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雄:加华老兵雄视百年

0

作者:罗经文

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但是人类历史的转捩点,也是加拿大华人历史命运的转捩点,正是由于华人的从戎参战,英勇投身于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赢得了全社会的广泛尊敬,也扭转了华人在加拿大的整体形象,遂使华人在加拿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空前提高,拥有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二战结束七十余年了,参战的加华老兵已经屈指可数,黄国雄、黄炳超、黄国祥、李黄翠娟、李文英和陈秋尧等12位可以说是硕果仅存。

有道是尽管华人遭遇歧视,浴血二战却没有一个逃兵。每每想到顶着种族歧视为国而战,就令人动容。今年正届一百岁的黄国雄,不但是加华老兵的杰出代表,也是加拿大所有华人的骄傲,更是新侨民景仰学习的楷模。倘若说修筑铁路是华人为加拿大立国做出的贡献,那么投身二战,正是为了保卫这个已然成型的民主国度的贡献,足以堪当“华人之光”的美誉。

华人军博响起生日歌

11月4日,虽然是个周日,尽管天空弥漫着初冬的寒冷, 中午过后许多人都开始涌往温哥华唐人街,涌往华裔军事博物馆。因为这天要在那里正式开放“On a Wing and a Prayer”展览,向公众展示加华空军二战期间的英勇事迹,同时为二战空军老兵黄国雄(Thomas Wong)百岁华诞庆生。

IMG_5413

黄国雄(Thomas Wong)

在这天现场,老寿星黄国雄与李文英(Monty Li)一起,被前来庆贺的各族裔人士热烈地簇拥着,黄国雄老人绽开会意的笑容。当本次展览策展人克莱美特(Catherine Clement)当众宣布,为黄国雄老先生百岁寿辰贺喜之际,全场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随后自发地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的英文歌曲,将祝寿的气氛推向高潮。

尽管已是百岁高龄,然而身着军服佩戴勋章的黄国雄,依然显得精神矍铄,笑容和蔼灿烂,保持着“老兵范儿”。康健长寿如此,应该与黄老先生的保养与心态都不无关系。

而就在头一天晚上,加拿大华裔军事博物馆举行一年一度的筹款晚宴,并纪念华裔军人成功争取本国华人公民权70周年,邀请到省督古乔恩(Judith Guichon)出席晚宴并致辞。古乔恩表示,华人从过去被歧视的黑暗历史走出来,对本国的贡献备受肯定,华裔加军功不可没。

今年的筹款晚宴主题为“双囍”,适逢今年加拿大建国150周年及华人获取公民权70周年,故以双囍临门为题,场内多处贴有双囍字样,营造热闹欢乐的气氛。而黄国雄亦成为大会中的主角之一,作为目前年纪最大的退役华裔加军,他在此次晚宴上获得省督古乔恩颁发的感谢状,以表扬他在二战期间的传奇事迹及对国家的贡献。在颁奖过程中,全场嘉宾亦起立鼓掌致意。

土生温岛见证沧桑

黄国雄于1917年出生在温哥华岛的维多利亚,他的父母像许多加国华人一样,当年来自沿海的广东,经历过“人头税”时代。黄国雄的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因此四个儿子的英文名来自《新约》四福音书:John,Matthew,Mark和Luke,还有一个女儿名叫玛丽。

IMG_5415在黄国雄年轻的时候,整个华人在加拿大还受到种种歧视,在政治上不能享有投票权。由于不能被当做“自己人”,无法受到应有的信任。

二战爆发后,无论祖籍国还是欧洲,都被卷入战海,先后都惨遭法西斯铁蹄的蹂躏。富有正义感和爱国情怀的黄国雄,不顾华人当时所受到的种种不公平待遇,曾经于1939年尝试参军,但是被拒绝了。尽管受到挫折,但是黄国雄并没有因此放弃,还是不断寻找能够一显身手的机会。

随着战争进程的不断延伸,战争的残酷程度不断加剧,国际情势发生重大变化,同盟国与轴心国力量胶着,民主阵营受到严重威胁,急需军事人员的新血补充,以往的清规戒律已不再敷用。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加拿大的军队开始向华人松动,但仍然有甚多的限制。直到1941年机会终于来了,黄国雄才被允许加入。所以在黄国雄进入加拿大军队的时候,军人行列里面的华裔面孔仍属凤毛麟角。这从当时的不少历史照片中也可以看出,偌大的团队合影里面,甚至只能看到形单影只的东方形象,无形中带有某种象征意义。

