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巴布韦之变

0

津巴布韦发生事变,执政达37年之久的总统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面临困局。

是否政变?

当地时间11月14深夜至15日凌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发生重大事变,全副武装的军队和军车包围了总统穆加贝的私宅,占领了津巴布韦国家电视台(ZBC),街头响起了零星枪声。几小时后军方发言人发表声明,称已“清除了围绕在总统身边的罪犯”。

171116-1

穆加贝年事已高(津巴布韦每日新闻)

尽管最初人们将之称之为“政变”,但随后军方和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均否认了“政变”说,而是称之为“清君侧”。南非执政党非国大(ANC)是ZANU-PF的兄弟政党,总统祖玛(Jacob Zuma)则是穆加贝的“粉丝”和密友,后者在事发后证实,自己已获准和穆加贝本人通了电话,对方“很安全,但行动受到了限制”。

事发至今,各种传言不胫而走:有传闻称,两天前刚逃到南非的副总统穆南加格瓦已经回国,并且以执政党代总书记身份“暂时接管权力”;有传闻称3名内阁部长——财长乔博(Ignatius Chombo,)、教育部长莫约(Jonathan Moyo)和地方事务部长卡苏库尔(Saviour Kasukuwere)被捕,第一夫人格蕾丝(Grace Mugabe)已经或即将被驱逐到国外;还有传闻称,反对党民主变革运动(MDC)领袖、前总理兹万吉拉伊(Morgan Richard Tsvangirai)“已经回国”,津巴布韦将成立“民族团结政府”,由穆南加格瓦任总统,兹万吉拉伊任总理;当然,最夸张的传闻,是津巴布韦“新政府”将把穆加贝送到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受审。

但所有这些传闻中仅有部分得到证实:军方的确和穆加贝进行了谈判,但内容和结果尚不清楚;穆南加格瓦肯定在此次事变中扮演了某种角色,但什麽角色却尚待确认;据传被逮捕的3名部长都是“40部长”,即没有参加过昔日独立运动的年轻部长,是格蕾丝的亲信,而后者的命运虽暂时不清楚,但肯定已失势;执政党的社交平台公号在事变后口风顿转,从支持格蕾丝、谴责军方转为抨击格蕾丝,党内权力平衡也肯定出现了变局。

津巴布韦到底发生了什麽?

第一夫人捅了马蜂窝

确切说,是野心勃勃的第一夫人格蕾丝捅了个大马蜂窝。

171117-2

第一夫人不得人心(澳大利亚人报)

格蕾丝演员出身,原本只是个秘书,而且认识穆加贝时早已嫁人,却最终成为穆加贝的续弦。她现年仅52岁,在党内既没有资历也没有功劳苦劳,却个性张扬,为本已内外交困的穆加贝和津巴布韦惹出许多麻烦。如2003年国内大饥荒期间,她赴巴黎疯狂采购奢侈品,被媒体拍下曝光;2009年1月15日,她又跑到香港“公款消费”,在尖东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对英国《泰晤士报》“狗仔队”记者琼斯(Richard Jones)大打出手,让穆加贝和津巴布韦很丢脸,也因此被讨厌她的人称作“垃圾格蕾丝”(Dis Grace)。她一手策划了抹黑前副总统的行动,在2014年打倒了副总统穆朱鲁(Joice Mujuru),因此在党代会上被穆加贝点名表扬,并一步从秘书升上了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妇女委员会主席。

前副总统穆朱鲁是非洲着名中生代女政治家,当时公认最合适的穆加贝接班人,格蕾丝打倒她的目的是取而代之,但人心不服。“智商和政治敏感连敌人都佩服”的穆加贝当时虽老但尚不糊涂,发现苗头不对,就在打倒穆朱鲁翌日提拔了两名党内资深人士、前议长穆南加格瓦(Emmerson Dambudzo Mnangagwa)和职业外交官穆佛科(Phelekezela Mphoko)为第一和第二外交官,暂时压抑了夫人的野心。此后几年“天公作美”,穆加贝本人也对政策做了调整,一度濒临绝境的津巴布韦经济、金融形势有所好转,剑拔弩张的政治矛盾也因此暂时缓解。

但格蕾丝并未死心,而是仿效前南非总统统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前妻温妮(Winnie Mandela),成立由未成年人组成的“穆加贝青年团”,以“打击穆加贝敌人”的名目排斥异己,而曾经顺应党内人心加以抑制的穆加贝却听之任之,这让“老革命”们产生了“总统被那个女人控制”的危机感。

12月13日,穆加贝突然解除穆南加格瓦副总统职位,迫使后者匆忙逃往南非避难,其手段、过程甚至许多细节酷似当初斗倒穆朱鲁,在此前后,格蕾丝又多次公开表示“做好继任总统准备”,这让军方和“老革命”既惊且惧,决定采取行动。当天稍晚,总参谋长奇翁加将军(Constantino Chiwenga)领衔的90位军方高级将领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清洗行为”,并发出“如果这种清洗行为不能止于党内,军方则将毫不犹豫介入”。格蕾丝控制的执政党宣传系统却在翌日指责奇翁加“叛国”,结果引发了巨变。

接下去呢

“联合政府”的说法恐怕并没有什么可信度:此次事变发生在执政党高层内部,对立双方都自称“穆加贝忠臣”,而目前占上风的奇翁加-穆南加格瓦都是党内着名的强硬派、激进派,两人先后担任过军情系统头目,后者一手策划了有争议的“土改”和“国有化”,前者则是这些措施强硬推行的总指挥,甚至可以说,他们比原本是不得已才推行这些杀鸡取卵政策的穆加贝还要偏激。一些哈拉雷街头老百姓总结得好——这就是执政党内大人物间的一次“宫斗”,外人不会被过多牵累,但也休想平空得到什么好处,何况主要反对党民主变革运动(RDC)内部四分五裂,也无力火中取栗。

9999999

军车驶上哈拉雷街头(半岛电视台)

2014年被排挤出去的穆朱鲁在今年初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全国人民党(NPP),目的是为明年大选做准备。这是个比ZANU-PF更左的党,且绰号“鳄鱼恩格维纳”(Ngwena)的穆南加格瓦和穆朱鲁间曾为争夺副总统之位积怨极深,这两派合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由于穆加贝在非盟和泛非运动内部享有崇高声望,在国内也尚有许多支持者,更重要的是,奇翁加和穆南加格瓦同样是“穆加贝体系”的得益者和责任人,彻底砸烂这尊“神像”对其有害无益,因此从目前情况看,只要穆加贝愿意和格蕾丝一刀两断,他仍能得到相当的体面——比如在总统宝座上至少待到明年任满(祖玛已表示介入调停,非盟则谴责了“武力干预政治的企图”)。

问题是穆加贝会怎么选择——或干脆说,年事已高的他,还有没有能力作出独立、明晰的判断和选择?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