正确”的口子,在某种程度上是物极必反的结果。

171026-3

力阻未果的联邦总理(加通社)

联邦自由党政府上台后对以穆斯林为主的“地中海难民”敞开大门,政府更以毫不掩饰的支持姿态,“保驾护航”让打着“宗教平等”,却单独将所谓“穆斯林恐惧症”(Islamophobia)列入条文禁则的M-103私人动议“保驾护航”成功。

大多数加拿大公民当然支持女性权益,支持宗教自由、平等,反对歧视和族裔恐惧,但他们支持的是所有族裔、教派的一视同仁,反对的是一切不平等、不合理和族裔、教派歧视,单独将“伊斯兰恐惧症”列为歧视,用法律明文禁止,却对其它“恐惧症”只字不提,甚至以“重点不突出”为由刻意封杀“安德森提案”(联邦保守党议员安德森David Anderson提交当地一份“反种族歧视”私人动议,除删去“伊斯兰恐惧症”的措辞外,其余文字和M-103几乎一字不差),就很容易引发不满。

如今围绕着魁北克省立法的“面纱之争”,全加、全北美乃至国际社会都高度重视。TVA统计,自10月18日至25日短短一周内,美国和英国分别就此事发布了125段和100段电视、广播正式报道和评论——这还不算平面媒体的报道评述。

很显然,人们都在拭目以待,看看这场已畸变为“什麽才是女权”博弈的“面纱之争”,究竟会以哪一方的胜利而告终。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