尽管一开始受到诸多区别对待,但是黄国雄不计前嫌,忍辱负重,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

值得提及的是,当年作为炮手,亲身参加诺曼底战场的加华军人周镜球,也是出生在温哥华岛上的维多利亚。如今周镜球也已年近百岁了,可以说他与黄国雄乃是维多利亚华社的人杰双璧。

投身前线戎马倥偬

黄国雄这个名字起得好,他在二战中的业绩也足以堪称国家的英雄。当时黄国雄是第一个加入空军部队的华裔,与有荣焉。在服役4年期间,他被训练成为一名空军工程师。

整个二战期间,献身加拿大军队的华裔总数超过六百名,这是指正规部队的数字,不包括那些附属军事人员。当英国在东南亚地区的特别军事行动急需华裔军人,请求加拿大支援的时候,加拿大军队才彻底向华人打开了大门。

黄国雄与省督

黄国雄与省督

临近战争末期,黄国雄曾被派往香港,参加一项代号“遗忘”的军事行动。这样十几个人深入敌后,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行动代号由此而来。但是他们刚刚到达当地,美国就在广岛和长崎投放了原子弹,日本投降了。他们的任务也随之改变。黄国雄回忆说,他们在马尼拉建立了一个营地,接受从日军战俘营出来的英国人。

1945年战争结束,黄国雄从血肉横飞的沙场上生还归来,但是他的许多异族战友,都长眠于欧亚疆场,用年轻的生命铸成反法西斯事业的英魂。所以黄国雄在提到这段往事的时候,都会令他想起牺牲战场的战友,从而感到和平的代价,呼吁新一代善加珍惜承平日子。他希望通过这些活动,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曾经的战争岁月和反法西斯历史,以便更好地珍惜当下的生活,更好地开创未来。他表示互相包容与互助的多元文化,是加拿大的特色,付出一份必将收获一份。

从海外回到加拿大后,黄国雄曾经和一战华裔老兵雷伟洪(Robert Lowe)等一起发起抗争,为联邦政府最终在1947年废除“排华法案”做出了独到的一份贡献,该法案从1924年开始实施。令人难忘的是,1947年2月,六名曾在加拿大军中服役的华人作为代表,接过了加拿大公民证书。自此,全体加拿大华裔获得完全的公民权利。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正如卑诗省督古乔恩在给黄国雄颁发奖状的时候所说,年轻一代必须知道华人过去被歧视的历史,也要了解像黄国雄等那样的华裔军人所付出的巨大贡献,包括华裔参军以争取公民权的事蹟。与华人社区的和解工作正积极地展开,相信有助国家更加团结,建设更美好的将来。

加拿大华裔军事博物馆馆长尹庆宗也表示,黄国雄一代华裔军人过去的历史和成就,应该做到代代相传薪火不断,确保下一代清楚知道华裔先贤对国家的贡献和牺牲。二战时的华裔加军并没有加拿大公民身分,他们为了争取应有的公民权而把个人生死置诸脑后,直至1947年华人才首次拥有投票权。没有历史就没有未来,其实在以后的和平年代,华裔从军的意义仍然很大,至今未有改变。

值此为黄国雄祝寿之际,我们也要反思战争,呼吁和平。同时也从黄国雄他们身上体悟到作为华人的果敢与担当,他们不但在残酷的战争中爆发出自己的力量,而且在战后和平时期,也积极投入到争取华裔平权的运动行列。正是由于他们在战中与战后的卓越努力,才使我们能够得享其成。所以我们要饮水思源,思恩图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按照惯例,每年11月的第三个星期,被定为卑诗省多元文化周。在这个星期内,全省都会庆祝多元文化的贡献。上述表彰正是这样的重要活动内容,黄国雄欣然在座,我们所有华人都与有荣焉,更当惕厉奋发,不负先贤之奠基。黄国雄本人则这样说:“我们尽可能帮助每个人,这是多元文化。因此我喜欢一起努力,共同学习,也愿意付出更多。”话语朴实,却情深意长。前来参与为黄国雄颁奖并祝寿的卑诗自由党省议员叶志明,就曾经出任过卑诗省专上教育、创新及科技厅长兼专责多元文化厅长。他与黄国雄在颁奖现场合影留念后表示,与华裔老兵共同庆祝多元文化意义非凡,仅向这些作出巨大贡献,让加拿大变成更平等社会的人表示尊敬。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