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欧洲开始推广加拿大的“安全注射屋”

0

首创于加拿大温哥华东区的“毒品安全注射屋”已开始作为“先进经验”在欧洲一些大中城市推广,并在法国波尔多市遭遇强大阻力。 

波尔多的强大阻力 

近日在法国西南部的“葡萄酒之城”波尔多市,许多市民正在市府网站和市政厅、火车站附近发出抗议之声,抗议的对象,则是当地第一座、法国第三座“毒品安全注射屋”的建造计划。

2_meitu_1

这间位于素里135A St.的注射屋,内设7个独立注射间隔,将每周7天,每天上午7时至凌晨1时开放。当局希望此举有助缓解市内吸食过量毒品致命危机。

原来几个月前,该市组织了一个赴欧洲议会所在地、法国第二座拥有“毒品安全注射屋”的城市斯特拉斯堡(第一座是巴黎)“取经”的代表团,该代表团“取经”后认为,在波尔多开设“安全注射屋”条件“业已成熟”,市政府打算在地区卫生局和当地一些专业组织、民间机构帮助下,由市政厅和地区卫生局牵头,在波尔多市中心的“北方火车站”附近,开设法国巴黎以南首间“安全注射屋”。

消息传出,在当地立即引起轩然大波,火车站附近居民纷纷表示不满,波尔多市政府网站上则充斥着“这样做是不是等于官方鼓励吸毒”的质问。

波尔多负责卫生事务的副市长布鲁热尔(Nicolas Brugère)正是2016年11月赴斯特拉斯堡“取经求宝”的关键人物之一,他试图为“安全注射屋”辩护,称“可以理解市民的顾虑和抱怨”,但“这样做是为了让瘾君子在可控状态下吸毒,这不意味着帮助他们吸毒,更不会对社区和普通市民构成任何影响”。

来自加拿大的“真经”

其实在“安全注射屋”问题上,波尔多系取经自斯特拉斯堡,斯特拉斯堡则直接取经自大西洋另一端的加拿大——他们在计划启动前,曾两次派团考察论证过加拿大温哥华东区的全球首间“毒品安全注射屋”。

位于加拿大温哥华东区的全世界第一座“毒品安全注射屋”,实际上这是一座由官方设立、让瘾君子能够使用卫生的注射器具给自己注射毒品,并且有医护人员全程监视(以免他们在注射过程中死亡)的场所,毒品系瘾君子自费,但在安全注射屋里吸毒可以免于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间“安全注射屋”2003年由联邦政府资助、温哥华市政府主持开设,长期以来一直是加拿大激烈争议的话题。前任联邦保守党政府哈珀(Stephen Harper)总理认为这等于“鼓励犯罪”,一直试图中断联邦政府补贴,迫使其关门。由于“安全注射屋”被设置在温哥华唐人街隔壁,这座历史悠久、上世纪90年代还红极一时的华埠不到20年功夫就门庭冷落车马稀,呈现一派衰落气象,因此当地华裔对此深恶痛疾。但支持者却认为,“安全注射屋”避免瘾君子“野战”的高死亡率,“活人无数、功德无量”,因此在联邦政府换成联邦自由党执政后转而到处“普及先进形式”,在加拿大许多大城市相继开设了多间“安全注射屋”。

自2010年以来,欧盟和欧洲议会一些人在某些民间组织的推动下,正努力将“安全注射屋”这种“人道主义设施”推广到同样瘾君子遍地的欧洲一些大中城市。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法国才在短短几年内,在首都巴黎和欧洲议会所在地斯特拉斯堡两座城市设立了“安全注射屋”。对此,加拿大一些支持“毒品安全注射屋”的政治家和民间人士曾自豪地指出“看,欧洲人也在学我们”。

Paris inauguration of the first Drug supervised injection site不过当地公众对这种设施的争议还是很强烈的,不少公众表示,即便可以容忍瘾君子个人“作死”的选择,但“既然自己选择作死就要自己承担风险”,不应耗费公帑去为这些人“续命”。更有不少人对“安全注射屋”对社区的消极影响忧心忡忡。

抽刀断水水更流

问题是,不论在加拿大或欧洲,“安全注射屋”的遍地开花,已经是挡不住的潮流了。

在“首善之地”——加拿大卑诗省大温哥华地区,尽管在当地市政府和社区居民的一致抵制下,原本“板上钉钉”要开在北美华人密度最高的列治文市的全球第二所“安全注射屋”胎死腹中,至今也未能落地,但短短一两年间,大温地区已经或即将开业的“安全注射屋”,已从几年前的1家变成了四家,其中和温哥华一河之隔的素里市,居然在几个月时间内一口气开了两间。

在欧洲,短短几年间,“安全注射屋”的数量从原先的零,已突破了两位数,德国、荷兰、意大利、瑞典……都已经或正积极筹划开设名称各异、性质相同的“安全注射屋”。

尽管为这项“发明创造”辩护者总是将“安全可控”、“并非帮助吸毒”挂在嘴边,但正如斯特拉斯堡和巴黎网民将当地安全注射屋的所谓“嗑药套餐”晒在网上时所质问的,难道这就是所谓“不帮助吸毒”?

3尽管所有坚持在区域内开设“安全注射屋”的行政首长都会像布鲁热尔副市长那样,声称该设施“不会对社区和普通市民构成任何影响”,但本世纪初仍兴盛、毗邻温东“安全注射屋”的温哥华唐人街如今的颓败,难道是几句轻飘飘的言语便可遮掩的?

正如一些社会学家所担心的,在当前欧美社会风气和“政治正确”下,“安全注射屋”一旦开头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加拿大从第一家到第二家,博弈了14年之久,但从第二家到全国十几二十家地遍地开花,只花了区区几个月时间而已。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